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苏溪打架了
    不知道她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两个人皆是笑得花枝乱颤,同时,丰满的身材也荡漾着意外勾人的景色。

    苏溪只看了一眼,觉得尴尬不已,顺便看了眼自己,欲哭无泪。

    “侧妃身边是就是楼丞相的夫人,朱氏”宋老夫人咸淡的口吻,径自吃着桌子上的桃花酥,偶尔抬头。

    苏溪感激的点点头:“多谢老夫人”

    “这桃花酥不错,尝尝?”

    苏溪接过时微微有一丝挣扎,随即含笑的闭上眼睛咬了一口。

    天知道她前段时间为了调出美味的糕点,自己试吃了多少。

    宋老夫人看着她那神色,:“不喜欢吃?”

    “也不是,前端段时间甜的吃得太多了。”苏溪轻启红唇,又吃了一口。

    宋老夫人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发:“年轻人,打扮太素净了。我这有一套烧蓝绿宝石头面,我老了戴了也是浪费。”

    苏溪头上就细碎的发链,和陆云齐送的东珠耳环。

    看上去虽然别致清新,却是不够富贵。

    端王妃也看了看,挑眉一笑:“自然由我这个母妃来,老夫人别破费了。点翠珍贵,她一个丫头可不会珍惜。”

    “祖母偏心,花嫣也喜欢呢。你都不让看一眼”

    话落,一时尴尬无比,宋花嫣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刻低头,不敢看祖母的眼睛。

    后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气愤的道:“平日里送你们的还少?”

    苏溪咬了咬唇,给宋老夫人到了杯茶:“夫人消消气,花嫣姐姐和我开玩笑呢!

    好东西就是要喜欢的人多,这样才更有价值。苏溪懒散,平日里除了府中,便是账房。只怕辜负了那点翠的美。”

    宋老夫人听她怎么一说,也舒服了不少,更是坚持要送给苏溪的念头。

    罢了,今日不适合。她快及笄了吧!那么便及笄礼时送。

    “听闻姐姐收了个干女儿,便是这位苏小姐了吧!可真是美人,漂亮得我见了都心动”许侧妃高举酒杯,冲着自己一礼。

    苏溪见此,拿起茶盏:“苏溪见过许侧妃,我不胜酒力,便以茶代酒了吧!”

    那许侧妃一听见苏溪咬重的那个“侧妃”二字,脸色巨变,娇美的容颜苍白几许咬牙切齿:“放肆,一点规矩也不懂。拉下去,杖毙”

    苏溪诧异的转头,纳闷的询问:“难道不是称呼为”侧妃“?我们南郡有钱的人家,除了正室以外都称呼姨娘的”

    “乡下的土包子,就是不懂规矩”楼相夫人出言冷哼,那神情和当日的楼文玉如出一辄的骄傲。

    苏溪笑着点点头:“是,京城真是奇怪,这规矩也怪”

    端王妃放下酒杯,冷然一笑:“不是京城怪,也不是规矩怪,只怕是有的人——丑人多作怪!”

    “姐姐,你就是这样照顾我的?连一个外人都可以欺负我?王爷走时,你信誓旦旦与我和睦相处。”许侧妃娇声低哭,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惜。

    苏溪顿时无语,都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姑娘撒娇。

    “苏溪是本妃的干女儿,可不是外人。”端王妃嫌弃的看了眼侧妃。

    许连珠不满的坐下,看着苏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更是来气。

    “听闻苏溪小姐是商户出身?”

    苏溪懒散的抬头,淡淡回应:“是的”

    “呵,营营汲汲,抛头露面真是辛苦。这般美人,只当金屋藏娇好好宠爱才是。至少也像楼三小姐一样,有点才艺也好过算那铜臭之物”

    许侧妃话落,门口的少女得意的笑了笑,凌傲的声音响起

    :“歪瓜配歪枣,庶子配商女,有什么好可惜的。”

    闻言,苏溪长袖下的双手紧紧的攥起,猛然抬头赫然看见一双高傲的眼睛。

    又是那讨厌的楼三小姐!

