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第一次观看古人的婚礼
    “陆云齐,你个死混蛋”苏溪闻言,气得眼眶通红。豆大的泪滴抑制不住的颗颗坠落,迅速沾湿了她的薄衫。

    同时,犹如发怒的母狮子一般,猛的扑向猎物。将陆云齐扑倒在矮踏上,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住他的身子便狠狠的踹了几脚,连哭带咬的发泄着。

    “你要是敢让我回清溪,倒不如我现在就咬死你。”她这才嫁给他一年啊,陆云齐竟然丢给她这么残忍的一个念头。她宁愿死,也不愿意一个人在清溪遥遥无期的等待着,即便他说过不用等。

    “苏溪,苏溪…。咳咳,你,你可真凶”陆云齐闷声笑道,拉开了被子无奈的看着满眼泪水的女人,心疼得心都碎了。

    “不凶一些你只当我好欺负。陆云齐,我这辈子赖定你了。你要是敢丢下我,我…。我能怎么办呢?我只是个女子,所求的没有你那么宏伟,希望天下太平,家族荣耀。

    我死过了一回,再次醒来我就告诉自己,我这一生要自私一点,快乐一点。

    我多希望我们之间能像平常夫妻那样恩恩爱爱,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偶尔会争吵两句,但是你会让着我,我也会知错就改,为什么要有战争呢?”

    陆云齐听得她的控诉,心里泛起滔天的波浪,一声声都直击打在他的心灵之上。

    他何尝舍得离开苏溪,那个让他一辈子捧在手心怕化了的娇人。若是当初没有遇见则罢,亦或者他们没有相爱也算了。

    可现在,苏溪俨然成了他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已经深深的融入他的脑海,他的血液,让苏溪离开,无疑已经是惋心之痛。

    可比起她的平平安安,陆云齐宁愿选择忍受这痛苦。

    苏溪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固执,这一番生气的举动或许是有一些大逆不道,毫无规矩,可陆云齐却觉得甜蜜不已。

    “既然如此,生死与共,你可怕?”男子俊美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显得清冷孤傲。斜飞的剑眉轻轻扬起,深邃的凤眸带着无比的深情看着怀中的女人。

    苏溪明媚的脸庞绽放一抹醉人的微笑,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深深印上一吻“不怕,我只怕我一转身你却不在了。”

    时光美好,夏日的炎热因为她绵绵的情话变得虚幻几分,陆云齐整个世界都被她填满了,再没有一丝多余的地方能装得下别人。

    许是被苏溪的好感染到了,陆云齐这一路走回军营皆是面带微笑,脚步轻松。炙热的阳光照在身上却是犹如春光般和煦,抬头闭上双眼,感受着风吹过面颊的清爽凉意。

    白子临难得看见陆云齐这幅模样,双手抱胸的站在门口挑眉轻问:“看你一脸的笑容,和前几天判若两人。真是变化无穷”

    陆云齐敛起笑容,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淡淡一哼又严肃了下来。

    “吃瓜”

    白子临“……”看在吃的份上,就懒得说你了。不过,白子临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这段时间可把士兵得训练得惨,

    整个军营都知道陆将军欲求不满只能用训练撒气。”

    陆云齐一怔,面上毫无表情的唇角微抽“留一些给争鸣”

    说曹操曹操到,刚好宋争鸣送公文到主营帐中。几个月不见,宋争鸣又长高了一截。现在都到他的肩膀了,世家贵公子的俊美清贵变成了刚毅,硬朗的小男子汉。

    微微晒黑了一些,却是越发的精神了,双目明亮炯炯有神。

    “小子,过来吃瓜!”

    宋争鸣对于这个文文弱弱的男人有些不屑,没几分武力却得到姐夫的信任,成为军队里的第二把交椅。陆云齐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请教白参军,除了讲一堆有的没有的理论,其他也就一般般……

    更让他受不了的是,这个死书生总是说他矮…,每次自己进来找陆大哥请教问题是,他要不就是在喝茶,要不就是下棋,

    要不就是偷吃苏姐姐送来的东西。完了才一脸惭愧的道,“啊呀,忘记给你们两个人留了!”

