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做皇帝图什么?
    秦婉兮睁开眼睛看着空旷的院子,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柳潇潇握住了她的手,像是无形之中给了她力量。

    “你看,现在不是没事吗我们都会保护你的。走吧。”

    “去哪”秦婉兮问道。

    “当然是去找你的哥哥,你不想去吗”柳潇潇笑着反问道。

    “想,我们现在就要去找哥哥了吗可是”秦婉兮胆怯了,她不敢出去,她害怕了。

    柳潇潇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你今天不去,不去就是了。我可以明天在带你去,不要紧张,你什么想去了,我什么带你去。”

    “我想去,”秦婉兮紧紧的抓着柳潇潇的手,紧张的手心都是汗。

    柳潇潇换了一种思路,“小兮,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

    “小兔子,好可(爱ai)。”秦婉兮想了想说道。

    “那你怕不怕小兔子”柳潇潇问道,秦婉兮摇摇头。“不怕。”

    柳潇潇有个恶作剧涌上心头。“那你想不想看见你哥哥是小兔子的样子如果你哥哥是小兔子的样子,你还会不会怕他”

    “我不知道。可是,哥哥怎么会是小兔子的样子”秦婉兮思考着。

    “那你想不想看呢”柳潇潇眨着眼睛,笑着问道。秦婉兮犹豫了半天,点了点头。“想。”哥哥是小兔子的样子会是什么样子呢她也很好奇。

    “走,我们去见你的哥哥。很快你就会能看到了。”柳潇潇拉着秦婉兮慢慢的走。秦婉兮紧张的抓着柳潇潇,跟随着柳潇潇的脚步。

    这边的(情qing)况,自然有暗卫报告给了秦艽和楚慕然。秦艽一听秦婉兮正在往这里走,都激动的坐不住了,显然忽略掉了,柳潇潇要让他扮兔子这个话题。楚慕然也没有提醒。

    “慕然,我去接她们。”秦艽将手里的奏折一扔,不等楚慕然说话,就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就被拦住了。秦艽不满的转头看向楚慕然,“你看看你的人是什么意思。我还不能走了,我要治他们不敬之罪了。”侍卫不为所动,脸色依旧没有什么表(情qing)。

    “她们不来,你不能踏出这个房间半步。”

    “楚慕然,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就去看看好吧,保证不露面,这总可以吧。”秦艽妥协了。

    “不行。”楚慕然好不犹豫的拒绝。秦艽火了,他抽出楚慕然手中的信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进人(情qing)。好歹给我点面子。”

    “可以。我不阻止你了。你去吧。”楚慕然抽回秦艽手中的信件,继续处理。秦艽反而愣住了,楚慕然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果不其然,楚慕然淡淡的说道。“你要是再把长宁吓着,前功尽弃。我就让阿潇不要在插手此事了,省的总是浪费时间。”

    秦艽就知道楚慕然没那么好说话。“慕然,你在威胁我。”

    “算是吧。”楚慕继续低头写写画画。秦艽无奈只能妥协,他在这边焦躁的等待。而那边柳潇潇还在慢慢的引导。

    对待秦婉兮,柳潇潇想着自己可能已经透支了自己的耐心了。历经“千辛万苦”他们总算是来到楚慕然书房的那间院子。好在提前吩咐,不许有人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那条路上,一路上也算是有惊无险的顺利到达目的地。

    “怎么样我说的吧,你不会有任何事(情qing)的。你要勇敢一些。”柳潇潇说道。“马上你就可以见到你哥哥了。”

    “哥哥在哪里”秦婉兮瑟缩在柳潇潇的(身shen)后,警惕的环视着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院子。

    柳潇潇朝着书房方向,大声喊道,“秦艽,快出来,我把你妹妹送过来了。”

    门从里面猛然打开,秦艽激动的从里面走出来。秦婉兮看见秦艽眼前一亮,一瞬间好像什么恐惧都丢失了。“哥哥。”

