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苏溪霸气护弟
    松园在书院的后山,种子着高大的松树,华盖如伞。隔着苏溪便看见了那园中青翠的树木,风中飘散着着的黄色丝带,那是麓山书院的一个传统,每一位从书院出去考上进仕的人都会回来写下对同门师兄弟的祝福。

    “钻,钻过去!”

    “你看,他那穷酸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院长的亲戚。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竟然进入了书院”

    “就是,来,一起打”

    那三三两两的声音从院子中传来,苏溪顿时驻足。心下暗想她还以为校园暴力只是那个世界才有的,没有想到这清流的麓山书院竟然也有这种事情发生。当下便带着林染和小夏推开了院子的大门走了进去。

    那几个稍微高一些的孩子们清一色的白色院服,包围成一个小圆圈。人群中穿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气愤填膺的怒斥“亏你们还是宋夫子的学生,竟然如此对待同窗好友!”

    “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走后门的无耻之徒”

    熟悉的声音正是文文,苏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弟弟竟然被几个人欺负了。顿时火冒三丈,看着那一群不知好歹的小混蛋。

    “住手”

    一声清丽的怒喝顿时吓得那些半大的孩子纷纷腿一软,转身看去。女子一袭蓝色的烟云罗裙,乌发轻挽仅仅簪了木钗却风华卓世,纵然满脸的怒火也不影响她的美。

    那原本该落在文文脸上的拳头瞬间被抓住,林染咬着牙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准备打人的孩子。要不是对方是个孩子,她早就把他踹出松园了。

    苏溪跑到文文面前,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细细打量了一番。那一身儒雅的院服此刻脏乱不堪,满是脚印。

    脸上也是青紫一片,看见苏溪却还是挤出了一抹惊喜的微笑。这一动,便又扯动了唇角的伤口疼得轻轻吸气。

    “姐你怎么来了?”

    苏溪秀眉紧蹙,抱着文文这才发现地上还躺着一个小家伙。相比较文文,他伤的更重。

    “小夏,扶那孩子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打架?”文文一向对谁都极为有礼貌,又安静可爱却。现在却竟然和别人打架了,而且对方人那么多,显然是以多欺少!

    那为首的孩子略大一些,约莫十岁左右。不满的看着苏溪和林染,怒视:“那么可知道我是谁?竟然赶管我的事!”

    “我管你是谁?我是苏文的姐姐,你说我能不能管?”

    “谁叫他多管闲事!”

    苏溪看向文文,后者小脸一皱:“他们欺负弱小,姐,你不是说过要帮助别人,手有余香吗?所以我好言相劝,可他们竟然仗着人多欺负我和张幼蓝”

    苏溪赞赏的摸了摸他的头,看着那沉默不言的小家伙“他们为什么打你?”

    张幼蓝慢里斯条的整理着自己破烂的院服,脸上闪过一丝愠怒,眸子沉静的回答说:“因为,我没有把课业抄给她们!”

    “只是这样吗?他还害得我背夫子责骂,就是这个低贱的孤儿告状的!”

    “我没有!”那小小的孩子高傲的抬起头颅,一双眼睛写满了倔强。苏溪听闻他是孤儿一下子心也软了几许,看来是霸凌事件。

    于是走到那孩子面前,示意林染放开他,一字一顿的警告道:“我是苏文的姐姐,今日你既然打了我弟弟,那么。你就该给他道歉!”

    “我父亲是宋凌,姨母乃是县令夫人。你竟然敢叫我给贱民低头道歉!办不到”

    “是吗?”

    “啊!”苏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的每一丝表情,很好,红中带着苍白。迅速的泛着泪珠,浑身颤抖。

    林染只不过是轻轻的惩罚了一下罢了,文文都可以忍住这小家伙就要哭了。就这点出息也敢欺负人?见到为首的被那女子压制住,其他的孩子纷纷后退一步不敢再欺负文文。

    “放开,放开我!好疼”

    “疼就对了,你敢欺负我弟弟。不给你疼一下你怎么会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我苏溪向来护短,且不说他是我弟弟,今日的事情明明是你不对在前。你若不道歉,我有的是时间和手段等你开尊口!”苏溪冷声道,气势汹汹的紧盯着那孩子,将苏文护在怀中。

    张幼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仙女姐姐,她此刻一脸的怒火,可看着苏文的目光却是那么的温热慈爱。

    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将自己和文文挡在后面,为他们讨回公道。。他是那么的感动,一个陌生人罢了,可她却坚持着要宋明给自己道歉。也和羡慕苏文有这样霸气又漂亮的姐姐。

    他从来都是一个人,除了夫子没有人会和他说话,现在多了一个苏文。

    “我不敢了,你放开我!”

    “哼,道歉!!!我要是再发现你欺负他们,我就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用麻袋一罩。打断你的狗腿。记住,没有下一次!”

    苏溪凶神恶煞的咬牙道,示意林染放开那孩子。后者捂着手臂,已经红肿一片,看着苏溪的眼神顿时乖巧了不少,泪光点点。

    “姐姐,你真的会打断他的腿吗?”文文小心翼翼的问道,眉头一蹙“夫子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道歉过来。我们,算了吧!”

    “你说你姐姐我得理不饶人?”苏溪磨牙嚯嚯,伸手捏住他那青紫的小脸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看到他吃痛的表情还是讪笑的收回了手,轻声哄道:“我不会打断他的腿的,不过,要是他再敢欺负你,姐可饶不了他!”

    文文点点头,一下扑在她怀中撒娇:“姐姐真好!

    “好了好了,都八岁了。都是男子汉了,还和小姑娘一样的撒娇,像什么话!”

    “我是小姑娘,嗯,还没有长大的小姑娘。”文文像只小猫一样的蹭了蹭苏溪的胳膊

    “你长得那么丑,怕是嫁不出去了!还是当男生安全点哈哈”

    文文呆住了一秒,随即小嘴一撇委屈巴巴的道“我长大了就会变得和周景哥哥一样好看的,哼!”

    苏溪凉凉的投去一抹眼神,抚额:“像那个花孔雀有什么好的?”

    苏文惊讶的睁大眼睛,风中凌乱了半晌“花孔雀”

    ------题外话------

    推荐好友苏凉人的书《天下为聘:将军请上轿》1p求支持

    21世纪的佣兵之王,一朝穿越到云海大陆,成为女扮男装的非二公子沉迷女色名副其实的北荒第一纨绔公子

    他是北荒先帝义子自小便对非夜雪多加“照顾”,十五年养妻之路,不想养大了要和别人跑,怎能忍。展开“猎妻”之路

    一道圣旨,她成了他的男妻,史上第一男王妃

    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碰撞,爱与恨,情与仇互相交织。摩擦出一对乱世情侣

    他是妖娆倾城的离月君上,凤卿。他是温文尔雅的圣教教皇,蓝羽他是冷酷霸气的少年将军,非夜寒

    皆因她是男儿而止步不想被从小死磕到大的他娶了去,从此跟着他清圣教,灭南羽,寻沧海之泪

    他说她是我影沧海的妻子

    她说他是我非夜雪的夫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