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祭天大典危机起
    慕容烨停下脚步,双手捧起柳潇潇的脸,“傻瓜,他是他,你是你。我喜欢的是你,和他有什么关系。他算计我,你又没有算计我。”慕容烨知道,柳潇潇知道了这些心里肯定会很难受的,一个她信任的人,却利用了她。

    “可是,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欺骗了你,你会不会就会讨厌我。”柳潇潇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慕容烨擦擦柳潇潇的眼泪,一把将她抱住怀里。“骗就骗吧。我愿意让你骗一辈子。”

    柳潇潇抱着慕容烨,在他怀里不停的哭,哭的慕容烨很是心疼。或许哭出来,她的心里会好受一些。慕容烨感觉的出来,她的心里肯定藏了很多事。可她却什么都不说,每天装的很开心,慕容烨都担心她会不会有一天会憋出病来。

    柳潇潇这次回来,看似每天还没心没肺,其实她并不像表面看的那么开心。在秦国究竟发生了什么慕容烨猜想肯定是和楚慕然有关。她自己不说,慕容烨也不好过问。

    慕容烨轻轻的拍着柳潇潇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柳潇潇此刻忽然觉得很安心,就如同慕容烨之前所说的那句,“别怕,我在”,就好像有他在,她就真的什么都不用怕了。

    柳潇潇哭够了,从慕容烨的怀中出来,抬头看着慕容烨,“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特别难看。”声音有些沙哑。

    慕容烨擦擦她脸上的泪痕,“没有,我们家潇儿,怎么样都好看。走吧,我们回去吧。”

    “我不想走了,站累了。你背我回去好不好”柳潇潇眼睛红红的看着慕容烨。

    “好。”慕容烨笑着摸摸她的头,蹲下(身shen)来。柳潇潇开心的趴到他的背上。柳潇潇的双手搂着慕容烨的脖子,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

    “阿烨。”

    “嗯。”

    “阿烨,你什么时候娶我”

    慕容烨脚步一顿了几秒,然后接着走。“等秦婉兮回去了,我就娶你好不好我陪你云游天下,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嗯,我们一言为定。”

    柳潇潇接着说道,“阿烨,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真名”

    “那你的真名叫什么”其实慕容烨早就知道她的一切的,自然也包括她的名字,不过他还是很配合的问道。

    “我叫柳云舒,字雨潇。名字是我师傅给我取的,字是我小师兄给我取的。小师兄希望我能够福泽绵长。好不好听”

    “好听。”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很有缘吗云舒、云逸,是不是很巧。”

    “你还记得我的字”慕容烨笑道。

    “当然记得了,那是我们初遇时,你的名字,我怎么可能会忘,我又不傻。我还记得那时候的你,对我一点也不好。凶巴巴的,也冷淡的要命,像个冰块一样。明明我救了你儿子耶,你一点都不感激我。”柳潇潇抱怨道。

    “有时候你还对我忽冷忽(热re)的。我生病了,你在我昏迷的都是把药灌到我的嘴里的,一点都不温柔。”柳潇潇不停的数落着慕容烨的“罪行”。

    慕容烨此刻有些头疼,早知道自己后来会这么喜欢她,当初就该对她好一点。

    他们在月光下,男子背着女子,慢慢前行,夜晚的路上行人很少。一路上都是女子絮絮叨叨的声音,男子脸上没有半分不耐,他认真的倾听着,时不时附和几句。

    回家的路仿佛有很长,长到他们要走很久,久到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

    一场秘密的危机,正在这个冬(日ri)悄悄来临。

    幕间

    “主子,都准备好了,就鱼已经咬勾了。上次是他们命大,这次太子(殿dian)下难逃一死。”一个侍从对着坐在前面的男子说道

    “那就好,还有一个人一起除了,上次就是她坏了本王的好事,这次就怕还要在多管闲事。为保万一,这次祭天大典,找个机会杀了她。”男子说道。

    “主子说的可是柳潇潇烨王爷那般重视她,而且她还是楚慕然的妹妹,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qing),属下怕到时候会连累主子就不好了。”

    “怕什么,不还有人为我们顶着。真要闹大了才好玩。本王倒也想知道,九皇叔到底能为她做到哪一步”男子勾唇,笑的温润如玉。

    幕间结束

    祭天大典是很严肃,很隆重的礼仪。祭天选在南山举行,上至皇帝皇亲贵族,下至文武百官。无论(身shen)份高低,皆需自己徒步上南山。

    柳潇潇站在山脚下,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高耸入云的山峰,还有那台阶,没有上万也有数千吧。她咽了一口口水。“我们真的要自己爬上去”这么多台阶,她会累死的吧。她一定是脑抽了才会想要来看这个(热re)闹。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吗

