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端王妃其人
    大周天圣三年八月初六,赐婚的圣旨下来了。

    一道是答应匈奴左贤王的联姻之举,对象便是那二婚之身的长公主。

    第二道是陆云齐的续弦之喜,婚期便订在了十月二十四。

    宣纸的太监长得极为年轻,果然是唇红齿白,阴阳怪气的类型。

    全篇圣旨都在夸陆云齐忠贞淑勇,智慧沉稳等等。唯一能体现自己的便是苏氏二字,一句带过。大体是夸她贤良淑德,是天定姻缘。

    陆云齐带着苏溪接下圣旨,挤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让凌然给了那小公公十两黄金。

    那小奴才得了银子笑面如花,开始油腔滑调的称赞起陆云齐的威名起来。

    “凌霄,带我送一送小叶总管!”

    “不劳烦不劳烦,奴才自己走就行了。侯爷记得明日进宫谢恩,可别耽误了时辰!”

    “好的,多谢提点!”陆云齐淡声道,目送二人离开后捏住圣旨,交到了苏溪手里“你要不要看看?”

    苏溪撇了撇唇:“全是夸你的,而我就只有”苏氏“二字,是不是三皇子其实喜欢的是你啊!”

    陆云齐无奈一笑,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暴栗子“胡说八道!”

    “今晚可要早点休息,明日得进宫谢恩!我请了端王妃带你进宫,你可不能再赖床了,让长辈等始终不好!”

    临睡前,陆云齐还是不放心的叮嘱道。

    苏溪是个夜猫子,总是要他命人强制的拿走灯烛才肯睡觉。平时他要早朝,府中也没有什么事情便也随了她自由。

    可进宫谢恩不是小事情,苏溪出生乡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礼仪训练,自己又不能一同入后宫。

    只好请了端王妃帮忙看着她一下,可端王府离侯府尚有一段距离。苏溪不能再赖床了。

    见他如此啰嗦,女人顿时觉得好笑“好了好了,我记得了。再说有丫鬟在,她们会叫我的。”

    陆云齐沉默

    转身,跨出一只腿后,还是再次转头叮嘱“你明天可不能再梳那些乱七八糟的头了。”

    他说的乱七八糟的头发是指自己平时的麻花辫?苏溪挑了挑眉,大有一种你要是敢说我丑,我就和你拼了的感觉。

    陆云齐耐心的解释道:“你马上就要及笄了,又是我陆云齐的夫人。要是不正经的簪花穿戴,她们会欺负你的!”

    苏溪眼眶一热,上前抱住了他的腰身整个人埋在他胸膛“谢谢你!”

    “笨蛋”陆云齐摸到她的泪水,不由轻声一哼。

    出乎意料,苏溪第二日起得很早,虽然是睡眼迷糊一脸的困意。

    但是还是乖乖的任由丫鬟们给自己梳妆打扮起来,百般无聊的看着镜子中的人,挤眉弄眼一番里面的人也跟着怪异无比。

    “哈哈,好搞笑。”

    小夏无奈的看着自家的主子,忍不住秀眉一蹙:“小姐,你不能乱动。好不容易进宫一次,耽误了世间可怎么办?”

    苏溪眨了眨眼,立刻端坐起来点点头:“好吧!来吧!”

    侯府的另一角,陆云齐早已经像往常一样晨练回来了。

    他穿着一件素白单衣,大汗淋漓的往室内走去。看着门口的潇雨顿时忍不住询问一句:“那边苏姑娘起来了吗?”

    潇雨一时怔楞,这个他如何知道?这大清早的,也不可能过去打扰吧!

    “属下……不知”

    “去看看,等等,罢了伺候我沐浴更衣,我亲自去看!”陆云齐说把,赤着脚立刻走进了净室只留下了一抹凌利的身影,吓得潇雨满头大汗。

    还以为侯爷又要生气了,还好还好。

    陆云齐简单的梳洗后,一身官服便走到了苏溪的院子,远远的便看见十余名丫鬟排成两对左右两边站在屋檐之下。

    手上拿着盆,毛巾,衣服饰品鞋子等等,五花八门。

    他的出现,让原本就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更是凝固到了极点,红色的官服生生被那张冷峻的容颜压了下去,尊贵威压。

    “见过侯爷”

    整齐而响亮的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标准的语气和姿态像电视剧里的场面一般。

    苏溪看着来人一时间有些诧异,随即温柔一笑“你怎么来了?”

    陆云齐负手而立,剑眉轻扬:“我还以为按照你赖床的性子,怕是还没有起床!”

    苏溪被他这么一说,脸上顿时一红瞪了他一眼,:“事实证明,我还是有救的”

    “是是是,难得咸鱼肯翻身,值得奖励!”

    苏溪噗嗤一笑,咸鱼翻身是这样用的吗?哈哈,陆云齐冷酷的外表下原来也是一个如此有趣的灵魂。

    小夏满头大汗的拧着手里的秀发,忙不迭的向林染使了个颜色。

    后者犹豫了一秒,无奈的轻然一叹,然后咽了咽口水才小心翼翼的道:“爷,主子要换衣服了。您……是否可以避一避?”

    陆云齐点点头,最后看了眼苏溪道:“我去上朝了,你跟着端王妃切不可到处乱跑。结束后,我去接你”

    苏溪乖巧的点点头。

    一番梳洗,已经是五更天了。苏溪带着林染和小夏二人一同乘着马车到正阳门等待端王妃。

    却没想到,后者竟然已经在那里了。

    “前面是陆府的苏姑娘吧!”车门外站着一名妙龄少女,一身粉柔美异常。

    苏溪拉开车帘,探出一颗头颅清浅一笑:“正是苏溪,不知道姐姐是?”

