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火焰似一条凶猛的长蛇,高傲的盘踞在两人头顶,烟雾弥漫中空气越发的少了。燃烧的声音,夹着她们的咳嗽声此起彼伏。

    热浪席卷,苏溪把外衫披在小夏身上,自己却是暴露在火焰之中,汗水很快便滴落浸湿她的鬓角。

    “碰!”轰然倒塌,黑色的灰烬被她一脚猛然踢开,华美的裙摆焦黄一片。

    同时,哗啦啦的灰烬伴随着水,从头顶倾灌而下,扑面而来。

    “小姐,危险!”疯狂涌入的水花,浇灭了火蛇,它咆哮着看着火星被水花吞卷,最后消失无迹。

    而那老旧的墙体因为冷热突然的袭击,轻轻一个用力,全数倒塌,砂石俱下。

    就在苏溪的头顶,不到三尺的地方。

    苏溪正顾忌着小夏的身体可能无法游上去,等她意识到危险逼近时,已经近在咫尺了。双腿不听使唤的一软,跌倒在石床上。

    水花迎面打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闭上眼,恐惧,对生死的恐惧填满她的整个心灵。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得之不易的生命,真的便要在此刻香消玉殒?

    “不要!”小夏惊呼,看着巨石落下惊悚的张大了唇,瞳孔放大同时本能的扑上苏溪,用自己的背去迎接那巨石。

    “噗”

    “小夏!小夏”巨石落下,砸下时,激起水花层层,虽然减缓了不少的重量。

    可到底**凡胎,石头砸下时,苏溪听到了沉闷的声响后随即是一记“咔擦”的断裂声,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是小夏!

    “想跑?”墙体被水慢慢推到,烛台卷进漩涡之中,打着旋指向阶梯处。

    石门打开,女子一袭黑色长群,缓缓出现在眼前。

    断壁残垣,水漫一片的暗室气的她火冒三丈,一双美目如淬了毒的利剑般骇人。

    “果然我小看了你!苏溪——你好样的!”

    竟然打穿了墙壁,想引水冲毁这个密室,她可真是聪明得可怕。

    苏溪顿时一急,随手捡起水面的簪子,咬了咬牙,扶起小夏“我们快走!”

    小夏猛然呛了几口水,现在整个人咳得发抖,刚才又被石头砸到,她只怕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样的她,只会拖累了苏溪,可逃脱的希望就在眼前,伸手可得。

    苏溪用手圈住小夏的脖子,水已经从脚踝漫卷到了胸前,再不走只怕不被轻一折磨死,也会被水淹死了。

    “小姐,你……你快走!不要…咳咳,不要,咳……管我!”

    “不行,我说过要带你活着走出去的!”苏溪吃力的划着,麻木沉重的双腿用力登着,带着小夏一起往上游去。

    “不,…。你快走!”小夏闭着眼睛,用力的推开苏溪。

    “你们谁都走不了!”轻一冷然一笑,整个人轻点这水面的浮物,如箭袭来。艺一只手,便抓住了小夏的腿!

    苏溪惊骇,转身用簪子准备刺去,后者侧身另一只手绕过小夏的身子便抓向苏溪。

    “撕”衣衫被她狠狠的撕裂,玉白的胳膊上五道血痕,鲜血直出。

    “你到是聪明,只是可惜,你不武功,只能任我宰割!”轻一冷声道,长剑一横径自刺向苏溪,小夏惊仄中一脚蹬向她的脸,同时把苏溪往上一推。

    “噗嗤”长剑从她的肩膀穿过,绿色的衣衫被鲜血染红,那窟窿中,银光的剑体闪亮夺目。

    迅速在水中盛开了一朵妖艳诡异的曼莎珠华,像开在地狱的边缘般,极致的魅惑。

    苏溪看去,只见小夏一身葱茏的长裙在水下飘荡,长发如扇,铺成开时遮住了她唇角的微笑,但是那一双圆目带着晶亮的光芒。

    那目光,似第一次见面时,少女的真诚。

    她在一起女孩中,一样的衣衫褴褛,一样的狼狈不堪。可苏溪第一眼,便选中了这个圆脸,笑得温暖的姑娘!

    “小夏!”

    黑色交织着浓郁的悲伤,溺水的她缓缓的垂下手,不断下沉,下沉……

    “小姐!你——一定要……要…活……下去!”

    “小夏!”剧烈的悲伤与痛苦,如这洪水一般包围着她。苏溪只觉自己仿佛置身在烈火地狱一般,寸寸的火焰在炙烤着她的灵魂。

    脑海里,是小夏的笑脸,晶亮的眸子和飘远的声音。而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如受着凌迟般的苦楚。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小夏,也许,她不应该把她从奴隶市场带回来。

    这样,至少她还会好好的活着!

    “苏溪,是你!是你的自私和任性害死了她!”轻一猖狂的笑着,美目带着悻然的兴奋。

    看着苏溪悲痛的神情,她只觉得巨大的快感无比的兴奋。

    所有的密谋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轻一看着苏溪便要被水浪冲卷到上面,便准备上前抓住她,可那原本已经闭眼的小夏竟然突然伸手死死的拽住了她的头发。

    纠缠中,青丝牵扯着头皮,激烈的疼痛使得她的五官扭曲,狰狞不已!

    “你找死!贱人”眼睁睁看着苏溪逃离,而自己却被牵住,轻一恼恨的瞪了眼小夏。

    后者尚且还有一丝尚存,得意的笑着,直到看见苏溪被水浪冲卷到另一片的水域。

    她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暗念道:“上天保佑!”

    身后的密室轰然倒塌,身后的的水流全朝着一个方向涌去,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苏溪孱弱的身体在水中沉沉浮浮,肺腑之中呛进了许多的水。她死死的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浪花如野兽般扑腾而来,不,她不能死!

    千钧一发之刻,只闻见“哗啦!”的水声清响,随后一只有力的胳膊挽住她的腰身。

    强有力的托起她的头,下一刻,男子冰凉的薄唇覆上。

    熟悉的气味,无数次令她安心的气味,苏溪感受到他在给自己渡气。

    她如同濒临死亡的鱼一般,拼命扑腾着寻找生存下去的水源,小手紧紧的抓住那胳膊。

    张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缓缓张开了眼睛。

    那一刻,她的心开始剧烈的收缩,然后无限的跳动,骤然爆发所有的情绪。

    痛苦的,高兴的,委屈的,怨恨的,一切交织,融和变成无名的怒火卷上心间。

    她来不及举起拳头给他一拳,又是一个浪花打来,陆云齐死死的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一手抓住绳子以固定自己,避免被水流冲走。

    ------题外话------

    写到这里,我也很舍不得小夏死去。可是,世间就是这样,有得到必然要失去。

    苏溪,也只有在得与失之中,才会更加成长。

    15272269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