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你要当爹了
    慕容烨本来是打算找柳潇潇道歉的,看到这一幕他的心(情qing)又怎么会平静下来。他要是能忍,他就不是一个男人。

    “阿烨,”柳潇潇看见了慕容烨,就冲过去,被齐思鸿拉住了手臂又给带回去了。

    慕容烨沉着脸,一步一步的走进他们,“看了本王说的话,是一语成谶了。太子(殿dian)下还真是在觊觎本王的女人。”

    “烨王爷难道不知道先来后到。”齐思鸿毫不示弱。

    “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道理,本王想齐太子应该明白的。”慕容烨握上齐思鸿的手腕,暗暗发力。

    “她又不是马,本宫也不是草。”齐思鸿也在用力的忍着,直接的结果就是,柳潇潇在连连哀嚎,“疼疼。”

    “放手。”慕容烨说道,“否则,本王不介意,剁了它。”

    “你在威胁本宫。”

    “不,是通知。”慕容烨面无表(情qing)的说道。

    “你先放手。”齐思鸿也冷漠的看着慕容烨。

    “你们这样要说到何年何月,等你说完,我的手就废了。听我的,我数一二三,一起放手。”柳潇潇火了。

    “一二三。”柳潇潇话音刚落,他们同时放了手。柳潇潇捂着手,退到一边,挽起袖子,果然都青了。“下手太狠,疼死我了。”

    “柳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齐思鸿急了,他顾不上慕容烨,想要拉过柳潇潇的手察看伤势。

    柳潇潇躲开齐思鸿,“你伤我伤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要的手废了你才开心。”

    “我从未这么想过,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齐思鸿说道。

    “是,你是不想,可是你做的事(情qing)、你做的决定,都是在伤害我。”柳潇潇吼道。

    “柳柳,对不起。”齐思鸿愧疚道。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不(爱ai)你了。”柳潇潇说道。

    “我不相信,你能那么轻易的就放下。柳柳,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我当你只是一时气话。”齐思鸿强颜欢笑着。

    “你这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你不相信我就证明给你看。”柳潇潇走到慕容烨的面前,踮起脚尖,搂上慕容烨的脖子,吻了下去。

    “你现在相信了吧,我是真的不(爱ai)你了,我们不可能了,你清醒一点,接受事实吧。”

    齐思鸿失魂落魄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阿烨,”柳潇潇低头想着该怎么道歉才好。

    慕容烨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他抱着她,在她耳边说着,“对不起,”

    “啊”柳潇潇懵了,不是她来道歉,怎么变成是他在道歉。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是我太冲动了。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才对。”

    “阿烨,是我不对,我不该拿自己的(性xing)命开玩笑,害得你为我担心。我保证下次不会在做这么愚蠢的事(情qing)了。”柳潇潇信誓旦旦的说道。

    “阿烨,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柳潇潇问道。

    “早就不气了。”慕容烨抱着柳潇潇说道。

    “既然不气了,那我们去吃东西吧。我饿了,小白肯定弄了好多好吃的,我们再不去,就什么都吃不到了。”柳潇潇表(情qing)严肃而又认真。

    慕容烨轻笑一声,“好,我们去吃东西。”慕容烨拉着柳潇潇的手,一起去找白石他们。

    等他们到时,白石正在烤野鸡。那香味,柳潇潇老远就闻到了。她眼馋的跑到烤鸡(身shen)边蹲着,“好香啊,小白什么时候可以吃我好饿。”

    “快了,”白石说道。

    “谁让你来的太晚了,刚刚我们已经吃了一只鸡了。”楚葵说道。

    “你们怎么都不给我留点。你们太不够意思了。亏我还那么疼你们。”柳潇潇控诉着他们。

    “姐姐,小白叔叔说,凉了就不好吃了,所以我们就没有留了。姐姐你不要生气了。”秦婉兮真的以为柳潇潇生气了,紧张的解释着。

    “嗯,小兮,我就开个玩笑,你不用这么认真,否则我压力很大的。”柳潇潇抓抓头发。

    “其他人呢”柳潇潇看着空旷的广场只有他们在烤(肉rou),疑惑的问道。

    “狩猎比赛开始了,他们都去比赛了,看看谁赢得猎物多,更何况今天不只是有第一名的彩头,还有可能关系到他们能否有机会得到那个劳什子的公主的青睐,每个人拼命的的表现自己。”楚葵说道。

    “楚楚,你怎么懂得那么多”柳潇潇惊叹的说道。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笨吗”楚葵翻了一个白眼。

