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你......怎么才来!
    “是苏溪,真的是苏溪!”周景惊喜的尖声叫道,连忙叫人一起拽起绳子。

    过来很久,绳子的另一端,玄衣高大的男人浮出水面,单手托住女人娇柔的身子。

    一个旋转,脱离水浪之中,玄衣带起水花跳跃,君临天下般的霸气十足。

    陆云齐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怀着期盼与担心下到水面,却在最危机的时刻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浪花席卷,她扑腾着不断沉没。

    也许,他在迟疑一秒,苏溪便会永远离开自己。一想到这个可能,陆云齐整整沉寂了二十七年的心,开始狠狠的跳动起来。

    紧缩,合拢,直到血液流干,停止跳动,不!是比这还要可怕的不安和痛苦。

    万幸的是,他终于找到了她,却也心疼而自责。

    苏溪呛了水,全身脱力的陷入了昏迷,陆云齐抱着她,掐了掐她的人中还是没醒。

    不,不会的!

    周景看着脸色发白,浑身伤痕的苏溪周身的寒气渗人,短短的一天一夜,苏溪遭遇了什么,竟然被折磨成这样子!

    “苏苏,我是啊齐,你的啊齐。你醒醒好不好!”陆云齐托起她的脑袋,后者毫无生机的垂到在他掌上,苍白疲惫的脸还没有他厚实的巴掌大。

    此刻的他听到胸腔里的心像要挣脱铁牢的野兽,被囚禁的恶魔立即要破天而出。

    他油然而生一种恐惧感,害怕,紧紧的抱住苏溪,沉闷而压抑的声音带着颤抖从胸腔发出:“苏苏!苏苏!你不是说,你还要给我当地主婆的吗?”

    “还说想要我带你去骑马,去看香山红叶。

    还有你最喜欢的那条百花不落地的裙子,秋夕节要到了!

    你一向喜欢热闹,还要我陪你去猜灯谜的。

    苏苏!你这个小骗子,你只会和我撒娇,高兴时叫我啊齐,不高兴就叫我陆小四!

    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生气!我会害怕!我会无时无刻想着你那么单薄,像花一样,我该捧在手心,揣在怀里!还是含在口中!

    苏苏!你醒醒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不管你叫我什么,我都答应。

    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去哪里,想睡到什么时辰就什么时辰。

    我陆云齐,生来便是一个灾星,克死了母亲,克死了弟弟,靠近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事。

    所以我习惯用高冷装饰我的自卑!我不言,是因为我觉得很多事,做就好,不必言说!

    我争!是因为我一旦退让,迎接我的便是尸横荒野!这样的我,你害怕吗!所以——你也要离我而去?”

    沉郁而冰冷的水珠犹然挂在他粗硬的发丝上,染血的衣衫带着寒气,他整个人携带着狂冷而悲痛欲绝的神色。

    悲伤,感动,沉闷,压抑的恶魔撕扯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周景因为苏溪的昏迷而担忧,又因为陆云齐的一番话而震撼。

    陆云齐——那个犹如猛虎般,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逆着朝阳俊美的脸颊。一向是清冷而不喜于表的,此刻赫然落下晶莹的泪珠!

    这,必然是爱到深处才有的刻骨铭心。

    他更是嫉妒,嫉妒陆云齐可以怎么正大光明的抱着她,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自己的爱!

    苏溪这才僵硬的睁开了双眼,看向那张颓废青紫的脸,猛然泪如泉涌。

    哭腔浓郁,悲痛不已的扑在他怀中,圈住他的腰身同时无力的用粉拳砸在他身上

    “你,怎么才来!差一点……”我就死了!

    他丝毫不觉痛,两手一伸,将嚎啕大哭的女人捞在怀中。狠狠的箍住,没有半点怜惜和犹豫,似要融进骨血里的执念,牵引这他疯狂的吸取她的温暖。

    沙哑的声音里高兴的情绪显露无疑:“宝贝,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他如同一个父亲看着孩子撒娇般温和,耐心,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温如的声音在她耳边抚慰。

    苏溪惊魂未定,突然惊悚的坐力起来,不顾他的禁锢挣扎着要外水里跳去。

    “苏苏!你做什么?乖,我在,我在你身边!告诉我,我来好吗?”陆云齐连忙的从后面抱住她,后怕的道

    “小夏,小夏还在下面!”苏溪指着水面哭道,不待陆云齐反应过来,一道黑影已经率先跳入水中。

    “砰”一记扑腾,水花千层,卷起千堆雪。

    陆云齐见状,把苏溪放到周景身边:“你帮我照顾她一下!”

    周景面色沉重的点点头:“放心,我爱她不必你少!”

    白子临蹙眉,正准备让身边的人也下去帮忙时,却瞥见陆云齐已经迅速的站了起来。

    “不可,云齐你已经……”不待他说完,后者却是头也不回

    薄唇微抿,一个转身,猛然扎进水中。

    子临想说什么他都知道,也很明白救活小夏的几率很小,可是,为了苏溪,他必须一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溪这才沉静的下来,担忧的看着水光嶙峋的湖面。

    不多时,一张毯子将她从头到脚团团包住,这深秋的时节里温暖着她。

    转身对上周景担忧的眸子和温柔的笑意,苏溪感激的点了点头:“谢谢,我没事的!”

    周景摸了摸她发烫的额头,长眉轻蹙“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一切交给我们。”

    “不,我要等他们,一起回家”苏溪笑着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泪水静流,一双杏目眺望着远方,满是期盼与担忧。

    “你现在这个样子,只能让他们更担忧!”白子临好心的劝慰着,试图让苏溪先回去看大夫。

    奈何,苏溪抱膝而坐,整个人蜷缩在毯子里将头放在双膝上,却是纹丝不动。

    细弱的声音轻然的响起:“对不起”

    白子临怜惜她,无可奈何只能沉默,却是把外衫脱下给她搭在脚上。

    深秋时节,湖水深绿荡漾着清晨的阳光,半江瑟瑟半江红。

    昨夜的寒露犹然湿重,水面迷雾升腾,如舞女的面纱飘然而轻薄。

    周景等人全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看着水面,偶尔被清风吹拂,涟漪浅浅。

    哪里像之前的可怕?

    静水流深,他们从不知道这一片小小的湖泊之下,竟然隐藏那么一个密室。

    巧夺天工,借着天然的屏障隐藏在这一方美景之下。

    “都快有半小时了,他们怎么还不出来?”苏溪不安的舔了舔唇,咽着干涸的喉咙。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又冷又饿,浑身疼痛。

    可一旦她想闭上眼,脑海中便浮现出那样一个画面,长发如澡,绿衣如画而笑面如花,晶亮的眼仿佛在看着她。

    “你放心吧!云齐自小熟悉水性,在水里呆上半个时辰不是问题”白子临沉声道,低下头颅。

    不敢告诉苏溪在此之前,陆云齐已经在水里找了她整整两个小时,早已经超过了他的极限!

    15273152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