    真不明白潇洒冷艳的霍将军为什么喜欢这个男人,连陆大哥也对他夸奖不已。

    下棋厉害也不能上阵杀敌啊,看再多书还能把敌人给说退不成,关键时刻,还得拳头硬才是王道。

    “我不渴”宋争鸣冷着脸生硬道。

    陆云齐无奈,白子临和宋争鸣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互相抬杠。

    “那个是你苏姐姐特意用冰块镇过的,别辜负她的心意。对了,最近训练力度会太大了吗?”陆云齐含笑的道。后者微微一怔,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纠结,随后摇了摇头:“不,我认为很好。”

    这段时间他在军营中学到了许多东西是他之前从未接触过的,辛苦的程度也不可同日而语,可一想到母妃的惨死宋争便不敢休息。

    这样强度的训练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次洗礼,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

    陆云齐满意的点点头,拍着他的肩膀:“你成熟稳重了很多,不过也注意保重身体。有空的话也回去看看。”

    “谢谢姐夫,没事的话,我下去训练了。”

    “嗯”

    白子临暗含笑意,学着宋争鸣喊“姐夫”,可惜,陆云齐只赏给了他一记白眼。

    陆云齐忙着建设军队的同时,苏溪正陪着霍连筝选择婚礼用品。因为孩子已经不小了,也拖不得。霍连筝暂时辞去了官职,整日勒令在家养胎。

    白子临脸两个月前搬出了陆府,在隔壁不远处买了一个院子。作为两人婚后的小家庭,隔得也不愿,霍连筝没事的时候也喜欢过来和苏溪作伴。

    她虽然是女将军,可针线书画什么也都会一点。这些苏溪可就望尘莫及了,不过苏溪最大的优点便是会做饭。陆云齐最近在军营很少回来,晚膳一般都是连筝姐姐陪着她。

    为了照顾霍连筝,苏溪做的都是适合孕妇吃的菜色芦笋瘦肉汤,小芋头烧鸡翅,茄汁鹌鹑蛋煎豆腐,虾仁蛋饼,加上水果拼盘在这夏日必不可少。

    霍连筝总算理解白子临为什么不愿意搬出陆府了,除了和将军志趣相投之外便是苏溪的手艺了。她借着怀孕的好机会,这段日子可真是有口福了。

    “真是好吃,不知道夫人是哪里学的方法?我这第一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霍连筝咬着虾仁蛋饼,虾的鲜味在蛋饼中相得益彰。

    “很早之前的一本书了,当时从清溪到临安,不小心弄丢了。这些菜都是适合孕妇吃的,姐姐若是想要,我回头抄写一份菜谱让丫鬟给你送去。”

    “那感情好,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了。”霍连筝说着给茵姐整理了一下头发。

    小小的茵姐最近活泼了许多,对于常见的漂亮阿姨也从生疏到了好奇再到熟悉,几个月不见霍连筝的肚子已经圆圆的鼓起来了。

    茵姐好奇的盯着她的肚子,又看看苏溪的最后忍不住问道:“姨姨和我们不一样”

    苏溪诧异的挑眉,给她递过去一碗汤轻声问:“哪里不一样啊!”

    茵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指着霍连筝的肚子道:“她的肚子会长大,可是你没有,我也没有。”

    苏溪噗嗤一笑,一本正经的解释:“那是因为你连筝阿姨肚子里有了小宝宝了。之前小宝宝还很小,只有葡萄那么大小。然后小葡萄长大了,就变成了西瓜。”

    霍连筝也是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时闹了一个大红脸,支支吾吾的迎合着苏溪的葡萄论。

    茵姐恍然一悟,却是看着苏溪的肚子蹙了眉头:“那么葡萄精是怎么进入肚子里的呢?”

    苏溪看了看霍连筝,后者尴尬不已真害怕苏溪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立刻抢着解释道:“因为这个是礼物,上天把每一个小葡萄在合适的时候送到姨姨的肚子里。”

    茵姐半懂半是不懂的看着苏溪忽然说:“我想要看看小葡萄长什么样!”

    “这个,你等等几个月才行,现在他睡着了。等他睡醒了就看到了。”苏溪笑道,让茵姐赶快吃饭,不然就看不见小葡萄了。

    霍连筝噗嗤一笑,对苏溪这糊弄孩子的行为有些无语,但是也很佩服苏溪瞎掰的功力。

    霍连筝和白子临的婚礼便订在八月十四中秋节的前一天,异常的热闹。这还是苏溪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观看古人的婚礼。

    鞭炮声中,身穿铠甲的士兵精神抖擞的骑马送嫁,大红的花轿在城中绕了一圈。知道是陆家军的喜事,百姓纷纷撒花相迎接。骑在马上的俊美男人,终于换下了那一身白子,红色的媳妇称托得他精神格外不错。

