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太傅府风波
    “送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之理。药再珍贵总归是要用的,一直放着不就反而失去了其药用价值,那和顽石有什么区别。”柳潇潇是真的并不觉得有多珍贵,那种药材无殇谷多的是,要就自己配就好。送人了,回头自己在配一些就好。

    “那姑娘请吧。”纪太傅说道。

    “嗯,好啊。纪太傅先请吧。”柳潇潇尊敬的说道。

    柳潇潇没想到的是纪太傅直接将她奉为坐上宾,直接让她坐在主桌上,气氛太压抑了,不适合低调的吃啊。本来以为找个角落就好的。现在却还要注意什么劳什子的礼仪。吃个饭,心好累啊。

    柳潇潇盯着那个鸡腿,好想吃啊,可是太远了,夹不到啊。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太难受了。她总不能站起来夹,太失礼,她可不能给师兄丢人的。柳潇潇的眼神开始怨念了。看着眼前的绿油油的青菜,她觉得自己的脸也有些绿了。

    慕容烨无奈,夹起一块鸡腿直接就放到柳潇潇的碗中,柳潇潇的脸色瞬间就是眉眼弯弯。慕容烨不停的给柳潇潇夹她爱吃的菜。柳潇潇瞬间什么都抛掷脑后了。清嘉看的都很嫉妒了,爹爹都没给他夹过菜。

    纪水芸看着眼前的一幕,暗自咬牙。她看向柳潇潇的眼神更加怨毒。柳潇潇必须死。

    纪太傅夫妇倒是表示理解,毕竟女儿已经过世多年,慕容烨对自家女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见他再娶。这次虽然和亲,但其中内情他们也算明白一些。再说慕容烨是个王爷,但从身份上,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的。

    就这么各怀心思的,一顿宴会算了结束了。然而今天注定不会这么平静的结束。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总会闲聊几句。忽听见一阵女子的尖叫声,划破天际。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这是二小姐院子方向传来的声音。”一个丫鬟说道。

    “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我们赶紧去看看吧。”不知道是谁提议道。其他人赶紧附和。纪太傅其实是想阻止的,但是根本就阻止不了,动静太大了。

    于是一帮人都赶往纪水芸的院子,他们一进院子就看见纪水芸的闺房房门大开,他们走进才发现,纪水芸跌足在地,而屋内有一个男子和女子衣衫不整的在抱着被子缩在床角。

    柳潇潇连忙捂住清嘉的眼睛,“少儿不宜。”忽然她觉得眼前一黑。

    “少看点不该看的。”慕容烨说道。慕容烨冲着床上的男子说道,“还不快把衣服穿好。”

    柳潇潇用另一只手,拿下慕容烨的手。“我是大夫,我看的早就不少了。”

    纪太傅气得脸都绿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这次是将老脸都丢光了。

    纪水芸的丫鬟说道,“他们两个竟然在这种日子里,还在小姐闺房中做出如此下流之事。老爷你一定要为我们家小姐做主啊。”

    纪水芸坐在地方掩面哭泣。“范大哥,我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可是你也不能挑在今天做出这等事情,这让我以后还如何做人,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范季青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纪太傅怒道。这范季青就是纪水芸的未婚夫。

    “纪伯父,小侄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小侄只是喝醉了,就有人扶我到房间休息。只是睡到后面觉得自己浑身燥热难耐。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范季青慌张的辩解道。

    “纪老兄,犬子秉性纯良,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于她,说不定就是那个丫鬟勾引陷害,妄图攀上高枝。”范御史也就是范季青的父亲为自己的儿子解释。

    “奴婢冤枉,奴婢什么都没做过,只是照常来给小姐铺床,一进房间走到床边就被拉倒床上。还望老爷明察。”小丫鬟也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奴婢真的没有陷害范公子,奴婢愿意一死以证清白。”

    说着便一头撞在墙上,周围人都措手不及。柳潇潇慌忙去查看情况。倒是一个有气节的丫鬟,况且,见死不救不是她的风格。

    “放心,有我在,死不了的。”柳潇潇说着,便让人将小丫鬟抬到床上去,方便救治。

    这边范季青还在解释,可是谁会信呢,人们会比较倾向去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的一些事情,而真相反而很难让人相信。

    “爹,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是被人陷害的。”范季青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范季青是真的绝望了,这种事情说出来4他自己都不信,别人又怎么会相信。

