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静静的看这眼前的景象,慢慢的刮起了一阵风,呜呜咽咽的,好像有人在哭,又有人在笑,树木狞笑这,张开哪黑黝黝的手臂,想把你抓入无穷无尽的黑暗里,他张着血盆大口,好像里面随时会跳出你不知道的东西,小草只是在哭泣,摇曳着瘦弱的身躯。仿佛还能听见“嘶嘶”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柳潇潇紧紧的保住穆云逸的一只胳膊,仿佛以此来增加一些安全感。穆云逸静静的看着她,倒也没有阻止,一手执剑慢慢的走在前边。

    “前面马上就是了,你难道都不会害怕的吗?你训练的人都跟你一样吗,一个个都伤成那样的,都哼都不哼一声,都没有痛觉的吗。你这样好没人性啊,疼就要说啊。”柳潇潇抱着穆云逸的胳膊,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

    “一点小伤而已,又死不了。”穆云逸也警惕的看着周围。

    “这还算小伤,那么怎么样才算大伤,快要死了才算吗。你这真是自己打碎了牙,还要和着血自己往肚子里咽。你这样会没有人心疼你的。”柳潇潇有些不满的嘟囔,“以后千万不能让嘉儿学你。”穆云逸挑眉,不可置否。

    “快看,月宵草就在前面。”柳潇潇松开穆云逸的手臂,兴奋的指着前方。穆云逸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看不清他的表情,并不知他在想些什么。顺着柳潇潇手指指向,只见前面有数朵黄色小花,在月色的银辉下静静绽放,旁边还有一些已经凋谢的花朵。

    “哎,穆云逸你有没有看见圆斑冥在哪。”柳潇潇抓穆云逸的手臂躲在他的身后,从他身后探头观望。

    “在左前方的乱枝位置。”穆云逸扫了一眼周围,很快便锁定了位置。柳潇潇看过去,看见圆斑冥似乎是发现有人入侵它的领地,不停发出“嘶嘶”的警告声。

    “哎哎,你能不能弄死它。”柳潇潇拍着穆云逸的胳膊,“我想看看能不能研究出这种蛇毒的解毒之法,顺便拿它的蛇毒制个毒。”柳潇潇话都还没有说完,只听见“嗖”的一声,利剑划破空气,钉在了圆斑冥的头上,将圆斑冥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圆斑冥痛苦的甩动着身体。柳潇潇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就这么简单!原以为还能看到一场人蛇大混战,不过真的好厉害啊,就比师兄差一点点,柳潇潇捂着脸,有些花痴的想着。

    “回神了,还不赶紧去采药。”穆云逸看着柳潇潇的样子,有些好笑的轻轻地拍了一下柳潇潇的脑袋提醒着她。

    “啊,对对对。”柳潇潇反应过来,赶忙跑向月宵草,开始采集药材。穆云逸便顺手处理着那条蛇,等柳潇潇采完药材看见了,不住的感叹,穆云逸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放火,居家旅行的首选。柳潇潇收集好毒液,虽然死了,以防万一,还是拔了它的毒牙。

    “穆云逸,你真厉害,有了它,嘉儿说不定可以少喝些药了,回去煮蛇羹给他吃啰。”柳潇潇笑眯眯的看着穆云逸。“我们走吧。”

    他们找了一处小溪边洗手,“你为什么不早说?”穆云逸用溪水洗着手,有些不满,她就是故意的。

    “我也不确定啊,具体的得等研究了才知道,再说了,我怕你们万一去拼命怎么办。”柳潇潇无辜的看着穆云逸,眨着眼睛,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办。

    “走吧,回去了。”穆云逸愠怒,一甩衣袖径直先行离开。

    “哎,你等等我啊。”柳潇潇知道他生气了,害怕被丢下,赶紧小跑的跟上。

    林中篝火旁。

    “白石叔叔,你不用担心的,柳姐姐不会真的把你毒哑的,你会没事的。要不等柳姐姐回来,你认个错,她说不定就给你解毒了。”虽然,他之前那样说柳姐姐,但心里是为自己好的,清嘉有些怜悯的看着白石一脸的生无可恋,也不大生之前的气了,于是好心安慰,“在你昏迷的时候,柳姐姐还好心帮你疗伤呢,还帮你上药,包扎伤口,可认真仔细了。”清嘉有些违心的说着,因为到了白石处理伤口,相比爹爹和白幕叔叔真的算不上认真仔细,可以说很敷衍很随意了。白幕在一旁默默的汗颜,这种情况还是不要随便开口的好,说多错多,不说为好。

    白石一听到柳潇潇帮他处理伤口更加激动了,虽然发不出一点声音,但那表情很是撕心裂肺,一只手抓着领口的衣服,一只手握拳捶着地。

    清嘉有些害怕的更加靠近白幕一点,拉拉白幕的衣服,“白石叔叔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了,难不成是柳姐姐的毒给错了,让他发疯了。”

    “应该无事。”虽然白幕不知他为何会这样,但以他对白石的了解,他这应该是因为某一件事情,间接性抽风了,他见怪不怪了,只是有些奇怪这次貌似有些过了。

    就这样过了许久,清嘉看见面有愠色的穆云逸缓步走来,身后还跟着气喘吁吁的柳潇潇。

    “爹爹,柳姐姐,你们回来了。”清嘉高兴的奔向穆云逸。穆云逸嗯了一声算了回应,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闭眼休息。白石听见动静也不捶地了,奔向柳潇潇面前,满脸通红的指着柳潇潇手舞足蹈。看的柳潇潇一头雾水,随手就是一巴掌,“神经病啊。我警告你啊,我现在心情也很不好,你要是惹我,我就把你弄残。”柳潇潇翻了白眼,找了一棵大树靠着,累死了,穆云逸还真是小气。白石捂着脸,用眼神控诉着柳潇潇。

    “你怎么惹爹爹生气了?”清嘉看到穆云逸的样子,很明智的不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于是奔向柳潇潇。

    “还不是因为你。”柳潇潇双手捏着清嘉的肉乎乎的小脸,手感真好啊,从他老爹那里受了气,果然是要在儿子这里讨回来,这就叫“父债子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