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醒来
    “星舒,干爹说的话自然是真的,你不该怀疑的。”冬灵说道。

    “行行行,我不怀疑好了吧,真是怕了你了。那个笨蛋真是的,这次真是笨到家了,小命都差点玩完了,还害的这么多人都在担心她。”柳星舒虽是埋怨,却也着实在担心着柳潇潇。

    几天后的夜晚,慕容烨就靠在柳潇潇的床边睡着了。床上人儿的眼皮动了动,手指轻动,她的眼睫毛微动,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因为慕容烨害怕柳潇潇如果是夜里醒来,看见漆黑的夜晚会害怕,所以夜晚的房间一直都是灯火通明,柳潇潇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睡着的慕容烨,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让人格外的心疼。

    柳潇潇慢慢的坐起来,她的手,慢慢抚上慕容烨的脸,还没碰到他的脸,慕容烨猛然惊醒。四目相对,柳潇潇忽觉有些尴尬,正预备收回手。慕容烨一把握住她的手,将她贴在自己的脸上。

    慕容烨以为自己又在做梦,直到那真实的感觉,他还是不敢确定这是真实的。“潇儿,我真的不是在做梦,你真的醒了。”他小心翼翼的抱住柳潇潇,生怕这是幻影一碰就碎。

    “阿烨,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柳潇潇愧疚着。

    “不,是我的错,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慕容烨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阿烨,我饿了。”柳潇潇不好意思的说道。

    慕容烨松开柳潇潇,“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弄吃的,马上就好。”

    “好,我等你。”柳潇潇笑着点头,她刚刚才苏醒,身体还很虚弱。

    慕容烨踏出房门,跑去找了柳潇潇的师兄师姐,接着灵枢阁的这个夜晚热闹了起来。

    二师兄将柳潇潇的手放回被子里,“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不过已经没有大事,后面好好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师兄,师姐,你们怎么都来了。”柳潇潇靠着床头虚弱的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你可把我们所有人都吓坏了。”柳星舒说道。

    “星舒你怎么也来了?”柳潇潇虚弱一笑。

    “我来看你死了没,还好没死,不然我就要去继承什么劳什子的谷主之位了。”柳星舒口不对心的说道。

    柳潇潇看着满屋子的人,“对不起,我让你们担心了。对了,安安和元霜他们怎么样?”

    “你放心吧,安王殿下没有什么事情,元霜姑娘虽然受了伤,还好没有伤及要害,胸口的那一剑也没有伤及心脉,已经没事了,现在在养伤。”苏子熙说道。

    “没事就好,还好没有因为我而连累他们。”柳潇潇心安了。

    “好了,好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她才刚醒,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二师兄发话了,屋子里又只剩柳潇潇了,慕容烨端着粥走到她的身旁。

    “把粥喝了在睡吧。”慕容烨开始慢慢的一口一口喂着粥。直到一碗粥见底,慕容烨扶着柳潇潇慢慢躺好。柳潇潇拉着他的手。

    慕容烨说道,“好好睡,我在这陪着你。”

    柳潇潇盯着慕容烨说道,“阿烨,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了,我好怕,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一直都在一个漆黑的地方,那里好黑,什么都没有。我真的好害怕。”

    “没事了,都没事了,我以后都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了。”慕容烨吻着柳潇潇的嘴角。

    “你现在在这里,是因为你打赢了吗?”

    “是的,赢了,十一还赢了一个媳妇回来了。”慕容烨笑道。“我明天在和你慢慢说好不好。”

    “我害怕我一睡着就醒不过来,我又会被困在一个漆黑的地方,怎么叫都没有人理我,我好怕。”柳潇潇紧紧的握住慕容烨的手。

    慕容烨回握着,“不会有事的,我会叫醒你的。”

    “嗯,好,你一定要叫醒我。”柳潇潇的身体毕竟还是很虚弱,慢慢的她就睡着了。

    第二天,寻仙楼他们得知柳潇潇醒过来的消息,那种低气压终于消失了。老板一高兴,宣布全场五折,宾主尽欢。

    慕容澈带着他的新王妃亲自去了灵枢阁。新王妃霸气十足的推开柳潇潇的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看着坐在床上的柳潇潇,问道,“你就是柳潇潇?”

    柳潇潇不明所以的看向她,“你是?”

