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人言可畏
    “我一切都好,多谢陆公子关心。”唐初瑶冷淡的说着。

    赵世成看见这一幕,心中微动。大步走向唐初瑶。“陆兄。”赵世成向陆文放微微行了一礼。

    “赵兄,好巧。”陆文放这才看见赵世成,也回以一礼。

    “陆公子风大天凉,注意身体。我们要先回去了。”唐初瑶随口客套了一句,便拉着赵世成离开。赵世成向陆文放行礼告辞,便带着唐初瑶离开。

    陆文放看着唐初瑶离去的背影,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唐初瑶的那句“风大天凉,注意身体”瑶儿,还是关心自己的,瑶儿还是想着自己的。陆文放此时在越州城本来已是颇具名气,一帮文人墨客邀他,一起出来喝酒赏花、吟诗作对,刚刚酒的多了些,觉得头晕烦闷,便独自一人离开吹吹风,却不成想看见瑶儿,本想不打扰她,可是没想到感性战胜了理智。陆文放回到原来的地方,独自一个人喝着酒,越喝心里越难受。想到了那首《最高楼旧时心事》便情不自禁的念着那首词。

    “旧时心事,说着两眉羞。长记得、凭肩游。缃裙罗袜桃花岸,薄衫轻扇杏花楼。几番行,几番醉,几番留。也谁料、春风吹已断。又谁料、朝云飞亦散。天易老,恨难酬。蜂儿不解知人苦,燕儿不解说人愁。旧情怀,消不尽,几时休。”

    众人听此纷纷感念陆文放对唐初瑶的痴情,明明唐初瑶都已嫁为他人妇,他却还是对唐初瑶念念不忘。之后更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越州城的文人墨客都在传诵陆文放的痴情。

    唐初瑶踏青回去,吹了些风,受了些风寒便病了,后来听此传闻更是一病不起。后唐初瑶生病之事被外人得知,均以为唐初瑶是想着陆文放,所以愁怨难解一病不起。一时间整个越州城茶余饭后均在谈论、惋惜着陆文放和唐初瑶的爱情故事。

    “柳姐姐,那后来怎么样了?”清嘉问着柳潇潇。

    “嗯,那个陆文放有多爱唐初瑶我是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唐初瑶快死了,那倒是真的。”柳潇潇轻轻地吹着杯子里的茶水。“不过说真的,现在要有个像赵世成那样的男人愿意为我放弃一切,为我遮风挡雨的,我立马就能嫁个他。”柳潇潇撑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陆文放不好吗?”清嘉问着柳潇潇。“他不是被他母亲逼的吗?他做错了吗?”

    “他好不好,我不知道。其实,这件事本就没有对错,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罢了。人们心中都有最重要的东西,危机关头会选择他们心中所认为的最重要的东西,而放弃相对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或许,他爱唐初瑶,但是在他心中唐初瑶却不是最重要的,是可以被放弃的那个。但是最让我讨厌的是他那种嘴里说着喜欢,做的确是另一套。那个陆文放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唐初瑶,却转身和他的妻妾孩子都生了三、四个了,听说他的小妾最近好像怀孕了。身体真是诚实啊。”柳潇潇对陆文放很是嘲讽,捏着清嘉的小脸,“你以后千万不要学他,知道吗?要么真的就能做到一心一意的喜欢,做不到就放在心里,一辈子别说。真正爱一个人是把她放在心里,用心呵护着,不会忍心让她受一点委屈的。千万不要打着爱的名义去伤害别人。哎,陆文放现在自己心里是快活了,抒发了自己的爱意,可唐初瑶却要被他害死了。”

    “为什么啊?陆文放没有做什么吧。”清嘉别过脸,躲开柳潇潇的手。

    “因为人言可畏。流言就是一把无形的刀,而且还是淬着毒的那种。”柳潇潇收回落空的手。

    “哎哎,问你一个问题啊,荣安王府是不是有很多钱。”柳潇潇喝着茶,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柳潇潇不想清嘉过早的了解太过黑暗的东西于是换了一个话题。

    “你想的再美,那钱也不是你的。”白石端着一碗银杏粥走了进来,放到柳潇潇的眼前,听见她问的那么一句,随口就怼。

    “哇哦,好香啊,小白我爱死你了。”柳潇潇闻着香味,看着粥,眼睛冒着光,就连白石怼她,她也不生气了,她的心思都在粥上了。穆云逸喝茶手一顿,扫了白石一眼,就继续喝茶。

    “你是猪吗?刚吃那么多,现在还能吃。”白石还是自顾自的找了地方坐下。

    “能吃是福,你不知道吗?你管的着吗。”柳潇潇喝着粥,不太计较白石所说的。

    “柳姐姐,你今天去哪了。”清嘉问出了今天一直想问的问题。

    “我今天去了荣安王府,这是不愧是王府啊,就是那么气派,浑身都散发着五个字。”柳潇潇伸出手掌比了五个字,

    “哪五个字?”其他也都好奇。

    “爷就是有钱。”柳潇潇一字一字的说完,除了穆云逸像是早就料到一般,其他人都神色古怪的看着她。“哎,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好像我没见过世面一样。不过话说,当王爷是不是都很有钱。你们看这里的王爷看着都这么有钱了,那么京城的王爷是不是更有钱,我要是敲上一个,是不是以后的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柳潇潇陶醉的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

    “这个应该是算有钱的吧。”清嘉看向穆云逸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这次你打算敲多少钱。”白石适时转移话题。

    “什么叫敲,别说的那么难听。那是他自愿给。我可不会逼他。”柳潇潇满不在乎的说着。

    “好好好,那你希望他给你多少钱。”白石争不过她,顺口换了一种方式,其实他根本就不关心她要多少钱,反正肯定只会是只多不少。

    “全部。”柳潇潇淡淡的说出了两个字。

    “你还真是土匪啊,你还有没有人性,趁火打劫。你就不怕遭天谴吗?”白石很震惊,原以为她差不多要点得了,没想到她的心这么黑。

    “如果钱能解决的事,那就都不是事。如果我不出手,唐初瑶最多活一年。我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钱根本就无法办到的,但有时候更多的事没钱你什么都干不了。那时候你会感叹有钱真好,因为它还能买来一条命。我见过太多太多穷苦百姓就是因为没钱治病,要么看着等死,还有将病儿遗弃的。这世间的事情都有太多的无奈了。与其去同情别人,还不如想着怎么做好你自己。”柳潇潇低头吃着粥,语气沉重。

    “难道我们不帮他们了吗?”清嘉觉得柳潇潇散发的气场有些不对,就好像那天晚上一样,他很害怕安静下来,不吵闹的柳潇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