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一死证清白
    霸气,狠辣,狂傲而不羁。这真的是那个爱睡觉,懒散沉默的林染吗?

    小夏眼眶微红,连带着晶莹的泪水涌得更多。

    抓住林染的袖子,小声道:“谢谢你,啊染”

    她叫自己啊染?和从前一样,在不是那该死的林染统领。

    后者心里一喜,红唇微启挤出了一抹笑容,似乎是十分不习惯马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清:“我们是姐妹”

    “好了,这下可以说是谁欺负你了吧?”林染说着,一双美目看着凌霄,不屑。随后目光落在那花枝招展的轻一身上,带着冷冷的煞气。

    四目相对,后者也是不遑多让的高傲和张狂。

    “是你?”

    “染统领可真是护短,你难道没有看见媛儿的脸和这一地的瓷片吗?”轻一嘲笑道,手撩起一丝发梢慵懒至极。

    “我只看见一只心有不甘的斑秋妄自肖想着变成凤凰,至于猪脸,太厚了,暂时没有看见。抱歉!”

    林染霸气十足的道,冷冷的目光直直的刮了一眼轻一。

    真没有想到那平时话不多的林染,这一开口便是要气死人的节奏。

    一句话讽刺了两个人,一时间,连轻一都忘记了自己被她讽刺了还停留在那张清冷的小脸上。

    待她反应过来时,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嘴皮子利索有什么用,终究是小夏打破了茶盏还动手打人了。按照规矩,她应该被杖责五十然后赶出侯府。”轻一说到,忍不住有些得意。

    “你看见她打破了茶杯了吗?如果是她,为什么她自己反而被烫了一身,而不是媛儿?”林染说着,撩起小夏的宽袖,那玉白的肌肤上红肿一大片,触目惊心。

    凌霄脑袋一下子空白了,心疼不已的走上前“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说我才是被烫伤的那个?你信过我吗?”小夏哽咽道,看着轻一突然明白了一切。

    “我信”

    凌霄抓住她的手,正准备用那白绢替她缠住时,小夏却是猛然推开了他狠狠的把那方手绢扯下来揉成一团丢到了草丛中。

    “别用你的脏东西碰我!”

    “小夏,你发什么疯!你的手真的不要了吗?”都肿得那么高了,肌肤皱在一起,可她宁愿忍着也不愿自己碰她吗?

    凌霄也觉得自己要被她逼疯了!

    “全给我安静,怎么回事?”带些威压与愤怒的声音,洪亮不已。

    远远的便从外面传来,众人看去那一抹高大的身影,疾步而来,结实而健硕。大约五十三,四着一身湖蓝色暗花直缀,那和侯爷相似的脸更多了几分岁月的沧桑和老成。

    他疾步而来,稳健的步伐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姿态。

    那双眼睛看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不悦,心烦,待看见那地上的瓷片时顿时转化为更大的风暴,杀气四溢,赤目冷凝“是谁?”

    “是……是她!是她打破了夫人的遗物”

    媛儿捂着脸,支支吾吾的指着小夏道。

    轻一立刻跪了下来,也哭泣着磕了个头:“都是轻一的错,我原本想着让媛儿给老爷奉茶,却没有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

    老侯爷虎目一凝,看着那绿衣服的丫鬟,恨不得手撕了她。

    要不是他不打女人,只怕她现在已经被撕成碎片了,只能暴戾的瞪了眼轻一,冷声道:“把这不长眼丫鬟给老子杖毙!立刻!马上!”

    林染闻言,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立刻拽了小夏直直的跪下“老爷饶命,夫人的遗物尚且还不知道是谁打破的!此事还有待查证,忘老爷三思。”

    听了林染的话,凌霄也跪了下来“老爷,你先息怒。此事,不一定就是她做的。”

    “林染,你就因为她是苏溪的丫鬟而偏袒她,至于凌霄,你喜欢她不是?呵呵,真是可笑,两个外来的人竟然值得你们如此帮她!”

    轻一大声的控诉道,秀眉紧蹙紧咬红唇。

    “你撒谎,明明是你派她撞了我,然后打破了瓷杯还出言挑训说我家小姐的坏话,我这才动手打她的!”

    小夏挺起脊梁,气愤填膺的道。

    老侯爷一听着绿衣丫鬟竟然是那商女的人,连带着原本就烦躁愤怒的心更是不悦。

    “你有何证据说是媛儿打碎的?在场的人可都看见了是你打了人”轻一不依不饶的的道,又随手指出了几个丫鬟,那些小

    丫鬟平日里都在轻一手下,自然也是帮着她指证是小夏先打人,还态度强硬。

    老侯爷越听越发沉下了脸“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连基本的素质和规矩都不懂。就这样也配做我陆禾言的儿媳妇?无须多言,拉出去杖毙喂狗。”

    “我可以自己死,但是还请老爷不要一棍子打死一船人。我家小姐和这件事没有关系,我今日一死只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相信,纸包不住火,终有一天,那些居心不良的人会遭受到报应的!”

    小夏缓缓站起身子,冷冷的道。

    一双美目阴戾的看着轻一,却是突然一笑“我可怜你!”

    ‘你……放肆!’不过一个低贱的丫鬟,竟然也敢看不起自己!轻一一张俏脸苍白不已,转头时对上凌霄满是失望和厌恶的

    眼神,顿时心下一惊。

    “林染,照顾好小姐!”小夏突然道,眼角的泪静静的滑落。在众人准备拉住她时,她一个猛然的转身狠狠的撞向那圆柱。

    “不要!”她仿佛一只飞舞的蝴蝶,绿衣飘摇间整个人凄美而轻巧。

    带着不甘,失望,还有怨念的眼神,唯独没有从前的温热与爱恋。那一眼,凌霄脑海一片空白。

    小夏,再不会原谅自己了!

    “碰”巨大的声响,沉闷如雷声响彻小院。

    小夏睁开眼睛,脑海也是一片晕眩。直到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下好像软绵绵的,她浑然的摸去。

    温温热热,黏黏糊糊的液体炫目的红,流在她白皙的掌心。

    ‘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

    小夏看着那黑衣少年,他苍白着一张脸,额角撞开了一大道口子。鲜血不断的流下,迅速沾湿了自己的衣裙,在青石板上滴渐出朵朵妖艳的曼莎珠华。

    “我…从没有不相信你过你!”

    他目光明亮而坚定的道,那深沉的爱意,第一次那么热烈而直接,仿佛一团火焰在不断的燃烧,翻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