    “我相信他。”柳潇潇处理好小丫鬟那边的事情,看着这边这么热闹忍不住出声。范季青听到之后,满怀希望的眼神的看向柳潇潇。

    “柳姑娘,你凭什么相信他?”纪太傅问道。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嗯,很简单啊。用鼻子闻的。”柳潇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满屋子的迷情香的味道,我想不闻到都难。嗯,虽然现在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但是并不是代表没有。”迷情香,一听名字就是春药的名字。

    柳潇潇走到香炉旁边。倒出里面的香灰,“雁过留声,总会有蛛丝马迹,”柳潇潇捻起一撮香灰放到鼻尖闻了闻。“看吧,里面还有残存的痕迹。只要找个大夫过来,就能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不可能,我明明把香炉都换了,你,”纪水芸的贴身丫鬟激动的站起来指着柳潇潇说道,才意识到自己失言。

    “我可什么都什么说啊。”柳潇潇无辜的看着大家。

    纪水芸面色越加悲痛。“梅香,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自认为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小姐,奴婢,”梅香看着纪水芸欲言又止。

    “拉人,将这个胆敢谋害主子的下人拖下去乱棍打死。”纪夫人发话。她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

    “小姐,你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小姐,明明是你让奴婢这么做的啊。”梅香被家丁拖出去是喊着让纪水芸救她。她算是把纪水芸都拖下水了。

    “真是放肆,死到临头还敢污蔑主子。”纪夫人都快气晕过去了。纪水芸一直悲痛的哭晕了过去。

    “天色不早了,大家还是请回吧。”纪太傅开始送客了。

    没多久,屋里就只剩下纪太傅夫妇,范御史父子,慕容烨和柳潇潇,还有慕容安和慕容澈这两个想看戏的,纪太傅倒是希望那个他们走,但碍于他们是王爷不好说。清嘉让人带到别的房间休息去了。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这婚约还能作数吗?”范御史问道。

    “我觉得不能作数了。”柳潇潇说道,纪水芸明摆的不想嫁给他,今天能够闹出这件事,指不定以后哪天她为了不嫁给他,会想办法弄死他也说不定。

    “不过,我想问问范公子打算怎么处理那位姑娘的事情?”柳潇潇指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丫鬟。

    范季青看了看说道,“季青愿意娶她为妻,对她负责。”

    “负责?”柳潇潇嘲讽的笑了声,“娶回去供着吗?还是娶回去欺负?我看你爹可不愿意你去一个丫鬟回去,毕竟身份配不上你。”

    “你们要是没有好办法,人我就带走了。毕竟人是我救回来的,我可不想救了她,她去还要活着受屈辱,那还不如让她死了比较解脱。”柳潇潇说道。

    “我发誓,我会好好待她,不会让她因为我而遭受不白之冤。”范季青严肃的说道。柳潇潇对他很满意,倒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光你这么说没用,你们家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我看你爹只打算让你纳她做个妾就了事了。”柳潇潇扫了一眼范御史。“可是我救回来的人,我不想让她做妾。我想让她做正妻,要么就别娶,我自会为她谋个好夫婿。”

    “她身份怎么能做正妻。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要娶一个门户相当的女子为妻。柳姑娘你不要强人所难。”范御史满脸的不悦。要不是慕容烨还在这里,范御史有所忌惮,不然他都要大骂柳潇潇多管闲事。

    “范公子你也听见了,你愿意娶,我又怎么会放心她日后的遭遇呢。”柳潇潇本不愿多管闲事的。可偏偏想起在齐国就是因为她的身份,人人都认为她配不上他。她现在倒是对她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忍不住想要帮她一把。

    范季青朝范御史叩了一个响头,“爹,您从小就教育孩儿要敢作敢当,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担责任。如今因为孩儿的过错毁了一个女孩的清白,甚至是差点让她丢了性命。孩儿又怎能坐视不管,然后心安理得再去另娶他人。”

    “求爹爹同意孩儿娶她为妻。不然孩儿余生愿常伴青灯古佛,为这位姑娘和爹娘祈祷。”范季青言辞的恳切的说完,又叩了一个响头。

    范御史无奈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太了解这个儿子了,太过实诚,太过倔强。他自然是怕他真的想不开去跑去出家。“罢了罢了,你要娶就娶吧。”

