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媛儿之死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青年眯着眼睛,纳闷的问道。嗅到她身上浓郁的血腥味时,这才注意到女子后面一直在不断的涌出鲜血。

    “你好重”林染给了他一记白眼,未语。

    本该是一片热闹喜庆的日子,却没有像计划中的那般场面。陆云齐带着手下的人,已经找遍了府中上上下下的每一个角落。

    白子临和周景原本是来庆祝苏溪及笄的,却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周景怒气冲冲的揍了陆云齐一拳,俊美的他向来风流潇洒,唇角洋溢着贵公子的标准笑容。

    可这一次,他的怒火中烧,也来不及想青筋暴起时自己的模样,抓住陆云齐狠狠的便一拳揍了过去了,沉声斥责:“在你的眼皮子低下还让她受到伤害,你就是这样爱护她的?”

    陆云齐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面不改色的抬起头,冷峻的看了他一眼:“打够了吗?够了,就让开,别妨碍我找人。”

    “你....”这陆云齐,真是要气死他的节奏。

    周景准备继续揍人时,白子临眼疾手快的揽住了他:“冷静,冷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找到苏姑娘。”

    “对,爷,我们发现了这个”凌霄一身黑衣的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小丫鬟面色惨白,不安的蜷缩着肩膀。

    那是一只香囊,绣得精致讨喜。陆云齐握着香囊,一片翠绿中看见了那小小的云字。

    原来,她那几天鬼鬼祟祟的行踪不定是在给自己绣香囊吗?

    陆云齐感动之余,又想起刚才周景的话语。自己竟然没有保护好她,真是该死。

    “怎么回事,说!”他阴沉的目光,落在那青衣小丫鬟身上,带着利刃般的寒气吓得后者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是,是媛儿。她让我在小姐的香囊里放了药粉。”

    苏溪最近都贴身带着香囊,只有睡觉和沐浴时会取下来放到一边。

    她趁着苏溪早上沐浴更衣时,把香囊给换了香料。掺入了无色无味的药粉,点上熏香。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越来越热,药粉和花香的融和速度便越快。吸入人体,便很快使人昏迷。

    同样的,她故意让小夏去库房找王嬷嬷拿东西。然后同样的方法把小夏给迷倒了。

    至于林染,她不知道,是媛儿亲自出手的。

    “你们是如何在侍卫的眼皮子低下带走了苏姑娘和小夏的?”

    那小丫鬟战战兢兢的抬头,看了眼陆云齐随即道:“先夫人的房间里有一条密道,从这里可以直通外面的集市”

    陆云齐大惊,立刻让人去查。

    想来,是崔氏在时偷偷挖的,至于目的不用想也知道了。

    他常年在外面打仗,陆园也只是在京城的落脚点罢了。崔氏不愿意回齐地,所以便住在了陆园之中。

    潇雨点点头,很快的便出门去查看那地道。

    “把媛儿给我带上来!”

    “云齐,媛儿死了。”白子临叹了叹,手指着门口正准备进屋的凌然等人。

    两人用简易的木架子抬着尸体,盖着白布走进大厅。

    “怎么死的?”周景不由蹙眉,不可能啊!这案子发生前后还不到两个时辰。

    “伤口整齐,左浅右深想来凶手是一个左撇子却不想暴露自己故意用了右手杀人。”陆云齐看了一眼,抬腿走进尸体,轻轻揭开白布。

    一张被划花的脸,鲜血模糊,唯一可见的便是那一双圆瞪的眼。

    她死的时候表情很惊恐,瞳孔放大,可除了脖子和脸没有任何伤痕。

    杀她之人,是她认识的人。

    “她平时都负责些什么?”

    凌然回想了一下:“她平时负责爷打扫爷的净室,后来因为夫人的茶杯一事。被安排到了粗使房看管茶具。”

    “她和你是怎么说的?”陆云齐再次转移目标,看着那面色发白的丫鬟目光犀利不已。

    “她......她说,只要我成功了。就.....就可以赎身回家了。”

    “贱婢,我陆府何曾亏待过你们?”陆云齐气炸,狠狠的一脚踹在那人身上。

    女子被这一脚踹飞了出去,整个身子撞到木门上“砰”的一声巨响后,鲜血缓缓从唇角溢出,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只能咳嗽。

    “拉下去,关进暴室。日后再算账”陆云齐蹙眉,媛儿死了可和她接头的人可没死。

    左撇子,擅长用剑。剧他所知便有两个人,一个是子临,另一个是轻一。

    断然不会是子临,可轻一身在侯府,也不可能会在陆园杀人。

    “何必纠结,把轻一叫出来不就知道了?”白子临笑了笑,径自摇着扇子。

    陆云齐点点头,让凌然去请人。

    “如果,我猜的没错。她们现在人应该已经出城了!”周景嘶声道

    “也可能躲在城中,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吗?”

    “你们自便,我去找人了”陆云齐烦躁的看着那两人,眉心隐隐胀痛,负手而去。

    “爷,小夏。小夏回来了”凌霄刚刚转身,便看见了门口的马车。

    他上前用剑桥拉开车帘,便看见了浑身是伤被绑在车上的小夏。

    凌霄眼眶一红,心疼不已的立刻把她抱了下来,解开绳索连忙询问“可有受伤?”

    “没有”小夏扭捏着,躲开了凌霄的怀抱转移话题:“小姐......被抓走了。快”

    陆云齐刚刚骑上马背,看着一袭绿色衣裙的小夏,激动得翻身下马。

    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她面前,急切的问道:“你家小姐呢?”

    小夏一听,泪水连连下落,哽咽的拿出了信封“小姐。被坏人抓走了”

    “我被王嬷嬷迷晕后,一醒来就被遮住了眼睛,绑住了手脚。然后一个男人把我丢到了马车里,他说“告诉陆云齐,账算一算了”

    陆云齐静静蹙着眉头,双手握拳:“可知道是谁?”

    “我蒙着眼睛,只听见他的声音”

    陆云齐也不在纠结这个问题了,快速的拆开了信封。

    素白的纸上,泼墨挥洒的大字张扬不已:

    石青涯,一命换一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