    那丫鬟一怔,眸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恭敬的道:“我们家王妃有请!”

    苏溪扶着小夏跳下车辕,显然这这个动作时及其不淑女的,偏她做起来流利十分。

    隔着薄纱端王妃看清楚了她的一举一动,忍不住捂唇浅笑:“上来喝喝茶,陪我说说话吧!”

    端王妃看上去也是年轻不已,圆脸细柳眉看上去亲切和善。

    一身王妃的褐色革丝正装,金线勾勒出百花不落地的裙子,雪白的狐狸大氅贵不可言。

    “苏溪,见过端王妃。”

    举止虽然大胆而不太标准,但是双目明亮,面色红润是个美人胚子。

    这陆小四总算有眼光了一回。

    “你就是小四未过门的媳妇?好孩子,长得这般标致这大周也是难得几个。”少女看上去甚是年轻,穿着低调而得体看来,是个心思玲珑的姑娘。

    苏溪一怔,小四?是说陆云齐吗?陆小四?那么有没有陆小三?

    “端王妃才是雍荣的牡丹呢,这么年轻,苏溪方才还以为您是哪位姐姐?”也是,看看宋争鸣那长相,想来他的父母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端王妃被苏溪这语气逗乐,一时间也忘记了亲王妃的礼仪笑得花枝乱颤,捏着一方手帕直捂唇:“你这孩子,我这年纪都可以做你母亲了,还姐姐呢!”

    “哪里有,苏溪以为王妃最多三十。你看世子也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年纪!王妃一点也不老,不知道平日都用什么护肤的?”苏溪笑问,顺手递过一杯茶给那人。

    后者接过,放在了右手边的托盘里兴趣盎然开始说着:“也没有什么,就早晚沐浴时加点花瓣,沐浴后抹上那”雪肌膏“每天不断。我一个妇人,又不用出门晒太阳,自然就白了!”

    说起美容养生之道,这个是女人见的经典话题。苏溪也少有研究,便结合着一点现代的医学常识加上古代香料的制作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这去宫里的一路上,两人相见恨晚一般说个不停。

    后面的车里,小夏和林染是跟着王府的丫鬟一起坐。听着前面马车传来的笑声皆是一怔。

    小夏舔了舔唇,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粉衣的女子:“不知道姐姐如何称呼?我叫小夏!”

    那女子也不矫情,手指了指地毯上的花朵:“我叫小红”

    林染看了眼自己的衣服,一时间有些无语……

    从正阳门进宫,马车须得走半个时辰,这一路上苏溪也大概知道了自己将要做什么?见什么人?在哪里等候等等一系列事情。

    端王妃喜欢苏溪的博学和性子,是以也亲近几分拉着她的手道:“正巧我也要进宫,你就跟在我身后就好。有人问话你就回答,有什么难言的只管问我!”

    “谢谢王妃,苏溪真是感激不尽!”

    “谢什么谢,且不说你是小四的心上人,再说你救过我的争鸣,我才是欠你许多。

    早前不知道苏姑娘就在京城,还跑到清溪去了”宋争鸣是她心里独一无二的宝,那半年里提心吊胆的就怕出事。

    好在苏家人救了儿子,不然只怕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受苦!

    端王妃泪眼朦胧,便哽咽的看着苏溪:“好孩子,如果你不嫌弃,可愿意认我做一个干娘?我膝下只有一子,你聪明伶俐又和争鸣处得和洽。”

    苏溪没有想到端王妃竟然要认自己做干女儿,一时傻眼这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的好?

    不过,人家一个堂堂王妃收你做干女儿,你敢不识抬举吗?

    “只要王妃不嫌弃苏溪是商人出生,自然乐易至极”

    “好闺女,干娘喜欢你还来不及!”端王妃笑道,拉着苏溪上下看了看猝然皱眉:“不行,你这打扮太素了。既然是我的女儿,可不能被别人比了去,来,我这支缠花金凤挂珠钗给你戴上。”

    “干娘,这可不行。苏溪怎么能要你的东西?”而且,还是见面的第一天!

    端王妃瞪眼“有何不可,你既然叫我一句干娘,那么就是我闺女了。母亲给闺女一点东西天经地义。”她陪嫁好多钗子玉镯的,可惜生了个儿子。

    王爷总是借口这个让她把东西给那些庶出之女,哼,与其便宜那些人到不如给苏溪,她心甘情愿。

    苏溪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一番感谢,罢了等结束后问问陆云齐该如何回礼。

    马车在进宫门时,因为有端王妃在很是顺利的便过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染别离文文《重生之凤倾皇朝》

    上一世,她,苏倾筠。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为扶持爱人上位,曲于后宫

    奈何,一朝为贱人害。

    魂魄不甘,重生为异国王府大小姐。

    怎知也是秘密重重,一步错,便会万劫不复。

    世人皆叹,可惜红颜身柔弱,怎知,她其实有着惊天的谋略和神秘的武功。

    皇上虚弱,各皇子轮番上演夺位大战,阴谋诡计成出不穷

    “呵呵,想拿我当刀子使,那我不妨让这局势更混乱些,才有意思不是吗?”

    他,皇上嫡孙,风度翩翩,怎知,残酷如他,却对她产生不一般的感情

    她和他,从开始的互相猜忌,到合作共赢,产生惺惺相惜之感,感情也发酵至深。

    本文女主强大,男主更强。对女主没有最宠,只有更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