    “纪太傅,既然是在您府上出的事情,您多少也应该需要负点责任吧。不如,您将她收为义女,你们两家的婚约照旧,只是新娘子换个人选。不知我的这个提议可好?”柳潇潇浅笑,眼神在纪太傅和范御史之间来回看。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本王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慕容澈看了许久的戏,终于插了一句话。

    “老夫同意这个提议,等祭天大典结束之后,老夫就对外宣布此事。她的出嫁事由,一切皆与水芸相同,不会亏待了这位姑娘。”这件事情本就是纪太傅理亏,纪太傅又怎会有不同意之理。

    “好,就这么办吧。”范御史本来以为就只娶了一个丫鬟,现在比他想的要更好,他又岂会反对。

    “那太好。你们早点订好婚期,让烨王爷给你们当证婚人可好?”柳潇潇笑着朝慕容烨眨着眼睛。慕容烨无奈的笑了一下。

    “多谢烨王爷抬爱。”范御史说道。

    “本王也要当证婚人。”慕容澈凑了上来。柳潇潇翻了一个白眼。“怎么哪都有你。”她斜了一眼慕容安,“不会你也要当吧。”

    慕容安连忙否认,“哎,本王才不去凑这个热闹呢。本王怕到时候一去,把新郎的风头全抢了,就怕到时候新娘子见了本王之后,就不愿意嫁了,丢下新郎要跟本王跑。”

    “脸皮真厚。”柳潇潇嫌弃的说道。

    “本王说的是事实。算了算了,天色也不早了,本王也累了要回去休息了。”慕容安伸着懒腰,走出门外。

    “恭送安王殿下。”纪太傅、范御史和范季青恭敬的行礼。

    “他不当本王当啊。就这么说定了,本王也先回去了。不用送了。”戏也看完了。慕容澈自然也不愿意多留,至于这个证婚人,他就是想去凑个热闹。反正慕容烨去了,柳潇潇肯定会去,肯定会有热闹看。

    “恭送澈王爷。”他们继续行礼。

    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两家自己商量了,慕容烨和柳潇潇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回去的路上。马车里,慕容烨怀中抱着已经熟睡的清嘉,柳潇潇忍着笑意。

    “你笑什么?什么事情这么开心?”慕容烨问道。

    “我在想要是明天纪水芸知道,她的一切都让一个丫鬟取而代之了,你说她会不会气死,她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挺可惜她错过了一个这么好的夫婿。我觉得范季青不错,有责任有担当。”柳潇潇解释道。

    这件事究其源头多多少少还是和慕容烨有些关系的,这也是柳潇潇今天会插手这件事的一个原因之一。

    “这就是你帮他的原因?”慕容烨看着柳潇潇。

    “才不是,我是因为你啊,谁让纪水芸还想着你。只要让她不高兴的事情,我就高兴,我才不喜欢有人一直想着我的男人。”柳潇潇狠狠的说道。

    柳潇潇的话,听得慕容烨心情大好,止不住的嘴角上扬。

    柳潇潇掀开车帘,月色正好,虽不是满月,一轮弯月却也别有一番滋味。

    “阿烨,我们走回去好不好?”柳潇潇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好。”慕容烨一口答应。慕容烨让白幕将清嘉带回去,自己下车和柳潇潇徒步回府。

    慕容烨拉着柳潇潇的手,两个人就这么慢慢的走着。

    “潇儿,你有心事?”慕容烨看出了柳潇潇的心不在焉。

    “今天看了他们的事情,我在想,如果我当年也有人帮我一把,或者他也像范季青一样坚定的话。那我当年是不是就成功的嫁给他了,说不定现在孩子都有了。”柳潇潇感叹着。

    “潇儿,你又想气我吗?”慕容烨咬牙切齿的说着。

    “嘿嘿,不是不是,”柳潇潇抱着慕容烨的胳膊,“我和他注定是有缘无分,如果不是因为他爱江山多一点,我哪会知道还会有个更好的等着我。”柳潇潇抱着慕容烨的胳膊蹭了几下。

    慕容烨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阿烨,你真的不讨厌我吗?你会不会有一天就不喜欢我了?”柳潇潇低声说道。

    “我为什么要讨厌你?”

    “我哥哥算计你,利用我威胁你,你真的没有讨厌过我?连我都讨厌我自己,你怎么还会喜欢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