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亮瞎那些狗眼!
    刚过暑天,北地却已经开始降温起来,苏溪早起时那绿叶上的凝露,泛着晶亮的寒光,触手冰凉。

    这清晨的露水,带着秋夜的冰凝,用做花露水可精致肌肤,去暑保湿。

    少了鲜花的娇嫩,她只能选择桂花的清香了,还有早开的小雏菊。

    因为陆云齐也是个爱花之人,所以,避免他看见。苏溪这几日都像做贼一样,早起晚睡的。

    边摘时,不由一边摇头晃脑的感慨:“怎么感觉我像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采花大盗。哈哈”

    林染和小夏,皆是一笑,纷纷洒落了手里的花瓣,一阵轻呼。

    “按照律法,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刑罚!”

    凉凉的声音在清晨响起,三人一惊,立刻蹲下身缩在花丛中。

    那一双白底鹿皮的靴子缓缓走近,一袭洁白的长衫被菊枝勾住,那湛蓝色的绸裤包裹着一双笔直而结实的长腿。

    再往上看去,他正双手抱胸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方向,大汗淋漓后的俊颜,神采奕奕一双凤眸好暇以整的带着笑意。

    苏溪脸上一红,随即站了起来,理直气壮的说道:“你的不就是我的?几朵花罢了”

    “那么你的也是我的?”

    陆云齐好奇的问道,待看见那竹篮中的菊花时,隐隐头疼。

    苏溪摘的,还是菊中圣品~

    “不,我的还是我的!”苏溪捂唇轻笑,那双明亮的星眸带着得意的小骄傲。

    陆云齐唇角一抽,以手抚额。

    “早上凉,你出来时多穿一些,小心寒气如入侵”

    说罢,他负手而去,高大俊朗的身影消失在那九曲雕花的长廊处,苏溪静静的看着他,心里甜蜜不已。

    八月初六,正是端王府开宴之时,早早的苏溪便被小夏从床上拉了起来。

    看见自家主子那副迷迷糊糊,睡意盎然的模样。小夏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道:“小姐,您不能这样。”

    “可是,我困啊!”优雅的打了一个呵欠,高于半尺的雕花鎏金铜镜里,少女面色红润一双美目半睁,剪剪秋水般的明眸。

    这具身子还真是怎么看都好看,和她前世虽然是两个风格,她一直喜欢古韵这样挺好的。

    “你可知道,这一次宴会,楼三小姐也会去。京城的人,都等着看呢!”

    闻言,那半睡半醒的人一下子挺直了腰板,打起了精神,美目轻轻一眯“梳头,我要往死里惊艳那种,亮瞎那些狗眼!”

    “好嘞”

    端王府地处临安最热闹繁华的街道,门口那两尊石狮,尊贵凌利。

    烫金的牌匾,主色大门,兽环轻立气派十足。

    苏溪扶着小夏下了马车,看见那张灯结彩的王府时也忍不住被热闹的气氛所感染,带着好奇与兴奋迈开步子。

    “站住,有请柬吗?”门口的士兵高八尺余,膀阔腰圆皆是孔武有力的形象。

    不像陆园,平时的家丁和守卫皆是一身黑衣,看起来单薄清瘦。

    “自然有”小夏哼了哼,从袖子中掏出请柬,那红色烫金的字体吓得两人冷汗淋漓。

    立刻弯腰行礼,恭敬的道:“贵人里面请。”

    苏溪点点头,进入了王府里面,刚踏进大门那满目的葱绿让她眼前一亮。

    虽然已经是秋天,可这一排的松树,华盖如伞缀满了红绸和灯笼,喜庆几分,更不乏年岁的沉淀。

    这般粗壮的树木,少不了也是百年之上,再看看那房屋建筑的风格,古典而简洁。少了一半权贵之家的浮华,更添几分雅致。

    苏溪在丫鬟的带领下走过垂花门,曲折的长廊上挂满了鸟笼,黄金的,铜的,木头的无一不是精致。

    啾啾的鸟鸣,在耳边响起伴着屋檐下的风吹风铃的美妙,仿佛身在夏日一般。

    “怎么这么多鸟儿?”

    那小丫鬟淡淡一笑,得体的介绍:“因为许侧妃喜欢养鸟,王爷便搜集了一些,外边也送了一些”

    原来如此?那徐侧妃是谁?竟然有如此恩宠?

    只是,这样一来是否端王妃的地位便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苏溪内心纳闷这,走进大堂,宽百米,高三丈余的大堂里早已经摆满了桌椅果品。

    入座皆是华衣锦缎的权贵之人,三三两两的夫人小姐带笑寒暄,偶尔发出银铃似的笑声。

    苏溪刚到,端王妃便看见她了,招了招手亲切道:“溪儿,这边!”

    今日的端王妃脱去那一身宫装,暗紫色革丝襦裙,外罩团花红色外衫。整套的红宝石头面,额上花钿显得年轻了不少。

    比之先前,更有几分女性之美,温婉贤惠,大度得体。

    她的身边,站着几位同样华衣的命妇,还有两位极为年轻的大家闺秀。

    看到端王妃如此热情的招呼着少女走来,也纷纷投去好奇的目光。

    那姑娘看上去年岁不大,身段窈窕纤细,如花一般娇嫩笔直。

    娇美的手白皙滑嫩,优雅的接下围帽递给身旁红衣的丫鬟,露出一张惊艳世人的倾城容颜。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无法去形容,看见她,便仿佛看见满山的海棠妖艳盛开,百花满园也不及她的一丝一缕。

    偏生那双美目却是不谙世事般的清澈透亮,清水出芙蓉的灵气逼人。

    世人只道长公主有牡丹之姿,国色芳华。崔兰之有空山幽兰的清贵雅然,楼三小姐如梅的凌霜傲雪。

    可眼前这稚嫩的少女,却是妖艳而不媚俗,清澈如天地初雪,动若姣兔,静如处子。

    行动间,大方而优雅,发丝垂在削肩上,细碎的发链闪闪夺目。

    “母妃,溪儿来迟了。请勿见怪”苏溪双手扶膝,屈身行礼。

    端王妃笑了笑,单手扶起了她:“不迟,不迟。还没有开始呢。”

    再说,苏溪住的陆园离端王府马车也要走上半个时辰,路上耽搁也是常事。

    “那便好”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宋阁老的夫人”

    苏溪看去,老夫人保养极好,完全看不是已经是花甲之年的人。只是,她眉宇间带着轻愁,即便是富贵的生活让她衣食无忧。

    “这是韩将军的夫人,张氏”张氏相对比较丰腴,慈眉善目。看上去到是个好相处的。

    “这是崔太傅的夫人,小蔡氏”崔太傅?可不是陆云齐的老丈人?

    小蔡氏算起来是陆云齐的小姨,那么也算和自己是亲戚了。

    苏溪诧异之余,眼光看去,小蔡氏看上去三十五六的年纪,风流苗条。瓜子脸,白皙嫩滑,一双丹凤眼气质沉静而利落。

    小蔡氏也是尴尬了一下,苏溪是陆云齐未过门的媳妇,因为兰之的事情崔家深感面上无光。

    后面也提过让二小姐嫁过去,可二小姐却宁愿选择一个穷书生也不愿意嫁过去。

    也因此,和陆侯府算是彻底结仇了。两家再无来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