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不作不死
    而另一边,苏溪扶着烂醉如泥的陆云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那一身的酒气浓郁无比,沉醉的男人体重也不是她可以撼动的。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潇雨的帮助下一起把他扶回了房间,累得她满头大汗小脸红扑扑的一片。

    “好了,你…你下去吧!”苏溪挥手道,让他退下。转身看着只穿了里衣的陆云齐忍不住感慨,自己男人半夜三更只穿了里衣去找白子临。

    刚才见白子临也是衣衫不整,难道……唔,不能再想了,自己难道是传说中的腐眼看人基?

    门口,丫头正端了盆水进屋,远远的便看见苏溪坐在床边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不由有些诧异,夫人这是干嘛?

    “夫人,水来了!”

    “放那吧!我来就好,你下去厨房看看有没有醒酒汤”苏溪说着,拨开了水晶帘。

    接过铜盆往里屋走进去。

    陆云齐睡得很熟,苏溪给他脱了鞋袜放到床上时也没有醒来。还很是高兴的噙住了唇角,良久才喃喃的嘀咕着她的名字。

    苏溪心里一暖说不出的甜蜜,一个醉酒的男人再无意识中念叨你的名字,说明,他心里是真的有你。

    看在他这份上,便伺候他一回罢了。玉手解开他的衣领,宽阔而健壮的胸膛肌理分明,手感滑腻极为舒服。

    白布缠绕的地方渗出了血水,只怕是他昨晚不小心弄到的。苏溪恨恨的磨牙,俯身在他的胸口咬住那颗樱桃。

    平时都是他欺负自己,现在他沉睡不醒,不如~欺负回来?

    苏溪想了想,将他的衣服脱了小心翼翼的换了纱布,重新包扎了伤口。在房里环顾了一周,终于找到了上次他绑着自己所用的布条。

    将他的手脚绑好,苏溪想起那幅令自己羞愧得无地自容的“寒梅凌雪图”便也想让他也自己尝试一番。

    从梳妆台上找了下道具,他的眉很粗又长只怕是不好画了。不过没关系,还有胭脂水粉可以用。陆云齐长得虽然不白,但是也俊美异常应该会很惊艳的。

    费力的捣鼓了一番,那威严俊美的陆云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小娇妻画得花里花哨的。

    苏溪还别出心裁的给他眉间点上了一粒朱砂,等化完妆时,苏溪也忍不住胡惊艳了一把。陆云齐的睫毛很长,浓密不已像一

    把扇子一把投下唯美的弧度,悬鼻挺翘,薄唇被点红轻笑间,竟是邪媚不已。

    他要是身高矮一些,肯定是狐狸精的典型代表,真的好妖娆。

    苏溪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原本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就好,谁知道那睡梦里的男人却是本能的加深了一吻。

    大舌探入,纠缠着那软软的丁香汲取所有的香甜,感受到那滑腻要离开,不满的吮住。

    苏溪听着两人接吻发出的“啧啧”声,脸上红艳一片,瑰丽绚烂。这是怎么了,就轻轻一吻自己竟然就这样的动情了。

    最后一步,换衣服。额,可是他的身高太高了,自己的衣服哪里适合他?

    苏溪找遍了衣柜,未果。只好将那压箱底的睡裙拿了出来。

    这是她偷偷做的连衣裙,吊带的,长度刚好到膝盖。可惜,陆云齐身高的问题,这一穿上便准备只堪堪遮住臀部。

    “咳咳,真是妖艳的妖精,可惜,胸小了点!”苏溪双手抱胸笑道,扶起袖子准备画画。

    那俊美的男子被她打扮成妖艳的模样,此刻正含着笑意睡在矮踏上,修长的腿交叠而躺。红色的连衣裙也被拉起了一角,露出他结实的腿,线条完美。

    春深海棠花日娇,嘴含樱桃夜妖娆。可惜了,这是白天!

    苏溪很想画出他的神采和风韵,良久她放弃了,实在用不来古人的毛笔……

    在糟蹋了一堆的宣纸后,终于画了一张可以看得出模样的。刚刚放在桌子上准备等墨水干了收起来,外面传来了潇雨的声音。

    “夫人,蜀王和蜀王妃前来,此刻正在前厅等着见侯爷!”

    “什么!”

    苏溪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这…这怎么办!哆嗦着丢下了手里的毛笔,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才勉强使得自己冷静了下来。

    “你让他们等一下,侯爷宿醉,我去见吧!”苏溪手忙脚乱的给陆云齐脱去衣服,把乱七八糟的簪子和妆容一一弄干净。

    刚才为了效果,她扑了好多粉。这下惨了,只怕要用水给他洗了,颤颤巍巍的用毛巾沾上水,凑近了几分。

    睡梦中的人感受到脸上的冰凉突然吟咛一声,猛然的坐了起来。

    “啊!”

    “夫人?蜀王夫妇已经移步花厅了”伴随着苏溪的尖叫声,是潇雨的通报。

    陆云齐猛的惊醒了,他,昨夜喝多了。现在只觉得脑袋里也晕沉沉的,被苏溪这一叫反而清醒了过来。

    蜀王来了?他下意识的想起身下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光溜溜的。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腿边的东西是什么?大手被布条绑着,这布条也十分的眼熟,而他脚边那短短的布料红得香艳的颜色…

    陆云齐看着苏溪闪烁躲避的目光,矮踏上的散落的金簪和胭脂水粉,满地的纸团…。

    顿时俊颜铁青,黑得吓人凤眸含着激怒的目光冷冷的看向苏溪。

    苏溪只觉得自己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怂过,挤出一抹讨好的笑容“啊齐~”

    “该死的女人,还不快给我弄干净!”

    “好好好。你先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苏溪连忙用干净的毛巾给他擦脸,陆云齐在看见那粉粉白白的痕迹时似乎脸色更黑了…

    大手一把噙住苏溪的下巴,她被迫抬起头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陆云齐毫不犹豫的在她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腥甜的血液流进两人的口中,苏溪疼得杏目水润光亮,好不可怜。

    “唔,好疼。”两人成婚以来,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粗鲁的对待过自己。刚才一咬,真的是毫不留情。

    脸上的东西擦干净了,他这才发现自己胸口也是隐隐的疼,低头一看一枝妖艳的花从樱桃直接开到了平坦的小腹,顺着人鱼线分枝叶,栩栩如生。

    “到是不知道你何时练的画技?”陆云齐咬着牙,因为要去见蜀王也来不及擦去,只好穿上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

    苏溪踮起脚尖给他整理衣领,他身上冰冷的气息便这样贴近着,彷如置身在寒冬一般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额…无师自通,无师自通!”其实,这不是他逼着自己画的寒梅凌雪吗?苏溪不过是依葫芦画瓢罢了,嘤嘤嘤。

    “苏溪,你给我等着!”

    陆云齐掷地有声的落下这狠话,一脚踹开了门便转身出了房间。那黑色的衣角转眼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苏溪还沉浸在他刚才的目光中。

    太可怕了,要不是大白天的,苏溪一定会以为自己看见了狼一般。在暗夜里,绿色的光芒,盯着猎物致命一击的自信和凶残。

    苏溪为自己的明天感到担忧,同时开始双手捂脸一声哀嚎“老天爷啊!不作不死”

    她怎么会一时脑袋发烧竟然给陆云齐扮成女装……

    ------题外话------

    突发奇想的来一个女装大佬陆云齐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