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封城
    这个春节,比起以往的来说显得有些平淡无奇。絮雪依旧纷纷扬扬,天地间一片雪白。皑皑一片,但是,那嫩绿的尖角却在这么一个寒冷的午后悄悄的冒出了头角,苏溪此刻正裹着棉袄与陈氏一同围在炕边摘着豆角。

    炕尾的小家伙熟睡着,仿佛沉浸在美梦之中。

    这宁静的一隅,连时光都不忍打扰。

    而另一边,苏家大房因为苏婷被休的事正吵得不可开交。苏大郎听闻闺女被休第一反应竟然是让施氏买些东西过了初三带上苏婷一起去拜访亲家。

    而施氏大骂这苏婷的不争气也拉不下面子去求情。苏婷自己也很伤心,却又开始惦记着自己的青梅竹马。

    她不愿回去那个吃人的地方。那一片雪白的天空和大地,死一般的沉寂。

    遥远如同未来,看不到方向。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陈氏上前几步,结果苏三郎的斗笠和蓑衣放在门口。半开的木门被风吹的“吱呀吱呀吱呀”的响,调皮的雪花沾在便宜爹的发上,肩上,零零落落。

    “遇上了官兵巡查,车马和人员一律要盘查,所以回来的晚了些”

    苏溪已经到好了热水,“爹,喝点水暖暖身子”。

    苏三郎掐了把苏溪的脸,笑道“溪姐真是贴心。总算没有白疼你”

    “以前也没有这样过啊!怎么突然加强了警卫”

    “唉!上面的事,我们小老百姓又怎么会知道。只是听赶车的九爹说,前几日县令家的六公子在青楼被人杀了,而那个嚣张的大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近来,真的是要小心了”

    苏三郎的担忧终究是发生了。接下来连着几日城中稍有名望的大家族接连死人或者丢失了财务。杀人手法如出一辄都是密室杀人。

    死者皆是七窍流血,死不瞑目。苏溪也被禁止和便宜爹上街卖馄饨了,陈氏让她在家带好文文。

    “请问,又人在家吗”轻微的敲门声让睡梦中的苏溪涣然惊醒,惺忪着睡眼半撑起身子。紧紧的裹着被子探出了半个脑袋“谁啊?”

    “苏汩娘,我是如意楼的伙计。崔掌柜说又紧急的事想请您过去一趟”

    原来是卓二哥!苏溪的心总算平静了,又开始疑惑崔婶找自己做什么?

    急忙穿上了棉袄。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考虑了一会还是把文文带上了。

    “卓二哥知道是什么事吗”踏上了马车,苏溪捡了个角落坐下,把文文抱在怀里。小家伙还在睡得香呢,下意识的往温暖的地方钻去。

    “我也不知道,掌柜的这几日闭门不见任何人,不吃不喝的。今天突然开门说是要见您”

    “好吧!”

    路面湿滑,又是山路崎岖。马车走的极慢,苏溪看着快要微黑的天色心下开始不安了起来。

    “还有多久能到?”隔着帘子,但是那寒风的凌冽还是让三人都瑟瑟发抖。

    “一炷香的时间”

    “溪姐!你终于来了”崔氏穿着一件月白长裙,裹着大红的绣花披风。那娇艳的面色带上一丝的苍白,艳丽减去却多了几分的清丽。苏溪不由感慨,美人就算是迟暮那也是赏心悦目的美。

    “崔婶找苏溪何事?”

    “你随我来”苏溪一怔,随后把文文交给卓二哥带着,自己随着崔氏上了楼。

    崔氏的闺房和她人一样的明艳而典雅,那桃红色的纱幔一般看来是浪漫而艳俗,但是木质的珠帘却让二者完美融和反而多出了一丝的别致。

    那绣踏上,男子一身血衣。刚毅的五官轮廓立体而深邃,即便是受了伤双手也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剑。苏溪第一次见崔氏对一个男人如此上心,要知道追求她的人多如牛毛可是高冷的她也是不屑一顾。

    “他是?”

    “知道城中这几日为何这么严查吗?”崔氏反问到,目光如炬直看着苏溪。“听说最近接连有人死了,杀人凶手是一个江洋大盗”苏溪咬了下唇再次看向床上的大叔,约三十五六,长得倒是还不错。倒是,崔婶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要救他”崔婶叹了一息,用手绢抹了下眼泪才轻起朱唇缓缓道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