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喂!你是什么鬼?
    苏溪一口气跑进了茂密的树林,夜晚更深露重又月光黯淡。四下空无一人,她抱着胳膊瑟瑟发抖的探着脚下的路。

    虽然是生活的一年的地方,但是,她真的还从未了解过风城。这巴蜀的森林,雨水丰富长得也十分茂密广阔。

    她这晚上进来,冷不说。更害怕遇到一些小动物……

    “林染,救我!”

    “别叫了,这里没有人的!”突然从背后传来幽深的声音,吓得苏溪花容失色,紧紧的抓住身下的裙子睁大了双眼。

    背后凉凉的,全身顿时开始寒颤着…

    “你……你是什么鬼?”

    苏溪的声音煞是好听,虽然带着一丝颤抖但是男人还是享受不已这娇滴滴的声音,逗弄她道“你猜猜”

    “你舌头长吗?浑身有没有水?”

    这个有什么关系?男人挑眉一笑,单手枕在脑后懒洋洋的道“是又如何?”

    “那么你就是吊死的啊!舌头会下垂,眼睛上翻,因为露水浑身沾湿。对了,脖子上还有青紫的痕迹!”

    暗夜中,男人摸了摸自己眼睛,脸颊,下巴最后很是自信的暗想,不不不,他才不会那么丑!

    “小丫头,你还是仵作不成!”

    “仵作不敢当,鸡鸭鹅到是杀了不少!”苏溪大声的道,还以为能吓到那“鬼”。

    可惜后者却是毫不给面子的笑了,爽朗的笑声从头顶传来。苏溪仰头看去,茂密的树林有些乌黑。

    但是月光朦胧下,照亮树的一般,大腿粗的树桠上一袭红衣垂临而下。那黄色的丝绦被夜风吹拂着,男人的腿挺长的。

    看不清脸,但是他发间的金冠闪耀出点点斑驳的光影,想来,定不是普通人。

    “你不是鬼!为什么要装作鬼呢?”

    “那你呢?一个女子为何深夜在树林里乱窜。遇到野兽,蛇,毒虫你这小命就难保了!”男人说道,一下子跃身而下。

    红衣飘荡,清响几声。他身姿矫健,一个轻跳便完美的落下。那一袭红杉妖艳,发丝如瀑莲花金冠轻束。

    光看背影,苏溪却定着是一个美男。其实,她见过的男子大多长得蛮帅的。

    白子临清贵,君白衣温润如玉,陆云齐如寒剑在匣,三皇子也是俊逸无比,周景的妖艳。可眼前这个男人转身过来时,苏溪还是忍不住惊讶。

    他刀刻一般的五官俊朗分明,野性十足的笑容和那双犹如大海般湛蓝的眸子。

    只一眼,苏溪下意识觉得这——是一朵极具侵略性的食人花!

    “你叫什么名字?小丫头”男人低头,看着眼前惊讶的女人。她也是对自己表示惊艳,不过一瞬间,便恢复了冷静,到是一个很有趣的丫头。

    “苏溪”

    “岩止”他轻轻吐出两个字,看着苏溪柔美的脸在月光下沐浴着柔和的光芒,那双杏目分明还微微红肿。

    岩止心里有难受,她,刚刚哭过?

    转眼快三年了,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的萨仁女神。当年匆匆一瞥,月下的女子恍如清水莲花般圣洁而惊艳。

    他便在心里面偷偷给她取了一个名字:萨仁。便是月亮的意思

    她此刻长开了,褪去青涩更多了几分女人才有的柔软。虽然是披头散发,可那一头青丝柔软,散落在她的白衣上更添几分媚色。

    “你的眼睛……竟然是蓝色的!”

    说起眼睛,男人有些迟疑淡然一笑:“怎么,你害怕吗?”

    “那么你小看我了,别说是蓝色,就是紫色,绿色我也见过!”苏溪在心里面补了一句:戴美瞳,啥颜色都有!

    岩止到是不知道竟然还有蓝色,黑色以外的眼睛。但是苏溪表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他也便相信了。

    “你一个中原女子到是见识不浅”

    “还行,跑遍了大周的各个角落!”苏溪站着仰头有些累了,便毫无形象的背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岩止也学着她的样子抱膝而坐,灼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许久忘记回神。

    “会打猎吗?”苏溪突然转头问道,杏目晶亮不已看得男人有些失神。

    男人很是自豪的笑了笑,笃信的道:“十分娴熟!”

    他们匈奴族的男儿从小便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追逐着水草和猎物,打猎自然不在话下。

    “你就吹吧!看你这身行头,怎么看也不像”苏溪话落,岩止失笑。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吹牛,他捡起地上的石头闭上眼睛,过了差不多几分钟突然张开,幽蓝的眸光大亮,紧紧的盯着草丛手里的石头飞了出去。

    月光下的草丛银光一片,突然抖动“莎莎”的响了几声,银色的珍珠纷纷从草尖话落,悄无声息的落入根部,浸润泥土。

    苏溪惊呼,不可置信的张着红唇,那娇软的唇如花般看的男人有些心动。

    提着裙子走了过去,扒拉开草丛竟然是一只小兔子。换了平时苏溪肯定会喜欢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放它回去。

    可是此刻自己饿了……还以为女人都喜欢兔子的岩止看到苏溪的下一步动作时,惊讶了一会随即笑意不减。

    苏溪揪着那双兔子耳朵,走到小溪边借用他的匕首,手法娴熟的剥皮清理内脏。

    因为俯身,她那一头长发散落在腰间,地上。她此刻手很脏,也不可能用手弄到后面。

    下一刻,那只大手便体贴的托起了她的秀发,缠在手上。

    “我帮你!”手上的秀发带着女子特有的清香,不像草原上的女人,身上都是奶腥味。她的头发真长,浓密,乌黑却又柔软得不可思议,此刻岩止真恨不得能珍藏一丝。

    看着苏溪认真的侧脸,悄悄的割下了一缕放入怀中。像做了坏事怕被发现一般,岩止故意和她说着话:“没想到你还会弄这些。”

    “哼,你想不到的多了去了。”苏溪处理好了兔子,催促着他生火,用削过的树枝穿过兔肉便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滋滋”的油花在火焰上方跳跃,落入火堆中,又是明亮了几分。

    秋夜的寒气被温暖驱赶,这一隅被照亮,一男一女皆是静静的看着那兔子肉目不转睛。

    “可惜没有带调料,不然要是撒上我的孜然,好爽!”苏溪吞了吞口水有些遗憾的道。岩止一笑,这才发现她的胳膊上衣服破了,目光一凝。

    便接下了自己的外袍递给她“更深露重,你穿上吧!”

    “不必,你自己穿吧!我不冷的!”苏溪摇摇头,把衣服还给他。那男人却是又给她披上了“你们中原的女人不都是说什么贞烈的吗?你手臂露出来了,万一我看了要我负责怎么办!”

    苏溪轻声一笑,便也接下了“我和她们不一样”

    “我知道”岩止颇为赞同的看着她的脸若有所思的道。

    森林里升起的火光也惹来了不少的注目,看着烟雾升腾的地方。马上的男人开始多了一些期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