    “楚楚,你敢瞧不起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柳潇潇说着就去挠楚葵痒痒,楚葵边躲边说,“你幼不幼稚啊。哈哈,你快停手。”

    “我觉得她们俩都(挺ting)幼稚的。”清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姐姐,(肉rou)好了,你们不吃吗”秦婉兮喊道。

    “今天就放过你,下次再继续。”柳潇潇插着腰,喘着气。

    楚葵喘着气,“谁要跟你继续,我才懒得陪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柳潇潇坐下,慕容烨递给她一杯水,她拿过一口气就喝完了。“阿烨,那狩猎,你怎么不去”

    柳潇潇接着说道,“阿烨不去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不去”柳潇潇目光看向悠哉悠哉坐在那里的慕容安。

    “我为什么要去我对那个公主又没有兴趣。”慕容安喝着酒,吃着(肉rou)。

    “那也不要吃我的(肉rou)。”柳潇潇不满的看着慕容安。

    “这还有很多,一个人又吃不完,我帮你分担分担。”慕容安笑道。

    “不用,我自己能吃的完。”柳潇潇护着(肉rou)。

    “吃独食不好,”慕容安趁着柳潇潇不注意抢过一个鸡腿得意的说道。“容易撑着。”

    “我的鸡腿。”柳潇潇叫着,“慕容安”柳潇潇跺着脚,对慕容安的感激之前都被消磨殆尽了,她现在只想弄死他。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谁让我是长辈呢。”柳潇潇气哼哼的说着,拿起一只鸡腿啃得格外用力,就好像在咬慕容安的(肉rou)一般。

    柳潇潇看着这周围环境,若有所思,“阿烨,这地方我好像来过。不过,哪里的树林都一样,或许是我记差了吧。”

    “那,那个树林有什么不一样的,会让你如此记忆深刻。”慕容安凑过来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柳潇潇警惕的看着慕容安,护着怎么(身shen)边的食物,“你凑过来干嘛你别想抢我鸡腿,都是我的。”

    “你好意思吗你看看嘉儿他们都不像你这般护食。”慕容安笑道,“不过,那树林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的,大概十多年前,那时候我才七岁,我遇到了我人生的第一个病人,比较有纪念意义。”柳潇潇兴奋的说道,“那是我第一次在没有师父和师兄的帮助下,自己独立救了一个人。”

    柳潇潇开心的指着自己,“是我,我一个人。”

    “只不过,我救的那个大哥哥脾气比较差,我救了他,他还怪我多管闲事。”柳潇潇偷笑道,“不过,我把我吃腻的桂花糕,塞给他吃了。”

    “那后来呢”清嘉问道。

    “我怎么知道,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当年我送了他一本什么破书,我不仅被我师兄训了一顿,后来还被罚了。我可是很冤枉的。”

    “那你送的是什么书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东西吧,不然你也不会被罚。你师兄是想让你长长记(性xing)。”白石插了一句。

    “不记得的,好像是什么武功秘籍吧,说是练会了就不会有人欺负我,我对那个又不感兴趣,就随手送人了。我师兄说万一他要是心术不正之人,是会容易造成江湖动((荡dang)dang)的。我觉得他就是杞人忧天了。”

    “坏人脸上又没写字。”慕容安心(情qing)复杂的说道,原来她还记得他,只是认不出他了。

    “对对对,我师兄也是这么说的。”柳潇潇忙不迭的应和着。

    “连小孩子都懂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楚葵鄙视的说了一眼。

    柳潇潇已经习惯了楚葵的时不时的鄙视,脸皮都变得厚了不少。“那个时候,我也只是小孩子,不明白很正常。”

    “柳潇潇,江湖救急,救人如救火。”慕容澈人未到声先到。

    柳潇潇茫然的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慕容澈抱着夏千山快速朝柳潇潇跑去。夏千山捂着肚子,脸色很不好。

    柳潇潇放下手中的鸡腿,擦擦手,给夏千山探了一下脉象。严肃的说道,“把她放到帐篷里,我马上就来。”

    帐篷中,柳潇潇打开针灸包,开始给夏千山施针,然后探脉,摇头叹息,坐在桌前,摇头叹息。

    慕容澈急了,“你别总是叹气啊,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你是要急死我。千千不就是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怎么会这么严重。”慕容澈急的来回踱步。

    “这就不奇怪了。”柳潇潇点点头,心中说道,习武之人(身shen)体就是好。

    柳潇潇严肃的摇摇头,“她(身shen)体里长了一个东西。”

