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谁调戏了谁?
    半年后,江城如画。红妆素裹中,水波潋滟。

    乌篷船,艄公唱着本地的曲子,那声音响亮沉重,韵味十足。

    船头的女子听得认真,偏过头看着那年迈的老人

    “船家这一口好嗓子真是不错”

    那油纸伞微微倾斜,女子一张娇艳的脸竟然比雪花还白。笑意浅浅,令人舒心。

    “小娘子有品位,老夫再这运河上来来往往几十年,过往的客人都喜欢听我唱歌”

    苏溪点点头,也轻轻哼起了旋律。小脸看着远方,城镇在白雪覆盖中一片寂静,宁和。那轻烟升起的地方人流涌动一派生活的滋味。

    “这江城到时宁静悠然,我一路北上不少的地方连饭都吃不上卖儿卖女”

    闻言,那船家也是一脸骄傲的笑意:“江城属于齐地,由陆家掌管。不管是先任齐国候还是现任齐国候都骁勇善战,所以才得以一方安宁。”

    说起这个苏溪到时在茶楼听人说过,齐国候陆云齐年纪轻轻戎马十五载,大大小小的战役未尝败北过。

    却更多的流传这他是个怪异的人,传言他身高九尺,虎背熊腰面如修罗杀气凌然。

    又喜怒无常是以不少女子都害怕见他,他的残忍阴到了子嗣上现任妻子还没有过门就死了,第二任妻子生下长女后便也病入膏肓。

    杀伐过重所以克妻克子,那么多年身边竟然没有侍妾和通房讨厌女人到令人发指。

    传言齐地第一美人曾与他见过一面,第二天便吓得病了匆匆退了婚约。

    船靠岸边,轻轻一抖女子失去重心的身子也差点摔进江水中。却见她身子王旁边一侧,那腰后仰一双柔夷撑在甲板上然后才松了一口气缓缓站直。

    那油纸伞吹落江水之中,伞下的女子一张玉容便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是一张见之俗独一无二的姿容,简单的青衣勾勒出完美身姿,方才的举动更看见那杨柳细腰的柔软,不堪一握。

    “真是对不起,老夫刚刚竟然忘记了提醒姑娘,让您受惊了”

    苏溪淡淡一笑,从袖中掏出碎银“没事,多谢一路的搭载,和歌声”

    老者却是一怔,见过无数的人。但凡有点姿色的都趾高气扬,一脸骄纵。

    可那姑娘却是亲和随性,就是方才差点掉水也不见丝毫紧张和怒气。这样的风范,当是大家闺秀不为过,可她声称自己是买卖人,身边也不带丫鬟

    “姑娘,您还是戴上围帽吧”

    “谢谢提醒,我知道了”苏溪一直不觉得自己有多好看,所以也没有想过遮盖。再者,她并不是古代女子信仰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思想。

    突然出现的青衣绝色女子却不小心走进了人们的眼中,她目光清澈,带着好奇和探索。流转在小摊和店铺之间,步子散漫举止优雅说不出的美。

    却并未见她买什么,只是一个人走在飘雪的街道,雪花满头,那长发也更加乌黑了几分。

    “世间竟然有如此绝色美人!是我久不出府孤陋寡闻了吗?”那折扇一收,青年恨不得眼睛都粘上去。看了半晌喃喃道:“这姑娘似乎在哪里见过!”

    闻言,那喝茶的人捧腹大笑一点没有注意自己的白衣被茶水溅湿“你和哪个美人见面不是说:姑娘,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

    被奚落的男子却并不介意用手指了指对面的玄衣男子“你也看看,说不定也认得”

    “无趣”冷冷丢下两字,终是撇了一眼顿时剑眉一蹙想起半年前那同样青衣的小丫头,那是她的麻花辫清丽可爱,此时那黑发却是梳了个简单的发髻,丝带轻扎,一如上次一般,她也是这样漫步在街头,漫不经心。

    “怎样,是不是眼熟”

    “忘记了”

    闻言,青年一怔,咬了咬牙“待我去问一问她就知道了”

    “啊!真要去?这次我出五十两,赌你失败”白衣文雅的公子笑道,掏出了银票在他面前闪了闪。

    “你等着吧!在本王面前就没有不动心的女人”

    苏溪正在看面前的簪子,虽然便宜却是粗糙,样式到也丰富。

    “姑娘天姿国色,这簪子配你真是锦上添花”妇人拿起一只蓝色木兰花簪,

    女子微微一笑“谢谢,只是我现在并不需要”

    低头走向前面时,身边猛然擦过一个蓝色身影。顿时,那青年便到了眼前。

    苏溪看着面前帅气俊朗的公子,他一双桃花美目多情妖娆,宝蓝色锦衣丝质上乘,金冠束发想来定是非富即贵。只是,他为何故意撞了自己。

    眼前的女子清丽出尘,一双水润的美目闪过惊讶,欣赏却唯独没有爱慕。一时间青年有些挫败,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姑娘,我们是不是再哪里见过”

    盯着自己的眼睛如此认真,苏溪不由暗自觉得好笑“梦里吧!”

    “怪不得在下感觉与姑娘一见如故,原来你在我梦里”那捧着心深情的模样到时让苏溪错愕,这人是八是有毒。

    “想来是的,不如公子继续回去睡觉吧此时正好”

    那淡然的口吻,调戏的话语到是让青年一怔“啊!为什么?”

    女子浅浅一笑,吐气如兰“白日做梦!”

    为什么。明明这么深情而认真的美男子到她眼里竟然彷如空气

    “你这套路太老旧了,真是让我失望。唉!这世界上的男子要都如你一般搭讪,只怕是单身到头了。”

    “听得这口吻,看来姑娘深有体会”美目轻扬,那青年一副受教的模样。

    苏溪难得好心情也不妨停下了脚步双手一负,慢慢走着边道:“但凡女子都是喜欢俊俏的,到不是说公子姿容不好,相反,你很俊朗。只是,”说完,似乎很是可惜的看了他一眼。

    “只是什么?”

    “只是公子少了点阳光之气,你看你大冬天的拿着折扇,装的玉树临风可这天气拿着不觉得特别傻吗?再者,公子面容俊美,有阴柔之感,若是换了青衫,剃光头眼神忧郁一些别那么骚包估计喜欢你的人更多。”

    头一次,他的高大潇洒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所批评得体无完肤,什么傻气,什么骚包,还有阴柔,。

    苏溪回首一笑,酒窝乍现看着那痛心疾首的男子“梦郎再见,都是一百多斤的人了,希望有缘再见时你能成熟一点”

    “哈哈哈”都是习武之人,方才的对话和伙伴的出丑自然是一清二楚。

    青年咬着牙回到了座位上,一脸受伤,偏那毫无遮掩的嘲笑声洪亮无比。

    白衣公子伸出手,目光戏谑、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了五百两的青年却是恨不得敲碎他的牙。却见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张一百两。

    顿时傻了,看向黑衣冷峻的某人“你不是从不参与吗?”

    “就在你下去一瞬间”

    “我去,坑货”公子连贴身钱袋都送出去了还是欠着银子,在某人的淫威下屈辱的签了借条。

    “方才那小娘子竟敢戏耍我,本王一定要找到她好好算账,让她端茶送水,捧砚暖床”青年气愤的咬着牙,

    人群中那佳人已经无影无踪。

    “不行,你府中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这个姑娘有趣得紧,我也喜欢”白衣公淡声的道,他方才见那姑娘便觉得可爱至极,像极了那小狐狸。

    “你们都不是她的对手,放弃吧”

    话落,两人皆是气愤的瞪了眼那玄衣冷面的男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