    宋老夫人和端王妃皆是一怔,看向楼文玉多了一抹厌恶。

    “三小姐才女之名看来真是花钱买的!大家闺秀出言便是如何伤人?”端王妃拍桌起身,秀眉紧蹙大有一触即发的意味。

    楼文玉缓缓而来,一袭金色的长裙,寒梅连枝端的高贵冷艳。

    “我有说错吗?陆云齐面丑多恶,克妻克子,杀人如麻。庶子出身,即便是爬得再高,还是庶子。娶个商女,互相算计正是天生一对”

    楼文玉嗤笑,一想起自己被陆云齐和苏溪所羞辱便是恨不得刀刮了两人。

    苏溪拉住端王妃,深深的吸了口冷气,冷静异常:“母妃动怒。狂犬乱吠不是常有的事情?”

    “楼小姐说啊齐是庶子,这个不假。那又如何?他依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封侯不像某人,靠的是家中长辈。

    克妻克子也克不到你,我苏溪还活着。你若真嫁不出去,等我死了在说!”苏溪笑道,走向女子。

    两人对视中,火花四射,寒光逼人。

    楼文玉看着那张绝色的容颜,上一次她蒙着脸,仅是一双眼睛便惹得众人遐想,现在竟是清晰的看见她的容貌。

    比之自己,毫不逊色!

    更胜在年轻,要是长开了,岂不是艳压群芳?

    她在讽刺自己嫁不出去?可笑……什么叫等她死了在说,这小贱人还想自己叫她一声姐姐,磕头奉茶?

    “别捡着破鞋以为是黄金履,不过是崔家姐妹丢下的”

    楼文玉话刚刚落,苏溪杨手便是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

    一张娇嫩的脸红肿异常,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苏溪反手又是一记耳光。

    “啪啪”的声响在大厅回荡,丝竹猝然一停,纷纷看向中间两位绝色的女子。

    天啊!那娇小的美人手劲竟然如此大,楼小姐的脸通红的肿起。

    尴尬的冷场带着惊呼,第一次见女人扇耳光,不少人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脸,后怕的看着两人。

    “你嘴太脏,我帮你洗洗。”

    她也是有脾气的人,说她可以,说她在乎的人——对不起,不行。

    苏溪跟着陆云齐,那冷的掉渣的高贵冷艳也是学了个十足,突然的变脸速度之快连端王妃都是诧异。

    浑身寒气彻骨,美目凝火,楼文玉气愤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的所谓的教养,发疯一般向苏溪奔去。

    “贱人,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种白莲花,来呀!放纵呀”

    二话不说,撸起袖管洁白的玉臂在眼睛晃荡,两个绝世美人便厮打在了一块。

    “天啊!快把她们拉开!”朱氏惊呼,她的女儿哪里是那个野丫头的对手,该死的。

    端王妃冷眼抱胸,大步一横便拦在了她面前:“孩子之间的事,让她们自己解决。”

    苏溪虽然不用干农活,但是日常的饭后走动和陆云齐强行教的动作也是有练习。

    楼三小姐却是个舞文弄墨的,论起诗词歌赋自然厉害,可打架的话就差的远了。

    只会靠本能的用手抓苏溪的头发,一边用桌子上的瓜果砸。

    苏溪一个气愤,拧着她的腰带狠狠的往后扔去。

    “撕”

    布料的断裂声音,刺耳不已。下一刻,白花花的胸脯便在自己眼前。

    苏溪看了眼,不屑一笑:“还不如许侧妃一半大呢。你狂啥?”

    “贱人,苏溪——你不知廉耻”

    楼文玉原以为苏溪露出了白花花的美腿,会惊慌失措,可惜后者毫不在乎的抱胸而立,反而看起自己的胸来。

    她紧紧的拽住破碎的绣了并蒂莲的裹胸,那死丫头力气真大,她此刻浑身都疼。

    但是看见苏溪脸上的红痕时,也得意了不少,毁容对一个美人来说,便是毁了一辈子。

    杂乱的场面,一地的瓜果盘子,布料钗环,这个宴会精彩程度不到半日便在京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至于内容是什么,苏溪不在乎,便匆匆换过衣服便回府擦药去。

    ------题外话------

    社会我溪姐,人美路子野,大家喜欢吗?求支持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