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暗杀
    而另一边,热闹繁华的街道上。人满为患,大家还在谈论这楼丞相休妻杀人一事。

    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两马并驱飞速闪过。

    车夫穿了一身黑色的便服,带着斗笠,右手扶着帽檐往下压低,遮住一双眼睛。

    右手挥动鞭子,抡起,落下,狠狠的甩在马的身上,一身鸣叫后尘土飞扬。

    阳光下,那些微小的尘埃,飘飘飘洒洒。

    快速的颠簸,马车震动。里面的主仆三人在碰撞中相互惊醒。

    苏溪惊感觉自己已经换了一个环境。

    颠簸,马蹄声,鞭子,还有路人的谈论声音,小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的传入耳中。

    她的眼被黑布遮住,手脚也被绑了,甚至连嘴也塞住了布条。

    挣扎中,撞到的温热身体,只怕是她的丫鬟。

    苏溪挪动身子撞击着身边的人,嘴里发出细弱的“唔唔”声音。

    小夏模糊中惊醒,眼前一片漆黑,她——这是在哪了?

    怎么会绑架了?小姐呢?

    “唔,唔”感觉到身边有人,小夏转念一想应该是小姐,林染武功高强不可能绳子能绑得住她。

    怎么会这样?明明她陪着苏溪在房间里梳妆打扮,后面自己出门找嬷嬷拿一下头油。

    然后嬷嬷领着她去了库房,自己刚刚进入,门便被从外面锁住了。

    不知道怎么的晕了过去,身子连那嬷嬷几时把自己带到这里都不知道。

    怎么办?苏溪的脑海里一只回想着,并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看着马车的速度,只怕是有意要把自己带出城,出城的门只有那么几个。

    希望陆云齐早些发现自己消失了,赶快封锁城门。

    “夫人,您看这胭脂你喜欢吗?”

    “味道轻了些,颜色尚可”女子娇软的声音,圆润清澈似乎在哪里听过?

    苏溪顿时大喜,是南月姐姐!太好了,太好了

    她猛力撞着车壁,弄出沉闷的声响,可惜马车行驶过快,辘辘的车辙声盖过了她求救的声音。

    南月正站在人群中,没有听到不远处的异样。

    马车快速从身边路过时,风一般的消失,街上的人被迫分成两边。

    挤推中,她险些被撞到,幸好丫鬟手快的扶住了她,只是那撒花八福裙被木桩挂坏了一丝。

    “叮当”珠子从马车的缝隙落下,跳跃着,滚动过木板,落到地上。

    一路穿过人群,终于在砖块的缝隙中卡住。

    那颗珠子有拇指指甲盖大小,圆润,莹亮。色泽上乘,颜色淡淡的浅粉,她捡起来时才发现——是东珠!

    那马车看起来寒酸不已,车夫也是粗布短褐怎么会像是有的起东珠的人。

    车已经走远,只有‘哒哒’的马蹄从不远处传来,渐行渐远。

    南月心里不由想起另一个女子,城中疯传,陆侯爷宠妻。

    尤爱珍珠,为夫人觅得东珠整整一斛为其装点容颜,惹得城中无数女子妇人艳羡。

    “小姐,您没事吧!”小丫鬟看着她脸色苍白,若有所思的样子诧异了问道。

    “没事”

    “小姐认识那马车上的人?”

    南月一惊,脸色更是苍白几分,将珍珠握紧立刻摇了摇头,目光闪烁了一下“不……不认识。走吧!该回去了”

    越走越是人烟稀少,渐渐远离了繁华与热闹。

    入目之处,皆是一片荒凉的树木,不远处的炊烟袅袅零星散落着几户人家。

    林染紧紧的我这剑,跟着女子的步伐,秀眉紧蹙

    “还要走多久?”

    前言绿衣的女子提着裙摆,静静的低头浅语:“快了。”

    “你不是小夏,你是谁?”

    小夏怎么会那么淡定?要是真的知道小姐去哪里了,又怎么会带着自己选择走路追来。

    “小夏”脚步一怔,猛然转身间目光隐含着杀气:“你已经没有机会知道了,林染”

    女人撕下人皮面具,那一张俏丽的脸,熟悉的眉眼正是轻一。

    林染目光一沉,冷冷的抱胸而立:“轻一,你还不死心吗?我劝你早点收手,不然,再无回头的机会了。”

    “回头?我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轻一哈哈大笑着,美目流出晶莹的泪水,楚楚可怜的颤抖说:“人若是无法回头,便会做出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事情。别怪我狠心了”

    林染闻言,左手搭上了剑柄,缓缓握紧:“既然如此,战吧!解决了你,我也好早点找到小姐!”

    “林统领真是天真”轻一拍了拍手,不到片刻,林子中陆陆续续冒出了许多黑衣人。

    银晃晃的光芒,在阳光下闪亮夺目。

    杀气——浸染了这片天地。风——初过,红叶卷起霜意。

    林染同色的裙摆红如烈焰,纷飞见,青丝如瀑,利落的转身,扫腿。

    出拳,手肘提高狠狠的击在那黑衣人的脑门上,后者倒退两步,鼻间挂住两缕血丝。

    剑穗晃动,如女子跳舞的身姿一般唯美。沾满鲜血的利剑,毫不犹豫的砍断了树枝,一个侧身横踢直直的撞向轻一等人。

    “你们,必须杀了她!”轻一冷声大喝,抽身从另一边的道路准备消失。

    “休想走”林染起身与想要追上去,可惜眼前好几十号的人拖住了她的步伐。

    缠斗见,那人已经消失不见。

    恼怒的林染下手更是狠了几许,长剑轻起,划破喉咙,鲜血喷溅。

    到下一个,又一个,尸横遍野,血侵入地底。那些蚂蚁突然遭逢“洪水”纷纷立刻爬上了树叶船,手足无措的飘荡在血海之中。

    “该死的女人,这么厉害。来人,布阵”

    林染虽然武功高强,可对方人多,此刻又摆开了五毒阵她渐渐的开始有些体力不支。

    随着风的吹拂,谜烟四起,并迅速包围了她。

    她吸入的毒烟越多,头也便愈加沉重了几分,身子虚软。

    精神稍稍恍惚中,背后便被偷袭了一刀,火辣辣的疼痛感席卷,痛楚不已。

    “别挣扎了,这个是化功散,你越是挣扎便死得越快。哈哈哈”

    “卑鄙”咬着银牙,依旧挺直了脊梁。

    “无毒不丈夫,多说无益,去死吧!”致命一击,迎头而来。

    被图案他包围的林染闭上美目,双腿往外一移半步,半蹲下身子正准备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同归于尽时。

    “你们在欺负一个女人,真是不知道羞耻!”

    一记嗤笑的声音打断了众人,那声音清澈而年轻。

    她迷茫的张眼看去,却是一个老头背着药篮子,一身的泥土。

    杀手猝然被打断了,全看着那白发青年。趁着这个机会,林染一个轻点足尖便跃上了树上。

    正准备离开时,下面的青年冲着自己招了招手:“侠女,救命啊!我不会武功”

    “你敢破坏我们的好事,就和她一起死吧!”

    妈的,竟然不会武功。为什么要过来这里……林染想了想,咬着银牙还是又冲人人群中,抓起那人的衣服离开。

    “追,别让他们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