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苏婷的哭戏
    自从上次二娘放火失败后苏溪便很少回村子里了,就是日常的收割和采购都是由下面的管事和下人去做。苏父也很大方的对村子里面广施银钱,铺路,捐款,筹建学堂无一不细致。就是这样也还是有人天天惦记着苏家的发迹一半是嫉妒一半也是害怕。那么多年了,苏家三房一直受到轻视,这下发迹了巴结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比如,现在拦住苏溪车架的苏婷。自从被周员外遣送回府后苏婷又开始和初恋情人好上了,后者还想要休妻。好在长老们不同于,最后只好委屈她最后做了个平妻。苏婷自小娇生惯养,就是长大了也嫁入了大户人家哪里吃过半点苦头,那正经的娘子因为有孩子傍身所以也得到公婆的看重。苏婷长得招人,虽然那男子爱护可背地里也不少人惦记着。苏婷这日听了想好的木掌柜说苏溪那小蹄子要回村里面收购大豆立刻来了心思想要弄些银钱。

    车帘撩起,一张清丽妩媚的姿容彷如风雪之回川,双眸微扬未语先笑的女子竟然是苏溪。苏婷心里极度嫉妒的盯着那张脸,她才十三岁还没有完全张开若是年岁再大些那该是何等的风采?她一向是清溪著名的美人,可现在在这少女面前竟然有些无所适从起来。昔年那骨瘦如柴,面黄包骨等着她施舍的贱丫头竟然清丽如此!一身鹅黄色的衣裙,那料子她在大户人家做姨娘时也见得夫人在会贵客时穿过,是上好的锦烟纱一匹布十两银子。

    “溪儿妹妹今日怎么来了?好久不见竟然又漂亮了不少,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那娇娆的声音让苏溪忍不住全身打了冷噤苏婷客套的笑容在目光中像一朵牡丹花般的红艳。原本白皙的脸开始有些泛黄,尽管她涂上了厚厚的水粉依旧是不如往日白皙。一身水红色的夹袄下穿紫色烟罗裙,头带着崭新的花头巾鬓角簪了多黄色的茶花婷婷玉立,又瘦弱如厮。可惜,苏溪不是男人也欣赏不来那份美淡淡一笑:“大姐到是清瘦了许多,溪刚刚从齐地回来并未在府中长待自然没有见面”

    “我哪里有妹妹好命出入有人伺候着,生在农家少不了劳作。呜呜,就是我那可惜的相公也就是你姐夫昨日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今日病的严重连床都下不了”

    苏溪一怔到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姐不必难过,吉人自有天相。”

    “可是大夫说…要是没有人参吊着命,怕是,怕是活不过今晚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溪儿妹妹,你救救你姐夫吧!”苏婷说着上前几步揽住苏溪的去路,双手便要拉住苏溪的胳膊。

    苏白见此立刻拽着苏溪退后,一时间苏婷傻傻的看着那苏白。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孩子,那样貌就是县令大人的千金都不及十万分之一。

    “大姐,溪又不是大夫如何救姐夫。不过苏溪一定会诚心恳求上天庇佑。现在天色也不早了,还有要事要办,改天再派人上门看望。告辞”

    “等等,苏溪。你真的要见死不救吗?”苏婷咬咬牙气愤的拧着手绢

    “大姐如何说出此话?溪并未懂得医术也不敢胡乱看病了,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此番前来就我一人独自上门怕也不妥。”苏溪笑道,上了马车放下帘子

    “我…我只是想问你借一点钱给你姐夫看病就好”

    “如此,不如大姐上车。随我一同去村里,正好村长大人有事找我商量。顺便叫来姐夫的娘子,写个借条算好利息日期苏溪便差人拿了借条去钱庄取银子可好?”苏溪似笑非笑的道,掀开帘子一角观看那苏婷五颜六色的脸,真是有趣得紧。

    “既然如此…。额,那么改日吧!改日”苏婷恨恨的看着马车徐徐而去,苏溪那死丫头竟然一点情面都不讲。她此番前来要银子怎么会给家里知道更何况写欠条?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苏溪会让她还。

    等到看不见了苏婷,苏白好奇的盯着苏溪沉思的脸“她家里如此困难,又是你姐姐你怎么不帮她?”

    “嗤。我帮她谁帮我?”

    “你怎么是这么冷血的一个人?”连不相识的乞丐都救为什么对自己的家人却是如此自私冷漠。

    “你真以为她丈夫危机?那么怎么还有心思打扮涂脂抹粉?既然想要?为什么连借条都不敢打?她不是我大姐,也不是我什么人我的银子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为什么要给别人拿去挥霍?”

    苏白侧首,似乎也懊恼自己一时口误竟然误会了苏溪,他却是没有关注那么多。可说和一个女人道歉他,他暂时拉不下脸偏偏苏溪也生气了侧首背对着不理会他,一时间车里的气氛冷了下来一路无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