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误会丛生
    周景走后,陆云齐负手而立,面色复杂的看着那一地的小人画若有所思。

    凌然面红耳赤的捡起所有的画,战战兢兢的递到主子面前“爷,这个怎么办?”

    “烧了!”那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不可易见的愤恨。

    凌然点点头,拔腿出门。

    正想着终于可以走了时,后面那不带感情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等等,回来。你把它修好,要原模原样!”

    什么?生无可恋的凌然错愕了许久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命令,要他……修好这个吗……,吗…吗?

    凌然拿着那烫手的纸张,只觉得似乎有千斤般的重量。

    拿着一本春宫图,要是被兄弟们看到该有多尴尬?

    想着,凌然做贼一般把那纸张用衣衫包裹起来便往袖子里藏了去。正当他以为万无一失时,刚刚抬头便看见了一身绿色裙衫的小夏。

    后者看着她,一脸的好奇“凌然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你藏了什么?这么神秘”

    小夏说着,放下了手里的水果托盘走近凌然。

    突然凑近自己的少女,身上还带着一股甜甜的水果香味。她那粉红的双颊,明亮的眼睛写满了好奇的神采。

    从没有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过的凌然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直接告诉她是那个?只怕她会大骂自己下流的跑了,但是小夏姑娘又是一个好奇心极为重的人。

    那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早在几天前她询问媛儿和凌霄的关系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能保持高冷不理会她吗?好像也不行,看主子对苏姑娘的重视以后可是女主子。

    小夏和林染是她的大丫鬟,日后也是和自己同级的人。

    凌然正纠结时,小夏已经抢到了那书,刚刚怀着得意的笑容看了一眼瞬时那圆润的小脸马上通红一片

    “你……。呸,下流”小夏一把将纸张丢到凌然怀中,散落一地。低头提着裙子便准备离开,却没有想到一时着急踩到了长裙,重心不稳便向前趴过去。

    慌乱中一把住过那黑色的衣衫,后者却是避之不及的往外一闪,她整个人都摔倒了地上。

    尘土飞扬见,她素白的手抓住那一袭破碎的布料,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你……欺负我!”

    哪里有这样的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即便没有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摔倒了,不是该扶一下吗?

    凌霄看着她那哗啦啦往下流的泪水,也内疚不已,生硬的解释道:“我不习惯别人碰我!”

    “什么臭毛病,碰一下又不会死!”小夏气氛的爬了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尘,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貌似无辜的某人。

    “女人就是麻烦,还不讲理。你说是不是凌霄”

    什么?凌霄来了?小夏诧异的转头往后面看去,那一黑一红的身影犹如璧人一般携手而来。

    她紧紧的盯着那双手,自嘲一笑“看来,是打扰二位了!”

    凌霄忙不急的甩开那只手,看着面色怪异的小夏,急忙的解释道:“不是那样的,师姐要摔倒了,所以我扶着她一下”

    看看,这就是差别。自己摔倒了,凌然是躲开,而他是十指相扣的扶住别人。

    哈哈,太傻了,怎么那么蠢的还有所期待呢?

    小夏舔了舔唇角的泪水,微微的苦涩低着咸咸的味道,吞入口中,更是惋心的疼。

    “看凌霄统领说的,关我什么事情呢?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是吧!凌然”小夏说着,对着凌然甜美一笑,一记媚眼如丝看得凌然面红耳赤。

    对上兄弟凉凉的眼神,他忙不急的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小夏紧紧的拧着他的胳膊,那死丫头指甲好长,疼得他微微一颤“是啊!是啊!”

    凌霄看着那相依而远去的两人,不可置信的红了眼眶,紧紧的窜着拳头,忍耐着,似乎下一刻就要爆发的沉静。

    轻一嗤笑,拉过一丝长发斜靠在树干上,略带笑意:“看见了吗?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

    ------题外话------

    抱歉喔,鱼鱼今天有点忙,早上上课有不小心划伤了手,现在才忍痛更新。

    比较晚,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