    “嗯。我们走吧。”慕容烨点头。慕容烨拉着柳潇潇的手跟着大部队的人前进着。

    柳潇潇小声的嘟囔着,“我该跟小兮一样称病不来的。”

    清嘉和楚葵年龄太小,还不可以参加祭天大典。秦婉兮作为烨王妃,理应参加这场大典,但是由于一来人太多,秦婉兮害怕,二来她也年龄不大。所以干脆称病不来,慕容凛也大方的应(允yun)了。

    按理柳潇潇是没有资格参加这种皇家祭天仪式的。慕容凛起初是不同意的。但是柳潇潇想看,慕容烨自然是要带着她。

    慕容烨直接说了一句,柳潇潇医术高,可以有备无患。慕容凛想到那次太子大婚的事(情qing),也不(情qing)不愿的默许了,慕容凛不得不承认她的医术确实不错。

    “你要是走不动了,我背你上去。”慕容烨笑道。

    “哎,不要,这么多人。我可不想搞什么特殊,让所有人把我当猴看。”柳潇潇看着有条不紊的前进着的人群。

    柳潇潇不知道,她早就特殊了。那些文武百官凡是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出,柳潇潇虽然不是王妃,但她才是烨王爷心尖尖上的人。说不定烨王爷迟早会将她娶进门。

    那个王妃娶回去就是摆设的,再说了那王妃还那么小,只要是心理正常的,谁那么禽兽会对一个小孩子有什么想法。烨王爷肯定是当她像安平郡主一般对待的。

    爬到半山腰,慕容凛下令原地休息。

    柳潇潇直接坐在台阶,捶捶腿。

    “好(热re)啊,早知道要爬山,就不穿这么多了。”她过了一会解开披风,扯着衣领。慕容烨皱着眉,拿下她扯着衣领的手。“山上风大,小心着凉。”他帮她拿着披风。

    “爬了这么久,你不(热re)吗我都(热re)的出汗了。”腊月的天气,虽然艳阳高照,但也不能否认它是冬天。柳潇潇刚刚出了点汗,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慕容烨帮她把披风系好。“受了风寒回去有你难受的。”慕容烨也明白了,柳潇潇特别怕冷,她的体质其实不太好。

    楚慕然还特意写信交代过,千万不要让她着凉,一旦她受了风寒好的会比平常人慢。她的体质虽然比以前好很多,但是还是要多加注意。

    柳潇潇心虚的吐了吐舌头。“他们开始走了,我们也走吧。”柳潇潇拉着慕容烨的手往前走。

    终于他们总算是气喘吁吁的到达了山顶。

    柳潇潇也被山顶的场面震撼到,庄严肃穆。她也不敢随意嬉闹,或许就是被这严肃的场面感染到了吧。

    柳潇潇拉着慕容烨的衣袖,慕容烨俯(身shen)疑惑的看着她,柳潇潇凑近慕容烨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那些天都在忙这个吗”

    “差不多吧,祭天是大事不能马虎。”慕容烨小声回她。

    时辰一到,祭天仪式正式开始,迎帝神、奠玉帛、进俎、初献、官员读祝文。

    “臣诚惶诚惧顿首告之于苍天上帝与四方神灵自臣即位以来,尊先祖之遗训,恤百姓之疾苦,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披山通道,未尝宁居。更赖四季之神,更替有序;风雨霜雪,应时而至;天不言而有信,地无语而物成。

    于是,我中华大地,五谷丰登,六畜蕃盛,民人无饥寒之苦,社稷无兵火之灾,此皆天帝诸神之所赐也。

    为报答上帝诸神护佑之恩,臣等特于此举行封禅大典,敬献苍璧、玉圭、三牲、清酒及四笾之实等各色礼品,并将以上礼品燔而烟之,乞上帝与诸神共飨”

    场上所有人都严肃认真的聆听。当然这并不包括柳潇潇,她实在是无法在这种氛围下待下去,慕容烨当初说的对,她真的不会喜欢。看看就好,要是整个流程一下来,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无聊死。

    于是她仔细看看周围人群,趁着大家都在认真的聆听祝文时,悄悄溜出人群。慕容烨注意到她的反应,他知道柳潇潇是有分寸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去了。她溜走后,还有一个人也悄悄的溜走了。

    柳潇潇溜出人群,耳边祝文的声音越来越小。柳潇潇来到一处悬崖边,伸着懒腰,深呼吸。“果然还是这里清净,我才不要呆在那里呢,太无聊了。”