    新王妃抽出自己缠在腰间的鞭子,甩了一下。“当初就是因为你,慕容烨才抛下我的,我就是想看看你有什么特别的,看着一下也不怎么样,弱不禁风的。”

    柳潇潇无辜的摸摸鼻子。柳星舒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道,“哈哈,原来是情敌找上门来了。”

    “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风凉话。”柳潇潇白了他一眼。

    “夏千山你干什么?快把鞭子收起来,万一不小心伤到人了怎么办。”慕容澈随口赶来,夺过夏千山手中的鞭子。

    “怎么你心疼了,你也喜欢她,你一知道她醒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见她。”夏千山怒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要是喜欢她,我还娶你做什么?”慕容澈也怒了。

    “你那么生气做什么,莫非说道你的心坎上了,恼羞成怒了。”夏千山回道。

    他们俩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吵了起来。柳潇潇和柳星舒对视一眼,皆是一番看好戏的表情。事不关己,还是安静的看戏吧。

    他们吵着吵着就演变成了。

    “穆十一有本事我们出去打一架。在这里耍嘴皮子算什么。”夏千山拿起手中的鞭子。

    “打就打,谁怕谁。”

    “谁怕谁就是孙子。”

    他们俩跑了出去,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柳潇潇和柳星舒有些石化。他们僵硬了片刻。确定刚刚不是幻觉。柳潇潇猜想那个女子应该就是慕容澈新娶的王妃了,他的眼光果然是不同凡响。

    “所以说他们俩是来开玩笑的吗?”柳潇潇无辜的看着柳星舒。

    柳星舒说道,“你别看我,我又不认识他们。”

    柳潇潇笑道,“那你什么时候把你媳妇带给我看看?”

    “谁让你醒晚了,她前一段时间才走。你注定是无福气了。”柳星舒说道。

    “你是故意要气我吗,好歹我也是你小师叔,你怎么说也该稍微尊敬一下我吧。”柳潇潇撇撇嘴。

    “我才没有你这么笨的小师叔呢,等你什么时候变聪明了,我才会承认你是我的小师叔。当然估计是不会有这一天了。”柳星舒故意说着。

    “哼,”柳潇潇哼了一声,“走走走,别气我,有你在我是好不了。”

    “看你这中气十足的样子,应该是没有什么毛病了。既然你没事我就要走了。”柳星舒说道。

    “怎么走的这么急,我就是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赶你走。”

    “不是因为你,我要是再不回去,媳妇都要被人拐跑了。我要是媳妇跑了,你上哪去赔我一个媳妇。”柳星舒翻了一个白眼。

    柳潇潇幸灾乐祸道,“哈哈,没想到你还有今天。”

    “你还笑,你还真是没良心啊。”柳星舒不满的瞥了她一眼,柳潇潇赶紧捂住嘴巴,示意自己不笑了,但是眼里的笑意还是藏不住。惹得柳星舒一阵气恼,却又无可奈何。

    慕容烨端了一碗粥进来了,柳潇潇闻着香味,惊喜的说道,“银杏粥的香味。”

    “就知道吃,你上辈子是猪投的胎吗?”柳星舒嫌弃的眼神。

    “你管我。”柳潇潇急急的拿着粥,尝了一口,“嗯嗯,阿烨你做的粥,越来越像小白做的,越来越好吃了。”

    慕容烨的脸色有些僵硬。柳星舒一见,不介意火上浇油,“真是笨蛋,一脸眼力劲都没有。”

    柳潇潇愣了一下,看向慕容烨的脸色,不确定的问道,“小白回来了?”

    “嗯。”慕容烨点头承认。

    柳潇潇咽了一口口水,“那个小白做的虽然好吃,但是在我心里不敌你的千分之一。你做的才是最好吃的。”柳潇潇眼神诚恳。

    “是吗?”门外传来一个久违的男子声音。他站在门口,“潇潇,真没想到我做的就这么差,看来我以后还是不做了吧。毕竟你不喜欢。”

    柳潇潇看着门口的白石,差点没把舌头给咬掉。柳潇潇疼的眼泪汪汪的。

    白石急了,“哎,我就是开玩笑的,你也不至于哭啊。你别哭了,以后你想吃我就做就是了。你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

    柳星舒看着他们的互动,明白了什么,看来她的桃花还不少啊,自己操心去吧。小白?他看了白石一眼,忍着笑意悄悄退出了房间。他们的事情还是少管为好,就怕引火烧身啊。

    柳潇潇委屈的看着他们,“我把舌头给咬了,疼。”

    慕容烨皱眉,“我看看,”柳潇潇伸出舌头,慕容烨扶着她的下巴看了看,“还好没事,吃东西的时候小心些。”

