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君子...远...庖厨!
    苏文和苏白遭受此番灾难也乖巧了不少,苏文更加粘着苏溪了。简直是可以用甩不掉的小尾巴来形容,走哪跟哪里。苏溪此刻正在厨房想着做那意大利炒面。文文乖乖的坐在小板凳上摘菜,就连一向高傲得和小公鸡一样的苏白也来凑热闹。苏溪生怕他们捣乱,便让他看着火就行,剩下的自己来就好。当陆云齐踏足厨房时便看见这一番和谐的画面,小丫头笑脸盈盈红艳的唇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虽然奇奇怪怪的,不过曲调轻快莫名的让人心情愉悦起来。而京城中洁癖成性,向来高傲的九皇子开炉烧火被使唤了还屁颠屁颠的一脸兴奋。小小圆圆白白嫩嫩的苏文到是认认真真的在摘菜,只是速度有些慢小脸也和她一样的表情。这一刻陆云齐突然感觉有些无所适从,生怕自己打扰了这一幕。他从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很温暖又很羡慕,对就是羡慕。他瞬间清醒了几分,自己堂堂齐地之主。竟然羡慕一个尚未及笄的小丫头!

    “陆大哥你咋不进来,在门口干啥呢!”

    陆云齐斜靠在门上,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君子,远,庖厨!”

    话落,苏溪一记白眼便甩了过去“那么君子是不是朝餐露水,夕食梧桐就饱了?”

    男子面色尴尬了一秒,不语。下一刻,一双白净的小手便大胆的牵着他走进了厨房。那软软滑腻的触感让他身躯一震。上一次那滑腻温热的触感再次席卷上来,她的香味和那盈盈的腰肢。心旌摇曳之余一抹复杂的情绪让他顿时烦躁了起来。

    “松手”

    “既然你住在我们苏家就不能吃白食,必须干活”

    “放开”陆云齐甩开她的手,剑眉一挑走向了灶台“要做什么?”

    苏溪被他猝然甩开了手也有些莫名其妙,又见他一脸正常还以为他是日常反应也没有往心里去指着木板上的肉“把它剁成肉酱就好了”

    陆云齐脸色一黑,随后点点头,看着菜刀有些失神。他拿过各种兵器唯独没有拿过菜刀。随即,深沉了一口气在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不费吹灰之力那肉便碎成了肉泥。苏溪看着他那高雅的动作咽了咽口水,第一次见剁肉还那么优雅的人。仿佛他面前的不是肉而是一件艺术品。

    苏溪正失神中,男子缓缓靠近了她。他的气息霸道的印入她的心间,那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的额头。这一刻不仅是她,陆云齐也有些尴尬。

    “粘上了面粉”

    那身影又离开了,苏溪有些失望的收回了目光点头答谢。却对上文文和苏白好奇的眼神顿时脸上一红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待油到六成热,苏溪把切好的姜丝与蒜苗下锅翻炒,随后加入肉做成酱,颜色红亮后装盘。另煮一锅水把预先拉好的面条下锅,煮熟后捞起来后沥水下锅与那辅料翻炒。装盘后,淋上肉酱与葱花。那金黄的面条与绿色的小葱映衬着蓝白相间的瓷盘素雅至极。香味浓郁勾人心魂。

    陆云齐一个人吃了两大盘,未了优雅的抹了抹唇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就连一向挑食的苏文和苏白也胃口大开。吃饱后的四个人一起准备在后院走走消消食,闲来无事苏溪给他们讲《豌豆公主》的故事。文文到是听得认真,苏白不屑一笑却也安静的听着。陆云齐端坐在桌边,直直的看着她。她从哪里听来的故事?新鲜而奇怪哄小孩子到是不错。

    等到那两个孩子沉沉的睡去,月亮也已经高高斜挂在夜空。四下寂静,夜风吹拂着她微微的冷意席卷。苏溪抬头,漫天的星光璀璨,这个世界没有灯红酒绿是以星空也比现代美上几分。她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她可能永远也回不去那个世界了。

    莫名的惆怅让那张清丽的小脸染上抹哀伤。陆云齐静静的看着她,第一次见她露出这种悲伤的表情,顿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在心里翻滚,安慰的话到了口中却怎么也说不出。风淡淡的吹着,直到那月华下的一大两小都睡了过去陆云齐才从屋顶下跃下将人抱回房间。苏溪低着头,眼眶微红。

    把门轻轻的关上,“陆大哥也回去吧!早点休息。”那笑容浅浅,两个酒窝可爱的挂在两边。他心口一暖,大手伸出到了半空中尴尬的收回面无表情的道:“嗯!”

    “那么,晚安喽”额,什么是晚安?陆云齐好奇的侧首,那抹鹅黄的身影已经转入了房中。

    罢了,有缘自然会再相见。时下也正是多事之秋。高大的身影在门口站了会,确定没有异常后才转身进房入眠。

    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夜……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翌日,太阳刚刚照进屋子。一室的明亮照在那素白的纱账上。床上的人蜷缩着,像一个孩子似的。苏溪醒来时那客房已经空无一人了。他走了,毫无痕迹,只余下一室的清冷。而来了一个凌霄。自称是苏白的远方表哥。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有些失落。他,连告别都不曾说。对,就是这样!好歹白吃白喝了那么多天连说一声都没有就消失了。可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