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密室逃脱(一)
    昏暗的密室因为蜡烛的燃烧而变得更加沉闷,到了半夜更加冰冷。小夏和苏溪背对背靠在一起,最后相互冷得瑟瑟发抖。

    苏溪因为被陆云齐逼着练了《九禽舞》体质比一般姑娘尚且要好上一些,终于在半梦半醒时想起自己的处境,吓得立刻坐了起来。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清醒一些。双手因为握着暂时凿墙而磨破了皮,鲜血凝固,在她手心如莲花瓣的绽放。

    用手背摸摸小夏的额头,果然是滚烫不已,她在发梢!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再者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也水也没有进一滴,抵抗力更是下降。

    苏溪当即摇了摇她的肩膀:“小夏,不能睡!快醒醒!小夏”

    叫了许久,终于她缓缓的抱着肩膀半坐了起来,脸色潮红,春色发紫。

    苏溪把她抱在怀中,用自己的外衫包住她:‘我们就要成功了,小夏!你快看!’

    小夏渐渐的睁开眼睛,看着苏溪的手,眼眶红了湿润一片:“小姐,您的手!”

    “没事,你看,我们只要打破这个。把水引进来,就可以出去了!”

    苏溪高兴的指着天花板道,看着小夏,坚定的目光炙热无比。

    小夏想起了幼年时的父母,在临死前一刻,也是这般的眼神,一样的灼热。

    那种久违的不安感重新在心头回想,小夏挪动身子,扶着苏溪站了起来。终于是挤出一抹微笑,勉强的打起精神:“我们一起!”

    她知道自己怕是熬不过多久了,她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姐妹和凌霄。

    小夏忍不住眼泪直流,抱着苏溪,将头放在她的发丝间:“小姐,我…。舍不得你!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你一定要出去,好好的和侯爷在一起,幸福一辈子,知道吗?”

    苏溪听着,只觉得背后发凉,心里也沉闷不已。一手拍着她的后背,如抚摸婴儿一般的安慰着:“傻丫头,你说什么呢!我们都要好好的,来,我们一起加油!”

    小夏虽然不懂加油是什么意思,但是看见苏溪精神饱满,战斗力十足的样子也不想打扰。

    破泣为笑,也一起朝着那四角的边缘一点一点的凿。砂石具下,落在两人的身上,发间,眼睛也火辣辣的疼着。

    苏溪用袖子擦了擦汗水,待看见那木板时,欣喜若狂的抱住了小夏:“快了,快看!”

    小夏被她摇晃着,一片晕眩,微笑的看着那木板,下一刻眼前一黑整个人软软的晕了过去。

    苏溪还来不及收住的笑容渐渐凝固在嘴边,连忙的抱住小夏倒下的身子,急切的掐着她的人中。

    抑制不住的泪水,一颗一颗的滚落,从她的脸上滴落。

    “小夏…。你怎么了!”苏溪哽咽中,看着她容光焕发的脸泣不成声。

    “好…。困!真的好困……小姐,我,我睡了。你明天要按时起床,不要…。不要再赖床,不吃早餐。那样不好!”

    “好好好,我一定早起早睡,只要你说的,我都会去做!你醒醒好不好呜呜~”

    苏溪第一次尝试到无可奈何是在上一世,她亲眼看着自己死去,而身体被火一点一点的燃烧。

    她很想回去,过着以前的日子却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消失在尘世间。

    第二次,便是在这暗室之中,她最好的姐妹之一——小夏,正一点一点的失去笑容。

    人生很多事情无法避免,也无法把握和预知,唯一能做的便是保持心态,造化随缘。

    她知道自己有时候太过好强,太过自我,也感动于身边的人对她的宽容和疼爱。

    比如苏家两老,崔婶,陆云齐,小夏,林染,甚至于端王妃和小白。

    无形之中都给了自己时间最真诚的赞美和爱,她一度觉得是自己的优秀使得别人喜欢自己。

    那也是无可厚非,也便随着性子自由的发挥。

    却没有想到终有一日他们会离自己而去,而她,会再次变成那个空荡的幽魂,一无所有。

    道理谁都懂,真到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便无法接受了起来,更无法做到造化随缘。

    此刻苏溪无比的怨恨自己,若不是她和轻一的矛盾,也不会连累到小夏!

    她甚至开始埋怨起陆云齐,为什么不快点来救她!

    苏溪赫然的半跪着,用簪子划破自己的手腕,将带着鲜血的手送到她唇边

    :“小夏,张口!你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

    不止是自己,苏溪也没有喝水。她的红唇已经干涸,像龟裂的田地一般。

    小夏摇头,推开了她:“不…。我不可以!”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我姐妹,血浓与水。”苏溪咬着唇,秀眉一蹙坚定的道。

    拗不过小夏的性子,苏溪最后只能强行的托起她的头,一手掰开她的嘴将手腕放到她唇边。

    看着血一滴滴的落入她唇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夏含着泪,对苏溪的动作感动不已,她都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可是小姐,还是不顾一切的对她好。

    得到了些许的补充的缘故,小夏的脸色没有之前难看了些,苏溪轻轻的把她放在墙边。

    自己依旧想着出去的办法,她的手原本就因为绳子勒出了血,凝固后再次划开,此刻更是严重了。

    纤纤玉指变得伤痕累累,触目惊心。她虽然不是那传说中的指若削葱根的白皙柔美,适合弹奏任何一种乐器的手。

    但是也是干净,滑嫩,用来摘花,制香,算账的。多年没有干过农活,此刻不过几个时辰便伤痕累累。

    苏溪看着蜡烛燃烧,心里大体也明白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也许便要天亮了。

    迎接她们的,不在是寒冷,而是更恐怖的来自轻一的报复!

    人若到了病态的时候,疯狂的程度——只有你想不到!到没有做不出来的!

    为了自己也好,小夏也罢!她决定拼一下。

    苏溪看着那桐油,再看看已经虚弱的小夏,咬了咬牙拿起烛台掐掉灯花。

    在昏暗中,她的一双美目烨烨生辉,素手举起灯台。滚烫的桐油全部洒在了木板上,金属的灯台,狠狠的往墙上一划火星四起。

    瞬间,那零星的火苗字迅速的窜起火舌,燃烧着,红光照亮整个暗室内。

    也照亮她沉静的脸颊,那苍白的面色被火光映衬着,染上醉人的绯红。

    她的目光明亮无比,如同这火焰的温暖,在这潮湿阴冷的空间里,温暖着自己。

    小夏下意识舔了舔唇,扶着苏溪站了起来就,“小……小姐!”

    “很快,我们就可以出去了”苏溪转头一笑,拍了拍小夏的肩膀,泪光闪烁晶莹的挂在眼睫,欲然落下。

    “嗯!”

    152722697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