    “我还不是被你们吓得。”柳潇潇委屈的控诉着。

    白石看着他们的互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在漠北的时候早就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自己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他的心中是五味杂陈。

    柳潇潇看着白石,笑道,“小白,看来你去漠北这么久变化还是蛮大的,感觉是不是风吹日晒多了,沧桑了许多。”

    白石,摸摸自己的脸,“你这是在说我老了吗。我还风华正茂,一点都不沧桑。”白石跺着脚。

    “有没有什么更大的收获?”柳潇潇喝了一口粥。

    白石愣了片刻,似在认真思考,“收获有很多。自然是变得更厉害了。”

    “哦哦,那恭喜你啊。你还回去吗?”柳潇潇问道。

    “你希望我回去吗?”白石看着柳潇潇。

    柳潇潇脱口而出,“当然不希望了,你走了,都没人给我做银杏粥了。”当然还有,要是再走,那白幕真的要恨上她了。

    “我做的不是不及别人的千分之一吗?”

    “那不一样。”柳潇潇说完就后悔了。她心虚的看着正盯着她的慕容烨。

    “小白,你变坏了。”柳潇潇有感而发。

    柳潇潇在灵枢阁住了几天,二师兄发话,保证不会在出现什么问题了。所有人都继续该干嘛干嘛去了。二师兄带着媳妇继续云游,柳星舒也赶往江南找媳妇去了。

    烨王府门口。

    一辆马车停了下来,白石撩开车帘,慕容烨抱着柳潇潇走出马车。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的。”柳潇潇搂着慕容烨的脖子,眨眨眼。这些天,柳潇潇觉得慕容烨关心过度了。

    慕容烨总觉得她虽然醒了可还是身体虚弱,坚持让她在床上躺着,一天五顿的喂。她真觉得自己是猪了。除了吃就是睡。她不知道的是还有未来一个月的这样的生活在等着她。

    “不行,你身体还没好。”慕容烨坚持。

    “我已经好了差不多了,真的。”柳潇潇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慕容烨。

    慕容烨直接无视,“你说的话,不可信。之前你还说不会让自己受伤的,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怎么伤成这样。”

    “这是意外,不能怪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能算在我的头上。我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而且,七杀门也从江湖上消失了,我这也算变相做了一件好事。”柳潇潇据理力争。

    “你很光荣?嗯?”慕容烨那个嗯字上扬,让柳潇潇显得格外心虚,不敢在多言。

    慕容烨将柳潇潇放到床上,帮她拖鞋,盖好被子。“阿烨,这不是不是我的房间,这是你的房间,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错,从今以后你就住这里了。”

    “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没有成亲就住一起,别人会说闲话的。对我名节不好。”柳潇潇说道。其实她也就随口说说,反正她是不怎么在意这些的。

    “说要是乱说话,我就割了他的舌头。”

    “这样别人会说你残暴嗜血的,不好不好。”

    “我本来就冷血。”

    “这样我会嫁不出去的。”

    “你还想嫁给谁?”

    “嗯,好吧。”柳潇潇这是头一次发现慕容烨竟然这么能说。

    之后的一个月,柳潇潇每天都是药补食补,有些尖锐的下巴,渐渐养回了圆润,甚至有赶超之前的趋势。慕容烨看着她看的很紧,后来还是她死命的哀求,撒娇还允许在院子里逛逛。

    这天柳潇潇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直呆在房间里,她都觉得自己要闷坏了。门口有侍卫守着她又出不去。柳潇潇盯着院中那棵靠墙的树,她跑到房间搬了一个椅子出来,放到树旁。

    柳潇潇将裙子一角聊起来别到腰间,撸起袖子,摩拳擦掌,踩上椅子开始爬树了。她顺着那棵树爬到了墙头。

    她坐在墙头,看见慕容安和楚飞廉在对峙。眼神交流,电光火石。她朝他们挥挥手,“飞廉、安安,你们在干嘛?比瞪眼吗?”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那么无聊吗?”楚飞廉看着坐在墙头的柳潇潇,“你怎么还学会爬墙了。”

    “你们带我出去玩玩呗。”柳潇潇乞求着眼神看着他们。

    “云舒,你快点下来再说,上面太危险了。”慕容安担心的说道。

    “安安,你都知道了啊。你是不是在生我气?对不起啊,我只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柳潇潇问道。

    “我没有生你的气,”他是在生自己的气。

    “那你怎么都没有来看过我,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连累了你,所以你生气了。要和我绝交。毕竟我都连累你两次了。不过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柳潇潇伸手比划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