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地主婆苏溪,云齐初遇景
    纱幔轻扬,素白的月光飘然洒在床畔。床柱雕刻着华美的花纹,在点点光亮中,发出金色的光芒。

    那安然熟睡的小脸,呼吸浅浅染上了绯红的云霞,晕黄的灯光无声的落在发丝上,光泽而柔软。

    他的手忍不住落在那发丝上,轻轻的抚摸着,怎么会有那么细密而柔软的发丝。

    乌黑的檀发衬托着那张艳丽的脸,海棠春睡的美丽在她面前也不过如此。

    她睡得那么香甜,毫无顾虑,嫣红的唇微微启着。晶莹而玲珑的唇,如樱桃般诱人。

    指腹压过,润湿了指尖温温热热,是她的气息。

    那高大的人影,依旧坐在床畔,淡淡的笑容挂上冷峻的脸上,在晕黄的灯光里柔和,俊美。

    “就一点也不想问问我今日可有想你吗?”睡得那般的熟。

    迷糊中,佳人眉头突然一蹙。

    张口含住那作乱的修长手指,银牙一咬略带幽怨的声音响起:“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苏溪张开杏目,眼底的清澈渐渐变成娇软的笑意,光芒照人。

    陆云齐无声一笑,脱了鞋子盘腿而坐,大手一览将她抱入怀中。

    低沉优雅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今日都做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就睡到日上三竿。吃了午饭就逛逛园子,累了玩一会水,喂喂鱼。再睡一觉,你们就回来了。”

    苏溪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他强劲而有力的心跳透过丝滑的衣料清晰入耳。

    那充满活力的跳动,仿佛也牵动着自己的呼吸。

    这样的相处,平淡而温馨。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有什么好玩的事?像极了老夫老妻般的日常问候。

    苏溪想着,那梨花般的小脸更是嫣红了几分将自己蜷缩在他怀中。

    陆云齐目光明亮,弯曲如扇的长睫投下一抹优雅的倒影。

    手指笨拙而缓慢的梳理着她如瀑的长发,那落在手心的青丝带着幽香。

    她貌似不爱带那些珠宝玉饰,总是简简单单的用发带束起或者变成麻花的两条。

    上次见她,青衣淡雅,稀奇古怪的发型却竟然的清爽明艳。

    油纸伞下,半露娇容在那个有着玫瑰色的夕阳傍晚惊艳不已。

    “你这一天倒是潇洒”

    “因为我是未来的地主婆啊!”苏溪眨了眨眼,捂唇笑道。

    陆云齐闷笑一声,抓住她柔软白皙的手轻轻落下一吻。

    “你其实,是豌豆公主。我都不敢太用力”她太娇弱了,轻轻用力就红痕浮现。

    苏溪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怒嗔一眼。

    “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的高冷男神!”

    “男神?那是个什么称呼?”陆云齐疑惑的挑眉,他听过别人夸奖啊景都是什么俊俏儿郎,风流潇洒,清贵公子之类的。

    苏溪讪讪一笑“就是说你很冷酷,很美的意思”

    “又在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了,爷是男人怎么能用美来形容!”那惩罚性的亲吻落在她的耳垂上,专属于他的气息席卷灵魂,颤抖,空白,浑然一片。

    未了,男人霸道而不满的声音带着蛊惑的意味响起“答应我,以后——离啊景远些!”

    “我和他只是朋友,你难道不相信我?”

    陆云齐沉顿一秒,倏然冷峻了俊美的面容“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不相信他。

    他看上去潇洒风流,可是我知道,他是一个极为固执而倔强的人。你不懂男人的心思,但是我懂!”

    啊景眼底的不甘和眷恋即使一闪而逝,可看向苏苏时的神情却是极为认真的深情。

    与他从小一同长大,彼时,他还只是一个侯门庶子受尽欺凌。而他,也因为母妃出身低下而被三皇子及其他贵族子弟欺负。

    第一次认识是什么时候?

    陆云齐回忆着那时候的郑周景,正是在郊外的猎场中。他随着父亲狩猎,误入深山。

    在大雾中迷失了方向,便是整整一夜。也因为那阵雾,他听到了求救的声音。

    当他闻声找到那布满荆棘的坑洞时一向胆大的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那少年长得极为柔美精致,看上去比他还小上些,暗纹素白的衣衫浑身血迹,发丝凌乱的抱膝蜷缩在角落中。

    那么狼狈而无助,却满身凝结着冷寒的杀气。而他四周是散落的蛇,大的胳膊般粗,小的拇指大小。

    那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蛇扭曲的身体,四分五裂,血肉翻涌散落一地。

    看一眼都头皮发麻,更有着那腥臭的血液味道刺鼻不已。

    他看到自己时,眼睛肿浓浓的戒备和杀气,像极了野狼的凌利。

    “你是谁?”

    “我叫陆云齐,你怎么会在这里?”黑衣白面的少年说着,解下自己的腰带迅速撕成布条。

    把一端系在树干上。另一端缠住自己的手腕,一点一点的从陷阱的左边下去。

    那陷阱布满了荆棘和毒蛇的血液,当两人精疲力尽终于平安回到上面时。

    陆云齐怎么也没有想到少年会猛然翻身,趁他不备一下子用石头打晕了自己。

    出乎意料,醒来时四周淡淡的温暖,火光明亮。

    他朝着不远处看去,少年神情冷淡低头剥着蛇皮。

    白皙修长的手指捏住蛇头,轻轻一扯,断成两截。他的动作自然而优雅,仿佛是摘花品茶般的赏心悦目。

    前前后后不到一刻钟,五条蛇已经处理得干干净净,而他的衣袍干净如初。

    “为什么打晕我?却没有丢下我自己走?”

    陆云齐起身,拉了拉袍子走到火堆旁边。

    森林中夜晚露水湿重,夜风吹拂身上的寒冷被那火焰驱散着,温暖不已。

    “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出去”他抬头一笑,粉雕玉琢的小脸精致如玉。

    拿过削好的木棍,穿过蛇体,架在火上。那“滋滋”的声音传入脑海,莫名的深刻。

    那迷路的两天,他们并肩作战吃过蛇,杀过狼,甚是躲过熊的追杀。

    也因为那份经历,一同是不被重视的两人成;最好的朋友。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了?变成大周第一的美男,也是第一的纨绔风流子弟?大约是德妃娘娘难产死去的那时候。

    自己也刚刚没有了母亲,灵堂上他们互相拥抱痛哭着。

    少年紧紧拽着他的锦衣,沉声道“云齐,我们一定要强大起来。”

    随后,自己被父亲送到了齐地从军,与啊景便只剩下了书面上的来往。

    再回京时,那冷傲寡言的少年已经摇身一变身长玉立,风流清贵。

    而自己,更成了百姓口中的“克妻”“克子”的战场修罗。

    ------题外话------

    摸爬滚打求收藏,求评论。/捂脸/捂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