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苏溪离家出走
    眼下正是起秋风的时节,她穿的如此单薄,那素白的道袍被西风卷起,到更是显得几分纤细薄弱,消瘦萧瑟,更多落寞。

    其实,苏溪但凡心胸宽大一些,哪里会有矛盾?左右不过是个女人,就算是娶回去了,她也是正室还不是随便她折腾。

    白子临不懂的也是陆云齐不懂的,他苦涩一笑,摸了摸胸口渗血的胸膛。

    地上,苏溪掉落的包袱还静静的躺在那里,他想也没想的俯身捡起,打开。里面包了一套崭新的宝蓝色棉衣,还有一包吃的香味萦绕。

    零零散散一些药材,都是补充气血,固本培元的东西。刚才见她走路姿势怪异,陆云齐眉头轻蹙便看向了门口的两人“她怎么了?”

    那小将瑟瑟发抖,不敢回答却还是硬着头皮的道:“方才属下以为那白面书生是敌军奸细,便将他丢了出去。不知道夫人为什么不表明身份,还是继续碰壁”

    陆云齐闻言,浑身顿时一冷,一股子阴沉的怒气喷薄而出。

    凌利的目光看得两人汗水涔涔“滚下去,一人五十大板。”

    “是(是)……”

    白子临无奈的耸了耸肩,捡回书简放在桌上。看见包裹里的吃的,顿时目光亮了。搓了搓手便准备拿,却被陆云齐狠狠的打了一下“她走了?”

    “嗯,看着那倔强的背影,本少都想哭了。泪水含在眼里,却还是要笑着让本少好好照顾你。”

    陆云齐凤眸幽深了几许,有些恍然。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他想到苏溪刚才冰冷的眼神也是心有余悸。

    “说实话,苏溪这女人真是花开一朵的奇葩。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东西只有未谙世事的小姑娘才信。不过话说回来,她除了妒忌心重了点,但是长相艳丽,人又聪明,贤惠,善良又独立坚强。

    云齐,也许,你们不合适,她若是找个平凡的夫君。说不定真可以恩恩爱爱一辈子。要不…放手吧!丁小姐虽然讨厌,但是对你死心塌地,反正女人嘛,关了灯不都一样!”

    白子临故意一说三叹的用目光偷瞄陆云齐,果然那死鱼脸顿时大变,黑如墨汁。接着,一股子冰冷的寒气冷的他打个呵欠。

    “你去死吧!”说好的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呢?白子临这家伙竟然劝自己和离!

    苏溪跑出军营一路慢慢的走着,压根不知道自己将要去何方。

    她在反思,为什么自己和陆云齐会闹成那样?不就是抱了一个女人吗?反正爱情最后都会变成亲情,自己把爱情看得太重才会这样伤心。

    我苏溪是谁?那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竟然也犯了爱情至上的思想。把自己的身心全寄托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想想都觉得不是自己了。

    想明白了苏溪也豁然开朗了,以后,她只是她。陆云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染和余蓝说了会话,便听军营中的人说今日将军怒烧衣服的故事,下意识便感觉不妙。

    她走到时,地上还有衣服的灰烬,火星子还在窜着。陆云齐已经整理好了自己和白子临分别两头站在沙盘旁。

    林染看见桌子上的包袱却是没有看见苏溪,吓得面色一白“夫人……夫人呢?”

    陆云齐剑眉长挑,冷声道:“你没和她一起?”

    “没有,原本计划傍晚回去了。可是奴婢等到了掌灯时分还是不见夫人。”林染说完,看见了一旁丁倩倩留下的食盒,冷艳的脸上随即浮现一抹讽刺的笑容。

    “枉费夫人连夜收拾担心爷的伤势,勤勤恳恳照顾家里大小。却原来,不比得这里的红袖添香。”

    闻言,陆云齐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后者却也不怕死一般仰头凝视,皆是怒火。

    白子临面色一变“不好,快回去看看有没有回去。”

    话还未落,玄衣男人已经丢了手里的棋子,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遇上宋争鸣愤怒的眼睛,后者满含失望的看着他“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姐夫了!”

