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心虚
    苏溪此到江城是为了进一批上好的皮子。北方游牧民族,擅长狩猎,这运河贯通南上北下若是能把皮毛运到北方,换了丝绸茶叶到这很是不错。为了管理方便,苏溪特意花了半年成立了一支管理队伍。此次与她接头的便是如意楼在齐地分店的掌柜——徐达。想当初,徐达名落孙山,从京城回来后盘缠用尽流落街头却不接受别人的施舍。苏溪见他清高,为人正直又有几分才能特意花了世间去接近他,了解他终于感化了那书呆子为自己办事。徐达看着越来越发出落得漂亮的主子,心里也不禁有些暗自羞涩。

    “这半年辛苦先生了,不知道现在的生意如何?”

    “遵照菇凉的说法去做,一直很好。日进斗金也不为过。”他当初也惊讶,一个女子竟然又那么无双的智谋,顿时高傲的他也肃然起敬。

    “那么就好,对了。明天我要约见几位皮货商,你帮我准备一套男装吧!”

    “小姐舟车劳顿,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明日便让林染陪着你,她会一些拳脚也安全些。”

    “有劳了”苏溪淡淡一笑,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不禁感慨时间真快。

    翌日,苏溪换了身月白的长袍,玉簪束发。外罩着雪白的绣花披风,俨然一个漂亮的世家小公子带着丫鬟林染一同去洽谈合作之事。

    屋子里燃烧着炭火到是没有外面的寒冷,那几位富商大多年到中年几许发福显得油腻狡猾。苏溪的出现令他们内心不屑“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做生意,到时候还不是任自己拿捏”

    苏溪四处看了看,最里面的那个青年看上去二十出头,冷峻阳刚,一身蓝色华贵的衣袍衬托得不凡。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无喜无悲,一种锐利的打量过后却又仿佛只是错觉。苏溪对他一笑,表示友好方才开口道:“各位叔叔伯伯好,在下苏溪。乃是苏家布庄的少主。父亲有事脱不开身,是以此次合作之事由我代劳。初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还望各位叔伯多多教导指教,别嫌弃小侄愚笨才是。”

    那为首的富商倒是颇有几分儒生风范,面白无须人到中年也依然保持这气质。“苏小侄客气了,既然是来谈生意的便是朋友。请入座”

    接着便开始介绍起在坐的各位老板,那蓝衣俊美公子乃是齐地最大富商方九的长子方横,方家未来的当家人。难怪感觉他与众不同。酒菜上桌,谈生意自然是便吃便谈。为了添加些雅兴,还特意请了当红花魁玉润弹琴助兴。那酒楼老板是个有眼色的,不一会便找来了几个年轻的女子。那么冷的天,她们还是夏天装扮,浓妆艳抹体态妖媚。那张老板自己左拥右抱之后也指定了一个给苏溪。面前的女子长相普通,但是一双眼睛妩媚异常,只穿了件肚兜外面罩着层红色薄纱,那雪白的圆润在眼前随着她的笑声颤抖看的苏溪面红耳赤极不自然。

    见此,其他人皆是一笑“看来苏小侄年纪还小,不曾懂的那温香软玉的美妙”

    苏溪尴尬的点点头“家教甚严格”

    “哈哈哈哈,没事。一回生,二回熟。来喝一杯壮壮胆子”

    一杯酒下肚,苏溪难受的暗自打了个隔。看着那些已经色心暴露的人,暴露撒娇的女人只觉得恶心。不得不开始把话题转到了合作上来

    “各位叔伯纵横商场几十年,应该也知道南北差异。北方的皮子在南方趋之若鹜,而北方干燥丝绸茶叶却是稀缺。我苏家致力于民生,为百姓带去方便,也想着那皮货若是能运到南方岂不是有利的事。是以找到各位,叔伯们皆是这方面的行家不知道有何看法。”

    一时间,气氛开始冷了下来。皮货昂贵又担着风险,再者这来去的路途遥远只怕是有心无力。

    各抒己见之后苏溪大体也知道他们的想法了,极力的推销着自己的看法。利用水运南北来往。而她雇请了清风帮为自己保驾护航,来往的安全无虞。

    最终一场酒席散去,苏溪也没有见他们一个表态的。顿时有些沮丧,却听见那方横对自己言“苏小少爷可否借一步谈话”

    苏溪目光一亮,连忙点头。

    林染扛着烂醉如泥的苏溪回到客栈时已经是月黑风高了。那沉醉的人,甜甜的笑着似乎心情还不错。林染也不由看痴呆了,方才小姐在席上口若悬河,自信万分的风采真是好看得紧。待苏溪醒来,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又闻到自己身上的酒味顿时邹了邹眉头。立刻沐浴更衣,换上新的男装准备去找方横洽谈那细节。却没有想到他府上竟然有客人,那蓝衣桃花男不正是和自己搭讪的梦中人。幸好此刻自己是一身男装,不然又要尴尬了。

    “与之,这小兄弟是?”

    “回爷的话,他是苏家少东家,苏溪”方横对那男子如此尊敬还称呼其为爷,苏溪心里顿时有些忐忑,后悔自己那天不该一时冲动。

    “在下苏溪,见过公子”

    “抬起头来,爷看看”那声音虽然一样好听,却含着威严的气氛。苏溪缓缓抬头,对上他漂亮的桃花眼有些心虚。

    “到时个花容月貌的少年,只是太矮了,几岁啦”

    苏溪内心翻了记白眼,她才十三岁,她会长的!

    “十三岁”

    那位爷“哦”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朝着方横道“我先走了,你忙吧”

    “我送你”

    待方横回来时,苏溪不由好奇的问“那位公子是何许人也?”

    “齐王周景”

    那个骚包竟然是个王爷!说好的皇室尊贵,天家威严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