    忽然一只大手轻轻的拍上她的背,柳潇潇心中一惊,不会是慕容烨这么快就来抓她了吧。“阿烨,我错了,你就让我在玩一会吧,待会我就回去。”

    柳潇潇听见背后传来一阵笑声,发觉不不对,她转头看见慕容安在那忍着笑。柳潇潇气呼呼的说道,“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好了,我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跑出来了”慕容安收住笑声。

    “你不也跑出来了。”柳潇潇白了他一眼。

    “那种场面不适合,祈福这种事(情qing),有那么多人在,少我一个不少。原以为就我一个会溜出来,没想到还能看到同伴。”慕容安笑道。

    “谁跟你是同伴,我就是出来透透气,待会我就回去。”柳潇潇才不肯承认她就是觉得无聊不想呆在那里。

    “哦,那你透好气了是不是准备回去”慕容安并不拆穿,反而故意顺着她的话说。

    “我才刚来好吧。”她才不要回去呢。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你管我,腿长在我(身shen)上,我(爱ai)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

    柳潇潇和慕容安斗着嘴,却没有发现,暗处有一个利箭正在瞄准着她。暗箭瞄准时机,利箭飞出。

    慕容安听见动静,发现了利箭,“小心”

    他一把拉住柳潇潇往怀里一带,转(身shen),利箭擦过慕容安的手臂落到他们(身shen)后的悬崖下。

    “你干嘛想占我便宜。”柳潇潇还没有发现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一把推开他。

    “本王会占你骗你,要不是本王救得你,你刚刚小命都没有。”慕容安指着自己的伤口,“看见没有,本王是为了保护你受的伤,你现在却在这里恩将仇报。”

    柳潇潇这才看见了慕容安肩膀上的伤口。“你怎么知道就是冲着我来的,也许是冲着你来的。指不定是你拐走了那个少女的心,人家(情qing)郎来找你寻仇。”

    又一只利箭飞来,“小心。现在相信是冲着你来的吧。”慕容安早有准备,及时拉过柳潇潇,才免她被利箭所伤。柳潇潇懵了,她没得罪谁吧

    “明人不做暗事,有种就出来单挑,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算什么本事。”慕容安将柳潇潇护在了(身shen)后。他小声的问道,“哎,你到底得罪了谁这么想置你于死地。”

    “我哪知道,我仇人应该也不少吧。安安,现在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啊,我还不想死。”柳潇潇拉着慕容安的衣服害怕的说道。

    暗处之人根本就理会他的话,不停的放着冷箭,慕容安带着柳潇潇不停地躲避着飞来的利箭。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等他们的箭用完,见目的没有达成,一定会现(身shen)的。那待会我拖住他们,你就赶紧去找九皇叔。”慕容安说道。

    “那你怎么办”

    “他们的目标是你,我不会有什么事(情qing)的,而且我会武功,还能拖个一时半刻。你只要早点找帮手过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慕容安冷静的分析。

    几个黑衣蒙面人从暗处出来,持剑冲向他们。慕容安躲闪着,躲过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剑,开始反击。她朝柳潇潇喊道,“就是现在,快走。”

    “那你自己小心,一定不要有事。”柳潇潇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忙,留在这里也是拖累慕容安分心保护她。她还想着这里出现了杀手,你们祭天大典会不会也出事了,她更担心慕容烨出事了。

    柳潇潇往山上跑着,她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利箭就等着柳潇潇远离慕容安的保护。

    “小心。”慕容安这次是远水解不了近火。“该死,没想到他们还留着一手。”

    柳潇潇慌张闪(身shen)才堪堪躲过一劫,却有箭接二连三朝她飞来,她躲闪不及,有利箭擦过她的脸颊飞过,她脚下一滑,重心不稳,(身shen)体后仰。眼见就要跌落悬崖。柳潇潇闭着眼睛尖叫着。

    慕容安及时伸手拉住了她,却被一只利箭直直的插入肩头,他闷哼一声,就被柳潇潇给带了下去。

    慕容安抱住柳潇潇下落,他将剑插入悬崖中,剑擦着火花,总算停住了。

    “早知道,我就不贪玩了,我该好好呆在阿烨(身shen)边的,我不该乱跑的。现在还连累了你。安安,对不起。”柳潇潇开始哭着掉眼泪了。“我们会不会今天就死在这里了。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

    “闭嘴。再吵就把你丢下去。”慕容安被柳潇潇哭的心烦,就大吼了一句。柳潇潇被吓得不敢再出声,只能紧紧的抓住慕容安,生怕他把自己扔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