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绿亡
    就在他也忐忑不安的时候,率先冲出水面的是凌霄,他浑身无力的靠在船边。

    脸上湿漉漉的,双眼红肿,苏溪咬着唇不知道他脸上的是泪水?还是其他…。

    良久,凌霄转过了身子,看着苏溪,年轻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上伤恸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苏溪毫不犹豫的回答着,眼泪,再次喷洒而出悲痛不已:“大约已经一个时辰之前,她为了救我,拖住轻一。

    被长剑刺穿了肩膀,满身是血的在水中朝我笑着。”

    凌霄闻言,拳头猛然篡紧,砸在水面顿时激起水花全数溅到她的脚边……

    “是…轻一!”

    他从没想过,是师姐,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

    说起轻一,苏溪也恨得咬牙切齿,再见凌霄一脸的受伤的表情她更是愤怒“你从心里不敢相信是她,对吧!”

    凌霄抬头,终是沉默不语。

    苏溪仰头大笑,泪水流入口中,苦涩一片,良久双手猛掐着自己的大腿,尽快的使自己冷静了下来:

    “你知道吗?就在她受伤的前一刻,我还说,等到十月时,便给你们配婚。那傻丫头还一脸娇羞的躲在我身后”

    “凌霄!你不配”苏溪失望的看着他,冷漠的双眼,刀子般犀利的声音落在他耳中,句句诛心。

    凌霄放声痛苦,压抑的情绪青筋根根暴露在空气中,血管喷张“啊!啊……”

    苏溪笑着笑着便抑制不住一手捂面,开始恸哭,她看到凌霄脸上的悲伤,痛苦,后悔,低落甚至到绝望和爆发。

    她该高兴吗?高兴自己给小夏出了一口气!她又有什么资格怪凌霄?就像轻一说的,罪魁祸首是她自己不是吗?

    “是我的错,凌霄,对不起!你可以恨我。”

    凌霄只是看了她一眼,惨淡一笑:“我——又有什么资格怪你!”

    是他一时的恻隐之心,让轻一混入了府中,进而害惨了苏溪,更害死了小夏!

    苏溪说得对,他——配不上小夏!

    那个永远乐观,开朗善良而纯正的女孩。想起北疆路上的美味的羊肉卷饼,她亲手调制的香料,还有那个他尚未送出的碧玉手镯。

    凌霄突然清醒,恍然明白自己的心,他一直对师姐抱着的,其实是崇拜和感激。

    而对于小夏,会刻意疏远却忍不住亲近的纠结,只是因为他——喜欢她!

    这一份觉悟来得太迟,他回首时,身边的人却已经不在。

    岁月也不会回淌,回不到之前,也去不了过往。

    凌霄的身子渐渐沉落,将自己掩埋在水中,任由寒冷冰冻着自己的心。

    她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感觉到冷,感觉到水的包围,四周渐渐黑暗。

    顾今夏,别怕!你且慢些,我这就来陪你。天堂地狱,我陪你一起走。我们一起,这一次——我们……再不分离。

    苏溪看着凌霄一点点的在水里消失,一秒,两秒,三秒……她暗黑的想,如果小夏真的死了,那么凌霄愿意下去陪她,也许,也许算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真当时间流逝,他还是没有上来时,苏溪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一刻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肮脏无比。

    小夏为了她,尚且可以以命相救,而自己却在这里——打着为她好的名头,逼死了她爱的人!

    何其自私而肮脏的苏溪!这样的苏溪,真的是自己吗?

    “不,不要!快救他!”苏溪慌张的爬过去,满脸的焦急。

    白子临和周景皆是一怔,他们还以为凌霄是不相信小夏死了,想再一次尝试找找。

    却看见苏溪疯了一般突然爬到船边,手不停的拨弄着湖水。

    她白皙的手指,在深绿的湖水中更加白皙,渐渐的,染上绯红!

    周景凤眸一眯,冷着一张绝世无双的俊颜把她抱回了位置上,气结怒喝:“你给我安分点!”