    这一边,苏溪作为迎亲的人早早的便和一众女眷站在了大堂旁观礼。陆云齐作为上司和好友,帮忙着白子临接待贵客。

    新娘子终于出现了,虽然已经身怀六甲但是红色的喜服在她身上却丝毫不显得臃肿,格外的风韵。武将出生的霍连筝,第一次有着如此小女生般的神态躺在他怀中。

    红色绣着鸳鸯戏水的盖头下,那一双美目早已经是泪水连连,她终于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虽然这一切晚了四年,上天终于看见了她的诚心。

    白子临拉着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握紧。许是有些紧张,她的手心冰凉有着薄汗。他和她走过的这九年,恍如昨日在眼前一一闪过。

    他年少时的轻狂与骄傲,总是欺负她,并且只欺负她一人。因为他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她心里留下一个深深的印记,哪怕是不好的印象。

    在知道兄长也喜欢连筝的一刻,白子临也曾想过放手。那一年,他刚及笄,连筝也是豆蔻梢头二月初的青涩模样。少女似乎猜到了哥哥的心思,开始有些懵懂的羞涩不去上学。

    他气愤之下在学堂外面强吻了她,也正好让父亲看见了。又是一阵责骂,从那天起,大哥开始很少回家在外面云游四方。母亲为自己挑选丫鬟,却是特意让连筝做参考,最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连筝气愤的找自己骂了一场转身离去。

    白子临后来才知道,母亲借着选丫头的事情和连筝说了,大哥即将迎娶新娘。而自己也不会娶她,不过是年少玩心重罢了。

    连筝因此生病了一场,最后白子临看不惯她那半死不活的模样,半夜强行闯进她的厢房。拖着重病的她起来给大哥写信,在

    两人焦灼的等待中,兜兜转转几个月过去了,远在南洋的大哥终于回信了。

    却是寥寥数语字字诛心:诸事安康!遇佳人,不就婚嫁!

    那一夜,是他第一次见连筝哭,娇小的她一向秉持着父兄的训诫——流血不流泪。却在那一个夜晚,狠狠的扑在自己怀里哭了。

    白子临抱着她,心情也如此刻一般百味杂陈,感慨和幸福交织着几乎喘息不过来。“连筝”

    “嗯”

    “结伴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在放开你的手了!”白子临的声音温柔和清澈,却是坚定不移的在她耳边响起。

    霍连筝隔着盖头,看不见他的脸,却是想象得到此刻他的眼睛,一定是深邃和华光溢彩。

    看着那一对新人进入洞房,人群中苏溪和陆云齐忍不住相视一笑。

    “好羡慕连筝姐姐”她结婚时一颗心乱得七上八下,压根没有注意到整个流程和陆云齐那天的表情,神态。就连洞房花烛夜都是糊里糊涂被他压了。

    话落,那蓝衣静立的男人却是面上一沉,凤眸深邃如古井般波澜不兴,其实早已经刮起了漩涡,不断扩大。

    “羡慕什么?嗯?”

    “你看他们多浪漫,多般配。我想起我们两结婚时,我都一片空白。当时太紧张了,唉。早上迷迷糊糊起来,我娘说要我换衣服,我吓得想逃婚了都。”苏溪径自喃喃道,却丝毫没有注意她说出“逃婚”两字时,腰间的手青筋暴起。

    陆云齐咬着一口剑齿,趁着人们抬头抢红包时,却是低头含住了苏溪的耳垂轻轻吹了一口热气“原来,你还想逃婚?嗯?”

    苏溪全身的血液似乎一瞬间全部往脸上涌去,眨眼的时间整张嫩白的脸变得通红不已。

    她今日穿的是一身粉色的纱裙,映衬得她的容颜更是柔媚几分,红唇微启贝齿在他含住耳垂的一刻,忍不住逸出一道轻轻的呻吟。

    “放……放开我,人很多”

    “不放,他们要看就看吧!你是我的女人”陆云齐淡声道,舌头舔过那圆润的耳珠,落下个炙热的吻撩拨着苏溪薄弱的意识。

    小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衫,白了他一眼“我…。那就是紧张罢了。没想逃,不然现在就不在这了。”

    “想也不能想”陆云齐轻呵,大手掐着她的纤腰紧紧的抱在怀中。不,苏溪这小妖精那么美,要是让别的男人看了去吃亏的还是他。

    陆云齐瞬间脱下了自己的斗篷,给苏溪罩上。完完全全遮住她艳丽无双的魅惑小脸,打横抱起苏溪便消失在热闹的人群中。

    “唔,好浪漫”苏溪看着身后渐行渐远的白府,然后想起自己设计的那一桌子酒宴还没有吃,顿时有些心疼送礼的八千两银子……

    陆云齐此刻若是知道她想的是银子,一定会气的吐血。

    ------题外话------

    撒花撒花,霍连筝终于嫁给白子临了,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