    秦婉兮奔向秦艽,秦艽蹲下来张开双臂,想要接住奔向他的秦婉兮。可是秦婉兮却在离秦艽不远处停住了,不敢上前。秦艽往前凑一步,秦婉兮就往后退一步。秦艽失落的收回想要抱她的手。秦婉兮的脚步一直踌躇,她看见秦艽落寞的表(情qing),内心很挣扎,她在犹豫。

    秦婉兮抬头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扑进秦艽怀中。秦艽先是一惊,转而一喜。他用力抱住了秦婉兮。

    “哥哥,是我不好,让哥哥担心了。对不起。”秦婉兮哭着说道,虽然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抗拒。

    “不,小兮,都是哥哥不好,没有保护好你。”秦艽红着眼眶,强忍着不让自己落泪。

    柳潇潇走到楚慕然那里,“哎,师兄,你看到这样一幕难道就不能稍微有些感触的表(情qing)。我可是努力好久的。”

    “生离死别,看的多了,也就习惯了。”楚慕然看着那边兄妹叙旧,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一个帝王,有再多的感(情qing),都是软肋。”

    “没有感(情qing),那个皇帝做的图什么孤家寡人还有什么意思。我一直都不明白,那个位置一直都是那么冷冰冰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趋之若鹜。”柳潇潇困惑的说道,她希望楚慕然能够为她解惑。

    “每个人对那个位置理解不同。有人为名有人为利,权利的**的(诱you)惑,很少有人能够抵挡的。有人初期,一(身shen)正气,可是却渐渐在权利的漩涡中迷失自己,早已忘记当初自己的目的了。他们只想爬的更高,手中掌握更多的权利。”

    “那他是那一种”柳潇潇看向秦艽问道。

    “他,那个位置对他来说就是一把剑,他需要它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可是剑气容易反噬,伤人伤己。”

    柳潇潇撇撇嘴,说道。“就怕久而久之,他就和剑融为一体,所有靠近他的人,不论好的坏的,都会被他伤的遍体鳞伤。师兄你想过吗,也许会有一天他也被**吞噬。倒时候,他变得六亲不认。你该怎么办”

    “人都是会变得。或许,我也变了吧。只要他想要的,我都会帮他。哪怕他要的是我的命。”楚慕然看向秦艽。

    “师兄。”柳潇潇大叫一声。“你这样做值得吗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他这么做。”

    “值得。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子期死,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shen)不复鼓。”

    “你要是因他而死了,我就杀了他。”柳潇潇气呼呼的说道。“没道理你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了,到头来他却活的好好的。孤家寡人有什么好的,不如我就送他去陪你。”

    “阿潇,不要胡说。”楚慕然严肃的说道。“他是皇帝,和我不一样。他要是出事了,天下又会大乱,百姓会民不聊生。血流漂橹的场面你想看见吗就算我出事了,你也一定要护好他。”

    “我不要。”柳潇潇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不会看着你死,而坐视不管的。”

    “阿潇,你能不能不要这般孩子气。”楚慕然叹了口,摸摸柳潇潇的脑袋。“你何时才能会长大。”你要是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事(情qing),会讨厌我的吧。毕竟连我自己讨厌这样的我。楚慕然心道。

    “我早就长大了。”柳潇潇不满的说道。楚慕然无奈摇头,不在与她辩驳。

    柳潇潇看那边哭的差不多了,她走到秦艽那边蹲下。“你们哭够了没眼睛不疼吗”

    秦艽松开秦婉兮,很郑重的对柳潇潇说道。“阿潇,谢谢你。”

    “这还是你这个哥哥的魅力大,不用谢我。要不是因为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重要,不然我是怎么说都是没用的。我本来还以为要个几天才行的,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成功。”

    柳潇潇眼睛一转,笑眯眯的对着秦艽说道。“不过,有件事还得你出马才行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