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应该是人吧?”她有些不确定的问着自己,生为医者又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她壮着胆子靠近小男孩,有体温,还好,还好。“是娘亲来接我了吗?”

    她听着小男孩的话不由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娘亲?我哪来你这么大的儿子啊,哎,小朋友,你没事吧?”

    小男孩都没有回应她。柳潇潇探了探他的鼻息,气息微弱,发觉事态的严重,认真的探上小男孩的脉搏,“浮生梦,谁会对一个小孩子下这种毒?小家伙,算你命大遇到了我,也算我们有缘。”

    第二日清晨。

    这是一处山环绕着水,水倒映着山的幽谷,在这静静的山谷里,涓涓的溪流的溪水像一群欢快的孩子,溜溜地跑着,淙淙溪流,像一根银线似的在山谷中蜿蜒盘旋而出。有时候,溪水冲击着山石,叮咚作响,犹如一个白衣少女,在拨着琵琶。四周鸟儿欢快的叫着,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气息,在溪流不远处是一排小房子,房屋背后有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旁边有一竹屋毗邻而坐。

    其中一间布置净雅的房间中,弥漫着药草的气息。这屋子里到处挂着药草,光线也受了障碍;药草在风干的时候,随着散发出一种不大好闻的气味。

    “你怎么这次捡一个孩子回来了?”一位神采奕奕的老头,围绕着男童打量着。他的年纪六十上下,一头褐色头发保养的很好,只是胡子已经花白。

    “大师兄,你就救救他吧。这毒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初期我还有能解,就不麻烦师兄了。可他这浮生梦已经中毒很深了,而且还是一个孩子,我的医术也只能是暂时保住的性命,解不了毒,我看昨晚太晚了不好打扰师兄休息,所以才等到今早的。”柳潇潇拉着老者袖子说道。

    “哎哟,还知道不打扰我休息了,小六啊,你何时如此懂事了。”老者摸着花白的胡子,有些黠促的笑了。

    “我一直都很懂事的好吧,师兄,你就救救他吧,我不行,但师兄一定能救。”柳潇潇摇着老者的袖子撒娇道。

    “好好好,我没说不救,你别摇了,我头都要被你摇晕了。哎,所以,当初叫你要好好学习啊,你也不听,仗着小五宠着,学着半调子的医术,所幸,这两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想通了这么努力,但学习不是一蹴而就的,要慢慢细水流长的,你懂吗?”老者突然开始进入说教模式。

    “我知道,我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做什么都是差不多,那不是年纪小嘛,我现在改了,师兄你就别老说我了,你再说下去,孩子就要不行了。”柳潇潇赶紧打断老者还有长篇大论的可能。

    “好好好,现在我要给他解毒了,你要好好学着。”说完老者开始忙活了。浮生梦,中毒初期会偶尔出现兴奋不安、头晕头痛、恶心呕吐,继则乏力、昏睡或昏迷,呼吸浅表而不规则,最终呼吸困难而死。有一种方法就是用米囊花来解,但这是一种以毒解毒,更确切的说是以毒来缓解,使人产生幻觉,见到自己想见之人,但会随着时间深入越加严重,最后,毒入骨髓药石无灵。很显然,这个孩子就是这种方法。但,浮生梦和米囊花均比较昂贵,一般甚少有人用,更何况用在一个孩子身上。

    “好了,他的毒也解得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过不久他应该就能够醒过来了,在他醒过来之前,赶紧带他离开吧。”老者收起手中的最后一根银针。

    “这就好了啊,师兄果然厉害,这么难的毒,也能被这么轻易解了,师兄不愧是神医啊,我一定要向你好好学习,也要成为一代名医。”柳潇潇心里腹谤了一下,果然不愧是医痴。

    “行了,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后续的调理也很重要,你也不能懈怠,不然他还是活不长的。赶紧走吧,你也出去溜达溜达,短时间内别来打扰我了。”老者摸着胡子,挥挥手。

    “师兄,你这么快就赶我走啊,难道,你就不寂寞,不留念我,我好伤心,好难过啊,我要向师父告状,说你欺负我。”柳潇潇做假哭状。

    “行了,别装了,告状,等你找到师父再说吧。赶紧收拾东西去,我正在研究一种药材,我老了,你整天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吵得都不能静下心来研究了。”老者摇摇头,她终究是要走的,有些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她终究是需要自己去面对,自己去成长的,谁帮不了她。都已经躲在这里逃避两年了,也该是时候去面对了。

    “我哪有吵,”柳潇潇心中有些委屈,“哼,我这就去收拾东西,还你清净。”她朝老者吐了吐舌头。她心里也清楚老者的意思,但总觉得自己不去想,自己就可以这样一辈子了,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并不是你不去想他就不存在。

    “再见,师兄。”柳潇潇抱了抱老者,向老者道别,尽管心中有不舍,但还是抱着孩子走了,她没有回头,只是挥挥手。“真是的,明明就是他赶我走的,我该生气的,对,我要生气。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我应该很开心的,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就是这该死的风沙吹着我眼睛难受。”她早已泪流满面了。

    “哎,这里又要寂寞好久好久了。”老者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

    “那师父为什么还一定要小师叔离开?”旁边的小药童有些不解的问道。

    “对啊,为什么?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说不定有一天你也会离开的。走吧,回去了,这里风大,我一把老骨头要快要撑不住了啊。”老者并没有回答药童的问题,只是摸着花白的胡子,自顾自的说。小药童最后看了一眼柳潇潇离去的方向,带着满心疑惑与不舍,跟上老者的步伐。

    ——另外一边——

    “主子,四处都找遍了,只是发现了这一只鞋子,并没有发现小公子的踪迹。怕有不测。”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单膝跪地,恭敬的向面前一身着玄色衣袍男子禀告着。

    他衣袍飘逸,发色如墨,目似朗星,手中握着那只鞋,看不出表情,只是缓缓吐出几个字,“接着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