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十万两的黑锅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熟悉的书案。明明都是那样过来的,可是现在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空荡而冷清了。

    “怎么还不回来?”他自言自语道,伸手随便拿下书架的一本书准备翻看几页时,却是怎么也看不进去。

    心烦意乱之间,好像又看见了那双清澈带着光彩的美目,正含笑的看着自己。

    薄唇微扬,刚毅的轮廓柔和而俊美。

    “爷,齐王来访”

    雕花窗外,凌然弯腰抱拳低声道,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窗前那抹高大的玄影,瞠目结舌的怔楞了许久。

    他们那杀伐果断,喜怒不形于色的冷俊主子竟然在笑,还笑得那么温柔,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温和的亲切之意。

    “喔?这么快?你先让他等等,我随后就到!”

    “不用他跑一趟了,本王已经来了。哈哈”潇洒而张扬的笑声已经在门外响起。

    一眨眼那道明亮的紫衣已经在眼前,面对着放大的俊美容颜。

    陆云齐不着痕迹的蹙眉,略带着嫌弃的道:“离我远些,你身上味道太重了!”

    郑周景气结,一拳揍在他的肩膀之上:“你说我是为了谁?不管!就要熏你”说着,整个人都死乞白赖的缠上了那面无表情的某人。

    陆云齐擅长近身攻击,但是齐王从不害怕他的拳法。仗着轻功好,他身形灵活的一一躲过。紫衣撩动,暗香浮过。

    两人不分上下的缠斗着,周景一个轻笑玉扇展开,银光乍现。胳膊向前倾斜,整个人只用脚尖着地,攻击而去。

    那沉稳如山的高大人影诧异的看了眼他“招式不错,就是内力不过浑厚”说罢,只见他整个人顿时气势一边,凌利的威严与压迫感十足。

    大掌避过扇子的锋芒,乘势膝盖顶去。周景一手按住他的肩膀,整个人一个后翻唯美如蝶的落在那张书桌上。

    凤眸斜挑,顿时脸上的笑意全无。

    修长白皙的玉手拿起那倒置的书本,猛然砸去“好你个陆云齐,你…。你看的什么书?”

    突入起来的书铺面而来,陆云齐下意识的用甩袖一挥。那书籍便换了个方向往后下坠,被气流卷起的书页哗哗唱响,如烟花般散开,唯美落下。

    凌然看着那下雪般的纸张纷纷扬扬的洒满房间,伸手抓住最近的一页。

    刚看一眼便猛然丢开,那急切的模样像是碰到了毒药瘟神一般。

    与此同时,那张黝黑的容颜疑似微红的垂下头闭上眼睛。

    不,不会的。高傲,威严,洁身自好的主子怎么可能会看那种书!看错了一定是……

    “这是怎么啦?打仗吗?”那欢快而诧异的声音传来,霎时间,屋子里的三个男人都手足无措了起来。

    陆云齐凤眸一冷,额上青筋突现。但是与身俱来的素养让他越是在危机时刻越发冷静下来。

    “溪儿,跟本王走。离开这匹狼!”周景严肃道,正准备从桌子上跳下来,下一刻却被那人死死的按在了桌子上,

    随后那暗含着威胁的声音在耳边仅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轻语:“不准和她瞎说”

    那书怎么会在他的书架上?方才顺手拿的,也没有看清是什么,该死!

    苏溪已经踏进了房内,看着一地的“雪花”她诧异的挑挑眉,然后缓缓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张。

    “这是什么?”

    “不要”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洪亮而惊慌。

    “《玉房要术》”苏溪轻轻念出那书名,在看了看地上那些黑白的画纸顿时懂了。

    那秀丽的小脸倏然带着原来如此的神情,笑意浅浅的看着那桌前暧昧的两人。

    黑衣高大,气场凌然,刚劲而健壮。而他怀抱中的紫衣美男,却是阴柔的美,艳若桃李。

    很明显,谁攻谁受。

    “溪儿,你听我说……唔”

    陆云齐转头,面无表情的淡然道:“是景带来的,明日办案需要研究一下。”

    周景怒视,怎么会有这种无耻的朋友?能够说谎一点都不脸红!出卖好友一点不含糊!但是被死死扣住手脚又被点了穴的他只能眼睛和表情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苏溪忍住内心的狂笑,唇角微抽。

    面上装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点点头玉手一指“你们这次办理的是采花案吗?所以才要情景重现?”她忍不住看了眼同样

    一脸尴尬的凌然,后者红着脸“是的,采花案!”

    不容易啊!主子和齐王断袖,却还要他在旁边放风。

    苏溪不由得同情起这个刚正的男子,忍不住想,是不是也是要实力掰弯的节奏?

    那怪异的眼神和叹息,偶尔带笑和打量,小脸紧绷一会沉思一会偷笑。

    而凌然彷如已经在轮回中过了一世的恍惚,脑海苍白一片忍不住冷汗直流

    小姐不会以为他是在说谎吧!不然怎么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陆云齐也是心急如焚,却只能面上纹丝不动。可是周景知道,这家伙紧张。因为按着他肩膀的手,汗水滴落浸湿了那紫衣华贵的布料。

    苏溪转身离去,叹然长息“我原以为我的情敌是楼小姐,没想到强敌是个男人。不过,虽然如此。我不会放弃的!”

    陆云齐听罢,面色一黑。

    看了眼那满脸通红的好友“所以……她是不相信吗?”

    周景“……”拜托,最可怜的是他好吧!莫名其妙多了个断袖的名声,想来他风华绝代的形象算是毁了。

    自行冲破穴道后,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踹向陆云齐。

    后者本能一侧,他用力过度差点整个人都前扑到门板上。

    咬牙切齿恨恨的瞪了一眼那一脸冷然的男人“你赔我衣服,十万两!一文钱都不能少!”

    十万两的锅,那么重,他背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