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四爷初吐心事
    月色温柔,夏天的夜晚星辰璀璨。苏府那黑暗的一隅被烛光点亮,温暖的氛围飘渺幻梦。

    少女束起长发,微微垂头时那调皮的一缕青丝散落在雪白的脖颈间。她的皮肤白嫩如脂,细腻如绸。那般清丽而认真的神情让他看得有些痴迷。

    “不能我一个人干活,陆大哥,你会烧火吗?”

    高大的人影闪动,看了看那灶火。薄唇扬起,坚定而自信的点点头。

    上一次苏白是直接把木柴添进去,他看过一眼。很简单不是吗?可真到自己时,陆云起凝固着神色,那团火焰并没有想象中的旺盛,青烟浓郁不一会小小的厨房变完全被笼罩。咳嗽声此起彼伏,他看了眼苏溪,她慌乱中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小手一把抓住他拿着柴禾的手臂,连忙道“不要再添柴了,我来吧!”

    陆云齐俊颜疑似一红,起身推开窗户。再转身时,苏溪竟然神奇的已经让火燃烧了起来。

    “陆大哥想来是没有烧过火,没事的。”他那一副惊讶的样子真是可爱得紧,难得见他除了冷漠以外的神情。

    “唔”

    苏溪拍了拍身上的灰,重新洗手。取过半块鸡肉,切成丁。选取了新鲜的食材一道宫保鸡丁便出现在桌子上。红烧茄子,香酥小排骨,醋溜土豆丝。简单而清爽,味道却是美味不已。

    他对于吃食一向没有什么感觉。行军打仗在外面就是几天几夜也得挨过来。老鼠,死蛇都吃过还计较什么?大馒头配白开水也一样美味不已,可苏溪那一手好厨艺让他的胃开始抗议起来。

    不知道是好是坏,陆云齐暗自一叹。

    苏溪全神贯注的看着他,吃饭的动作很快,狼吞虎咽的却一点都不显得粗鲁。她做的每一道菜都几乎吃得精光,白皙的双手撑住下巴,忍不住偷偷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他的额头很宽阔,精神饱满,深邃的凤目狭长深沉不已,鼻子高挺无一处不完美,那浓密的头发高高束起,简简单单的一根发带也彰显着他的凌利的阳刚之气。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让她感觉到正气浩荡,像星河的无穷力量。

    “看什么?”顺手擦了擦脸,她知不知道这样看着一个男人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偏生她长着一张清澈稚嫩的脸,连看着他的目光都是清澈无比,不带一丝杂质。

    “陆大哥,你说说你的故事吧!”

    “我没有故事”陆云齐瞪了她一眼,侧首别扭的说。

    “怎么会没有呢?就比如我,我小时候我的父亲和母亲不和,我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玩。后来,我终于有了一个朋友,只是很可惜。她生病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再后来,我便没有见过她了……”

    苏溪说着,那张生机勃勃的脸也开始黯淡了下来,她低垂的目光闪着点点泪花。那样的她,完全不似平时的自信与撒娇的模样。陆云齐忍不住用手去接住那一滴将要落下来的泪水,指尖的湿润像一场雨下在他的心头,点点滴滴击打着灵魂深处…。什么是上学?苏老爷和陈氏那么恩爱竟然会有不和的时候?那个朋友是男是女?太多的疑惑在心里,可他不知道从何问起?

    “嗯,我小时候很调皮,总是逃学去骑马,射箭。后来被父亲抓住了,就罚我写字,蹲马步。我娘便总是偷偷的给我送吃的,帮我抄写。我不喜欢读书,到是更喜欢舞枪弄棒。父亲便拿我没有办法。后来……她老人家走了。我那时候十岁,正在南蛮随军做一名前锋。所以…。我是一个不孝的人,更是一个不详之人”

    他低沉的声音,缓缓如水。磁性优雅,苏溪听得入神,也皱起了眉头。十岁便去南蛮那么远的地方参军吗?

    “才不是,陆大哥,你娘要是知道你这样轻贱自己,她老人家在天上也不会开心的。陆大哥是一名英雄,才不是不详之人。”

    陆云齐心口一暖,面色柔和了不少。暗夜温柔,她气鼓鼓的模样和母亲为了维护自己和父亲争辩时一样的美丽。

    “我是一名英雄吗?”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形容他,人们只说北齐候陆云齐乃是战场修罗,天生的战神,而对于朝廷,他是逆臣,是霍乱。可从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而战,为了齐地,为了保护更多的弱小,所以他计算帷幄,杀人如麻。就连自己的妻子,也指着自己说“汝乃二心之主,当世奸逆”陆云齐半张脸在灯光下,俊美温柔的眼角满是她的身影可另一边却阴沉无比,深如古井难以探测。那样鲜明的对比,让苏溪一怔。

    “陆大哥,说说你的家人吧!”

    陆云齐点点头:“我徘徊第四,我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我的妻子……嗯,你知道的。我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她叫茵茵。可惜,我总是在外面,她也害怕我。不过,也是我的错,我总是那么忙没有陪过她一天。我还记得她出生的那一天,我那时候正在高昌督战,久攻不下正也苦恼着。就那紧要关头她出生了,给我带来一丝坚定的信念,我那时候暗自发誓,要让齐地所有的婴儿都能生活在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中。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更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很差劲是吧!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苏姑娘?”

    那小小的人影趴在桌子上,甜美的侧脸毫无瑕疵,如上好的玉器,如娇艳的花朵,如山涧的清泉。粉唇微微开着,隐隐的笑意久久未散。她竟然睡着了吗?陆云齐无声一笑,伸手撩开那遮住她秀美额头的秀发,小巧玲拢的鼻子呼吸浅浅。

    那小小的柔夷抓住他宽厚的大掌,温暖的气息从掌心传入,他的身形一怔正惊怕她醒来看见这失礼的一幕,可那小人只是用脸蹭了蹭他的手心像白日里吃饱喝足的懒猫一般的娇憨可爱喃喃的自言自语:“妈咪……不要走!”

    妈咪?这又是什么称呼?陆云齐剑眉高扬,他到过许多地方,那些风俗不同于德周对称呼也很多不同,可也从没有听过这样的称呼。

    俯身抱起她娇小的身影,那轻如羽毛的重量让男人油然而生保护。女子都是这样的轻吗?还没有他练武用的沙袋重。不过,苏溪真的很瘦,那腰肢和锁骨比一般女子都精致小巧。要是……他连忙收回思想,用外袍遮住她的身子缓缓走回紫藤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