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蛰伏的漪澜
    “娘,不要啊!你饶了溪姐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要罚就罚我”陈氏跪在老太太面前求情,后者拍开了她的手没好气的道“养不教,确实是你的罪。你也想尝尝家法的味道了?老三,快把你媳妇拉开,不然一起打了”

    “娘,你们要罚就罚我吧!素月母女身子一向不好。”苏三郎一同跪了下来。见此,文文不由哭了“奶奶”

    苏溪哽咽着“爹,娘你们快起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苏溪今日不会退缩的,不就家法吗?又不是刀山火海。”“很好,希望你继续保持你的骨气。”苏娇心灾乐祸的道将长尺递给了施氏“大娘”“嗯。”施氏冷冷一笑接了过来。

    “啪”“这第一尺我打你懒惰成性。”

    “啪”“这第二尺我打你目无尊长,竟敢和我对着干。你活的不耐烦了”

    “啪”“这第三尺我打你不分长幼,你残害长姐是嫉妒婷姐的生活吗?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福气,小贱人。”

    “大嫂,别打了。求你,别打了。”陈氏冲了上来,死死的拖住了施氏的第四下。‘让开。’

    “娘,,,,”苏溪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身影,背上的疼痛让她自顾不暇。苏三郎也走了上来把苏溪背了起来对老太太说“娘,打也打了。罚了罚了,溪姐我带回去了。”

    “站住,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吗?”

    苏三郎跨出的脚步缓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踏出了另一只脚,粗哑的声音闷闷的响起“你眼里也从没有我这个儿子。素月,抱上文文,我们回家”

    “你,,,,,,你,,,,你气死我了。不孝子,苏三林你这个逆子。”后面乱成了一锅粥,陈氏回头看了一眼立即跟上了丈夫的脚步。

    苏溪趴在苏三郎的背上,无声的眼泪一直流着。这个宽广的背温暖,安稳是父亲无言的爱。

    “爹,我错了。对不起”

    “你没错,错的是我。是我一直的懦弱。”苏溪把手圈上他的脖子“没有,你是世上最好的父亲。”苏三林红了眼眶把眼泪逼回心底。

    “素月,苏溪交给你了。我去请白大夫来。文文,你乖乖的坐着,别打扰你母亲和姐姐喔。”

    “嗯,你去吧!路上小心些。”陈氏塞了些钱给他叮嘱道。

    “放心吧!

    苏溪很疼但是她不敢叫出声来,怕父母担心。于是只有咬着牙忍着,文文乌黑的小眼挂满了晶莹的水珠甚是好看,“姐姐,你疼吗?你咬我吧,你嘴都破了”

    “好文文,我不疼。你看我还能朝你笑呢?别哭,你是要做男子汉的”苏溪想伸手去帮他抹去眼泪可惜疼得抬不起手了。

    “不做男子汉了,我要当个大夫”

    苏溪摸了摸他的头“大夫要悬壶济世,也要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文文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小手紧紧的牵着苏溪。

    苏婷脸受了伤好几天不敢出门到是苏娇仿佛春天来了般,这几日得意得紧每天花枝招展的从东屋逛到西屋。身边跟了好几个少年随时殷勤的送水送花的,好不惬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