    这可真是吓坏了的大家,宋小将竟然叫将军“姐夫”!难怪将军总是指导他练武,还以为是因为欣赏这小虎头,原来是亲戚关系。

    陆云齐余光尚且懒得给他一个,心里惦记着苏溪的安全。她一个人,眼下这么黑最近城中也混乱,要真出了什么事情……。他就是死,也不会原谅自己。

    这边,大家都找疯了。可苏溪其实是迷路了,正在夜幕之下瞎转悠着。

    肚子也开始唱起了反调,她早上出来其实没怎么吃东西。那些吃食也是给陆云齐准备的,她都没敢动。

    “小书生,是不是想吃东西啊!来哥哥喂你吃!”

    淫荡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树林传来,借着朦胧的月色。苏溪看不清那人的脸,却是依稀可以看得出面前的是个人。

    不过是衣衫褴褛,面黄无须也不知道他多久没有洗脸了,黑呼呼的脸上一双浑浊的眼睛冒着**的色彩。

    苏溪暗自咂舌,我去,她此刻是个男人。还有,这也太丑了吧!简直对不起观众!

    “这位大哥,拜托你回去洗洗澡。你都发馊了!长得丑不是你的错,我也理解是你父母基因问题,但是又丑又懒就是你自己的不对了!你真的辣到我的眼睛了!”

    那丑陋的男人原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哪里会知道会遇上一个如此毒舌的男人。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是在骂他的就是了,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他哪里会出来,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

    不过,这书生看上去比娘们还娘们几分,如此黑的环境她那一张脸都白得发光如月色皎洁也不由得有几分心热。

    “少他妈的废话,自己脱吧!”

    苏溪蹙眉,当即捏了捏手。说了这么多还是要送死吗?也罢,她的跆拳道也不是白练的,再说了也练了一年多的九禽舞对付这么一个猥琐男,应该不在话下。

    可惜,她到底是低估了眼前这丑男人。自己那一拳楱过去对发竟然从腰间拔出了长剑,这——不是普通的流氓。

    她虽然不懂武功,但是也见陆云齐和林染用过。这人熟练的程度,一招一式都像个练家子。

    不过两个回合,苏溪便被他压制住了手脚。他脏兮兮的大手拔去她的帽子,那一头柔顺的长发披散开来。

    发丝如瀑,落在她的肩上,唇边,月光下女人的脸更是精致起来。

    “竟然是个美人,大爷我今日可真是走运!”

    “等等,其实,我只一名官妓。之所以会女扮男装出来,是因为妈妈嫌弃我得了花柳病,不能赚钱了便把我赶了出来。身无分文的我,只好到这找个破庙落脚咳咳……咳”苏溪说着,卷起袖子擦泪。

    连哭带着一阵咳嗽,雪白的袖子上顿时便出现了红红的鲜血,男人大骇…虽然是个美人不错,可是有花柳病…他可不想死。

    “你说有就有?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再骗我?”那男人恶狠狠的道,便伸手撕开了苏溪的衣衫,露出一截玉臂。

    莹白的肌肤上,红色的小颗粒密密麻麻看的渗人,他吓得尖叫一声马上放开了苏溪。

    “你……你离我远一些!原来真是个千人骑万人枕的婊子”

    妈的,要不是姐姐我现在落单了,非敲碎你的牙让你吞下去不可!苏溪暗自冷哼,趁着他后退的机会,脚尖一踢,足下那颗尖

    锐的石头正中重点的击打在男人的下身。

    只听见他惨叫一声,便满头大汗的俯身抱住自己的命根,愤恨的目光似乎要吃了苏溪一般。可惜,那尖锐的石头打在男人最

    薄弱的地方,此刻他痛不欲生,步伐缓慢。

    苏溪冲他做了记鬼脸,吐了吐舌头:“断子绝孙吧你!老娘先走了!”

    “小贱人,你……你给跑。老子…老子,嘶,要杀了你!”

    ------题外话------

    我发现一个好看的电视剧《芸汐传》,好喜欢张哲瀚小哥哥,好帅啊。鱼鱼追了两天,全程姨母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