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她不是外人
    “阿潇,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老人家。”梁仙儿准备要去扶起他,歉意的笑着。

    “老人家,你没事吧?地上凉,我来扶你起来。阿潇,她年纪小,胡闹了一些,我做姐姐的替她赔罪。”

    慕容安在地上一转,灵活的躲过开梁仙儿的手,利落的爬起来,拿过斗笠重新戴上。他的身手哪像一个年过八旬的老人,梁仙儿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出现幻觉了。

    柳潇潇拉过她,“哎呀,仙儿姐姐你就别管他了,他才不是老人家呢。他年轻着呢。他才二十岁呢。”

    “芳华刹那”,只会让人的外在容貌产生变化,其内在机能并未有变化,就连他的声音都没有变化。

    “可是,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梁仙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刚刚亲眼看见他灵活的动作,她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他才二十岁的。

    “几十年以后他不就是这样了,我只是让他提前感受一下,与其关心那些虚假的关心,还不如多多感受一下真实的情感。让他深刻的感受一下,有一天他容颜不在了,他还能剩下什么。”

    “阿潇,你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过分了?”梁仙儿还是觉得柳潇潇这么做,不太好。

    “没事的,过几天药效过了就好了,我有分寸的。是他自愿和我打赌的。”柳潇潇也只是想整整他,又不是真的会害他。

    “本王认输了,还不行吗?你快点把解药给我。”慕容安忍不了,他一天都不想在顶着这个样子了。不,他一刻都不想忍受了。

    “没有解药,都说了过几天就没事了。”柳潇潇耸肩说道。

    “你一定有其他办法的。”慕容安决定求助一旁站了好久,只是默默看着柳潇潇的慕容烨。“九皇叔,你帮我求求她,我不能这样去军营的,会影响我训练的。”

    “训练不是用脸的。”慕容烨没有帮他。

    这倒是提醒了一下柳潇潇,柳潇潇皱眉问道。

    “你还没说,你来做什么?”

    “嘉儿听说你马上就要走了,让我来请你去王府,他说有东西要送给你,顺便给你践行。”慕容烨慢条斯理的回应。

    “哦,我知道了。我明天过去。”柳潇潇表示知道之后,就开始准备撵人了。“说完了吧,没有其他事情了吧,你可以走了吧。”

    “就这么一句话,随便找个人就能传话吧,用的着亲自跑一趟吗?”柳潇潇小声嘟囔着。

    慕容烨自然也是听见了。“自然不止这件事。因为小珏婚礼上的事情,皇兄设宴给其他三国压压惊表示歉意,顺便感谢灵枢阁的人,点名要请你,特意要我来请你出席。”

    “不去,宴请灵枢阁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灵枢阁的人。”

    柳潇潇不想再去那种宴会,无聊的要命,还不让人好好的吃东西。既然是点名要她去的,肯定又免不了一些场面话,她最烦那种东西的。东西摆在那里,却要在那里废话,不能好好的吃,简直浪费。还不如在家吃自在。

    “苏老阁主说是在你的指点下,才能提前配出解药,顺利救人。”确实是柳潇潇那时反应快,不然他们都死了。

    就连苏文昌在提及柳潇潇时,语气都是尊敬的,慕容凛是更加信服柳潇潇的医术的,更何况她还是楚慕然的妹妹,自然是能讨好就不能得罪了。

    柳潇潇心中暗骂苏文昌,这个苏文昌就不能去邀一下功,非要扯到她身上。本来婚宴上就够高调了,好不容易把他们推出去,让其他人忽略掉她的影响。现在倒好,他又拉回来了。

    发生这种事情,其实是在各国面前颜面尽失的,慕容凛还要笑着脸开宴会,果然当皇帝的,有时候还得脸皮厚才行。

    看见他们俩在愉快的聊天,慕容安不乐意了,“你们能不能先把我的事情解决一下,再聊天。”

    柳潇潇也是被他吵得烦了,就怕他真的要是天天这么烦她,她都估计自己要少活几年。

    “好了,你别烦我。我给你解就是了。先说好,你打赌输了,你要无条件的为我做一件事的。现在我还没想好做什么,你先欠着,到时候我再去找你要。”

    “不行,那本王不是卖给你了吗?谁知道你倒时候又会想什么鬼主意整本王。”慕容安是真的有些怕了柳潇潇层出不穷的鬼点子。

    “那算了,你等你几天吧,药效过了再说,反正我又不急。难得安王要为我做一件事,当然要好好想一想了。不然不就浪费了。”柳潇潇笑着说道。

    “好了,本王答应你就是了,你快给解。”慕容安认命了。

    “哎,慢着,”柳潇潇阻止道。

    慕容安头都大了,“你又怎么了?”她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口说无凭,我们立字为据。慕容烨做见证人。”柳潇潇指着慕容烨说道。

    “立字据就立字据。”慕容安现在只想换回自己的容貌,其他的都是浮云,他真的是当时脑子抽了,才会答应打这个赌。

    很快柳潇潇写完了字据,她还很正式的弄了个一式三份。慕容安看也没看的就签了字据。慕容安签完字,把笔一扔。

    “这下你总能把解药给我了吧。”

    柳潇潇倒是不急的吹吹字条。“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只要有人拿着这个字条去找你,只要不是伤天害理,违背道德礼法之事,你都要无条件的去做了。”

    “胡说,本王明明只答应的是你。”慕容安仔细的看了看字条,瞬间睁大了眼睛。

    “柳潇潇,你又耍我。”慕容安很气愤。

    柳潇潇无辜的耸肩。“是你自己没有看清的,所以说做什么都不要急。吃一堑,长一智。”柳潇潇冲着他甩甩字条。

    慕容安就想去抢,柳潇潇早有的准备的躲开,顺势躲到慕容烨的身后。

    “见证人还在这里,你想反悔不成吗?”

    慕容安开始哀嚎了,“九皇叔,你怎么可以帮着外人,坑你的侄子。九皇叔,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她不是外人。”慕容烨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