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铤而走险
    一灯如豆,微矮的房间传来了陈氏的叹息和苏三郎来来回回的踱步声。

    “你快别转了,我头都被你转晕了。”便宜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脱了鞋倒在了炕上,从枕头底下拿出了所有的家当一百两。双眼放光,朝陈氏看去妻子光洁的额头和乌黑的秀发上一只像样的簪子都没有。他低首间,双手紧紧地窜起了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素月,你不会怪我吧!”

    陈氏温柔的目光看向他,无言的默契让两个人心里一暖相拥。

    当苏溪知道自己的便宜爹把一百两拿去换米粮时已经来不及了,不知道便宜爹从哪里知道了别的村闹灾荒大米涨价,兴冲冲的也把所有的家当拿去购米了。

    当一袋袋大米从马车上卸载下来时就是苏溪都楞住了,古代的米这么便宜的吗?

    其实苏溪还未知道,自古以来便有官员把束脩的月奉也就是米私下囤积出售的行当。自然,私自屯粮是犯法的勾当,但是马无夜草不肥还是会有人去做。也难为古代的封建经济,土地不是在政府手上就是在地主和豪强世家的掌控之中,而真正有地的人遇到灾荒和战争之年唯一赖以生存的就是土地。可是时下大夏国风雨飘摇,诸侯蠢蠢欲动,大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苏溪在现代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是农民出生的家庭。她对于底层人民的同情令她久久不能释怀。但是好在苏家是善行的人家,虽然是以米换地,但是在同类的行情中却是高出了别人好几成。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又哪有能力帮助别人,苏溪自嘲一笑秀眉轻蹙。

    果然。不出苏溪的预料。泰安居控住了整个清溪的香料物价,导致如意楼开始有点捉襟见肘。不仅如此,就连苏溪的新式菜肴也被偷学了去。而做出此等背叛之事的人正是被苏溪辞退的王二母子。白叔也没有想到会被自己人桶了一刀,早知道是这样的人当初说什么也不会招他们进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王二凭借着一张菜单成功的跳槽到了泰安居。在众人都一脸愤恨的时候,苏溪却是出奇的冷静。缓缓坐下,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抿抿唇一言不发。

    白叔负手而立,想到苏溪小小年纪。他也不想把过多的压力给苏溪。

    “大家稍安毋躁,眼下正是元宵节了。大家也放假三天吧!这几个月来,辛苦大家了。给你们带薪放假五天,回去过个好年在以饱满的精神回来。我保证,如意楼一定会没事的。”

    “溪姐?”

    白叔也不知道苏溪这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一脸震惊的看向苏溪。

    后者却是不慌不忙的微笑着,目光遥远的看向窗外的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温暖的被子还有阳光的味道,苏溪一身月白的袄裙乌黑的秀发只随意的拢在了脑后,惬意的看着庭院里的梅花开得妖艳。

    不禁想起来了一首诗“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好句”少年情不自禁的呢喃出声,过了好一会对上那双清澈的眸子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顿时羞红了脸。

    “你怎么来了?苏家二房从右边的小路过去,直走,左转大约半个时辰”

    听得苏溪的话语,少年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叫“你怎么来了?”她并不欢迎自己,还有她以为自己是去找苏娇娇的。

    张度云支支吾吾的半天,红了脸终于开口道:“溪姐,那诗是你作的吗?真是好句,过几天有一场诗会,你若是想去…”

    话还没有落下苏溪的笑颜一下子大盛。满目霞光文人风雅定是不俗要是能够得到名人的书法赞扬岂不是更美。

    “去,我要去”

    张度云到时没有想到苏溪会答应,他原本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现在苏溪如此爽快的答应他到时令他有些吃惊的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好?已经很久没有和她说过话了,原以为因为退婚一事她一定怀恨在心现在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此次宴会由王芝锦先生坐镇,他是当朝有名的大儒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在朝中也是有着非凡的影响力,桃李满天下。此番隐约一登大师的十年之约路过清溪,于是准备收一个关门弟子。所以此处诗会将是整个南郡最大的盛会,不少寒门子弟,世家贵族都准备拜见老先生”听得张度云娓娓道来的崇拜感苏溪心里大体也了然看来是一个类似圣人的存在。若是能够得到王先生的墨宝对如意楼来说可是改头换面的喜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