    苏溪被周景突然的煞气惊吓到,一愣一愣的,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珍珠。

    苍白疲惫的小脸美目通红,此刻的她,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

    整个人在瑟瑟发抖,哽咽着,不敢大哭,委屈的抿着唇。

    白子临摇了摇头,蹙眉时,也正准备自己也下去救人时,却听到水声哗啦唱响,随即一记如雷的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身体不好,别下来!”

    说话的人,正是陆云齐。

    他身手灵活的跃上了船,摇晃中,将一个黑色的重物狠狠的砸在甲板上。

    下一刻,全湿的白底鹿皮短靴子便毫不留情的踹在了凌霄的肚子上。后者被这一猛踹,吐出了大量的水,溅湿了甲板。

    凌霄红着眼睛,如同一只怒兽般抬头。

    陆云齐见此,面色更是阴沉,整个人冷如冰块,又是一脚踹毫不犹豫在他的腿上。

    凌霄整个人向里面滑动,重重的砸到里面的柱子上,又是一记骨折的清响。

    “我教了你那么多!就是个只会轻生的孬种?”陆云齐整个人都散发着怒气,阴沉的凤眸布满嗜血的煞气,双拳紧握。

    凌霄嘘声,一时羞愤一拳砸在柱子上,青筋暴起:“我——又能如何?我是废物!

    是凌霄对不起主子的栽培,还害了苏小姐遇险,还害死了小夏!我该死,我还有脸面活在这世界上!”

    苏溪苍白着脸色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步履艰难的走向凌霄,就在她快要倒下的一刻。

    陆云齐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的腰肢,目光瞬间变得柔和而紧张起来“苏苏”

    “扶……扶我过去!”

    陆云齐点头,微微弯下腰,将她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拦腰打横抱起她。又轻了,苏溪本来就柔弱如柳,现在更是虚弱无比。

    他抱在怀中都感觉轻如鸿毛,真怕下一刻秋风刮起,她便随风飘远走了。

    刚刚生离死别的痛苦还在心里惊仄着,现在的不安感,更让他恨不得把苏溪当成珍宝收藏起来。

    “若真要说起来,该死的,其实——是我!轻一她,恨的是我。小夏是被我连累了。

    我不是一个好人,就在前一秒,我还暗自想着假如你真的死了。

    是不是小夏便会不那么孤单,我那么肮脏的思想,那么龌龊的借口。

    只不过是为了推卸她为我而死的责任。

    我眼睁睁看着她被轻一用剑刺穿,看着她被水浪席卷,看着她沉入水底和泥沙一起被掩埋……

    我发誓要带她活着走出来,是我——食言了。”苏溪细弱的声音,恸情的道。

    从腰间摸出一枚断裂的梅花流苏簪,因为用来凿墙,上面的花沾染了鲜血和灰尘。簪头的花纹磨得几乎光滑,弯曲着。

    “这个,是我在最后一刻从水里捞起来的,你拿着吧!”苏溪轻轻的放到他手上。

    凌霄看着簪子,也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况是如何的危机,他握紧了簪子。

    良久,终于抬起了头,眸中恢复了一片清明。

    “我不会恨你”

    苏溪突然鼻头一酸,整个人埋首在那宽厚的怀中,陆云齐把她抱紧试图用自己的温暖给她一个依靠。

    苏溪哽咽中,挤出一抹令人心疼的微笑:“谢谢”随即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径自到在了他怀中。

    白子临上前一步,抓起她的手,长袖上,云纹被血液染成粉色。

    雪白的皓腕,长长的疤痕触目惊心,皮肉外翻又被水泡得发白。那分明是用尖锐的物体划开的痕迹。

    陆云齐俊颜凝固,一双凤眸顿时充血,冷然的杀气四溢弥漫在深秋的早上,比经夜的霜露更寒。

    众人皆是一怔,白子临看着那伤口,也是不由得佩服起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起来。

    换了只左手,一样的伤痕累累,只不过没有右手伤口严重。

    他探了一下脉象,惊愕之余也开始急切了起来:“必须马上回去了,再耽搁——必死无疑!”

    白子临自幼体弱,那是捧着药罐子长大了,一个病人半个医。对于白子临的医术,陆云齐自然也是有些底的。

    能让他都如此色变,只怕,真的是情况不好。

    他的苏苏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定然要楼家和轻一付出血的代价!

    152731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