    “怎么会这么严重,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她。”慕容澈紧张的拉着柳潇潇。

    “没办法的,她的脉象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应指圆滑。我可帮不了她。”柳潇潇无辜的摊手。

    “你说的我都听不懂,你能不能说简单一点。”慕容澈急的像是(热re)锅上的蚂蚁一般。

    柳潇潇看此也不逗他了,“嗯,简单的来说就是,你要当爹了。”

    慕容澈愣住了,柳潇潇接着说道,“她就是动了点胎气,没什么大碍,我给她开了一副安胎药,回去好好安胎就好。”柳潇潇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在有没有听我说话。”

    慕容澈愣了片刻之后,开始指着傻笑,“嘿嘿,我要当爹了。”然后整个人晕乎乎的走到夏千山的(床chuang)边,拉着他的手开始嘘寒问暖。“千千,你感觉怎么样了孩子乖不乖。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觉得都好。”夏千山此刻都觉得有些丢人。

    “这一个多月,哪来那么多的感觉。”柳潇潇忍不住的说道。柳潇潇戳戳一旁的慕容烨,“哎哎,当初你媳妇怀孕的时候,你也是这个傻样”

    柳潇潇也不是吃醋,就是好奇的问一下。有些事(情qing),就得接受现实,谁让她晚出生那么多年。谁让他们相遇的晚。

    “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慕容烨说的是事实,当初知道她怀孕的消息,他并没有什么感(情qing)波动,只是觉得完成了母妃的任务。

    “你就没有初为人父的喜悦”柳潇潇怀疑的眼神看着慕容烨。慕容烨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这些事(情qing)他自己都搞不清,又如何能回答她。

    “怎么心虚了”柳潇潇笑道。

    “我忘了,不如你给我生一个,或许我就知道了。”慕容烨在柳潇潇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你想的美,要生你自己生去。”柳潇潇反驳着。慕容烨宠溺的笑着,并未再有言语。

    柳潇潇不好意思的咳了咳,“我们都出去吧,他们腻歪,就让他们腻歪去吧。我鸡腿还没吃完,我要去继续了。”说完柳潇潇带头走出帐篷。

    他们在外面呆没多久,狩猎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这次狩猎的头魁不出意外的是慕容辰。尽管慕容辰对齐语蓉大献殷勤的将所有的猎物都送给她,还是没有赢得齐语蓉青睐。

    齐思鸿称病并没有参加狩猎,至于他为什么不来,真病还是假病,柳潇潇一点都不关心了,她也不想去关心。

    这场狩猎结束,慕容凛问及齐语蓉心仪之人,被齐语蓉搪塞过去了,她本就不愿,又怎么会用心。她还天真的想着就这么混过去。

    慕容凛自然也看出齐语蓉并非诚心,他也就象征(性xing)的问问。慕容凛是什么人,他做皇帝这么久,要是连眼力都没有的话,他这个皇帝也不要做,趁早退位让贤。齐语蓉什么态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齐思鸿是什么态度,齐国是什么态度。

    狩猎结束之后,初为人父的慕容澈,又是紧张又是激动,还有着担心。这天他又跑到烨王府去烦柳潇潇,不是虚心求教。

    “柳潇潇,听说孕妇头三个月都很危险的,我应该注意一些什么”慕容澈执笔很认真的问着。

    “嗯,不要行房事。”柳潇潇淡定的说道。旁边的楚飞廉,一口茶没忍住喷了出来,惹来柳潇潇一阵白眼加嫌弃。慕容澈执笔的手顿住。

    “阿潇,你其实可以说的委婉一些的。”楚飞廉说道。

    “这是事实,我已经很委婉了,我这不是怕他们新婚燕尔忍不住。”柳潇潇拍拍慕容澈的肩膀,“头三个月一定要忍耐一下,后面可以适当有,不过就是要注意一些不要伤了孩子。”

    慕容澈僵化中,“你一个女孩子,是如何做到如此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这些话的。”

    “我是一个大夫,我可是很有医德的。”柳潇潇认真的想了想,“不过,我说真的,怀孕期间最好是能不做就不做的好,免得你到时候(情qing)绪上来了控制不好。到时候半夜跑来找我,我很困的。”

    “你除了说这个,还能说点其他有用的东西。”慕容澈将笔放在桌上。

    “其他的,也是有的,这个一点、两点说不清。”柳潇潇点点头。

    “那就慢慢说。”慕容澈期待的拿起桌上笔,“一点、两点说不清,那就三点、四点的慢慢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