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若柳,替身?
    宫门口。

    “阿潇,对不起,最后非但没有能够救到你,反而还连累你来救我们。”梁洛明更加自责。

    “那些不过(身shen)外之物罢了,那个令牌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还要防着贼,现在还了也好,不用担心被偷了。”

    “你倒是乐观,不想要可以送我啊。”慕容澈笑呵呵的凑过来。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不是让你看着他们一点,不要让他们做傻事,怎么看到金銮(殿dian)去了。”柳潇潇斜了他一眼。

    “这个,”慕容澈心虚了,“这个不能怪我啊。”他想起属下的禀告,果断的甩锅,“是齐思鸿和他们说了什么,等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你要算账找他去。”

    “用你们的命,换我的命,你觉得我能心安理得接受吗”柳潇潇问道。

    “阿潇,我们错了。”梁仙儿说道,梁洛明沉默着。

    “算了,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吧,他们也该担心你们了。”柳潇潇叹了口气。

    他们沉默转(身shen)。柳潇潇看着他们的背影,喊道,“梁洛明,你还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吗”

    梁洛明疑惑的看着柳潇潇,柳潇潇接着说道,“梁大哥,你是一个好哥哥。在我的心里,你是世上最好的哥哥。”

    梁洛明先是一愣,然后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狂喜。“阿潇,你”梁仙儿看着梁洛明,默默的笑着。

    柳潇潇说完就不再言语,有些事(情qing)不用说透,心照不宣就很好。柳潇潇拉上慕容烨的手,朝着他笑道,“阿烨,我饿了。我们快点回家吧。”

    “好,白石已经做了你(爱ai)吃的等着你回去。”

    “其实,我觉得你做的也很好吃的。”柳潇潇笑眯眯道。

    没多久齐思鸿便启程告别,他们意气风发而来,却灰溜溜的离开。赔了夫人又折兵。

    离开之前,齐思鸿还想再见柳潇潇一面,柳潇潇因为齐思鸿想要拿梁洛明他们的(性xing)命换她平安的事(情qing),不愿再见齐思鸿一眼。而只要柳潇潇不愿,那么齐思鸿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近柳潇潇,所以,齐思鸿只能落寞的离开。

    齐思鸿在回京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人。也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却也给柳潇潇造成一个不小的麻烦。

    齐思鸿走在街上,一个乞丐样的人,飞奔的冲向他,撞了他一下,齐思鸿愣了一下,他旁边的侍卫正准备发怒,齐思鸿拦住了他。那个乞丐并未停留,一直往前跑,后面跟着一群手拿木棍的男子。

    那群男子很快就追上了乞丐,他们拿着木棍,打着乞丐,嘴里还骂着,“叫你偷东西,打死你。”乞丐倔强的握紧拳头,咬牙一声不吭,

    “住手。”齐思鸿喊道。

    “你们不要多管闲事。”一个男子道。

    齐思鸿拿出一锭银子,“这么多够不够。”齐思鸿将银子丢向他们。

    男子接过银子马上喜笑颜开。“够够。兄弟们,我们走。”还朝那个乞丐不屑的说了一句,“算你走运。”说完就带着那群男子走了。

    齐思鸿走进她,蹲下来,拿出手帕为乞丐慢慢而又细心的擦干净脸,乞丐露出了干净的而又精致的脸庞,可能因为营养不够,稍显消瘦。

    齐思鸿看见她的脸,露出温和的笑容,伸出手,“你愿意跟我走吗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吃苦。”

    君浩看清她的面容,一愣,随即沉默低下头。那女子的面容竟与柳潇潇有八分相似。

    女子犹豫着将手搭上了齐思鸿的手,跪下,“公子救了奴婢,奴婢今后愿为公子做牛做马,以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齐思鸿将她带回了客栈,命人给她梳洗打扮。(身shen)着淡粉衣裙,衣裙底端都有一个小铃铛,走起路来便响起一阵清脆的银铃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头发只用一根桃花簪挽起。两个脚踝处,分别有一串银铃脚环。

    君浩再次沉默,这是以前柳潇潇喜欢的着装。齐思鸿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女子拜见齐思鸿,齐思鸿盯着她愣住了,打扮起来,更像她了,此刻站在他的眼神的仿佛就是她站在他的(身shen)前,笑着喊他小齐子。

    “公子”女子怯生生的喊了几遍,齐思鸿才回过神来。“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没有名字。以前我爹娘都是唤我丫头,自从他们过世之后,便再没有人过问奴婢的名字了。”

    “弱柳扶风之姿。弱柳,若柳,从今以后你叫若柳可好”齐思鸿笑的温柔。

    “若柳”说着女子便要跪下来,“奴婢多谢公子赐名。”

    齐思鸿扶起她,“从今以后,你在我面前可以不要自称奴婢。”

    “奴,”齐思鸿眼神制止她,她只好改口,“若柳多谢公子。”

    寻仙楼。

    柳潇潇坐在院子里逗着小婴儿。

    “你真是幼稚,”梁洛生说道。对于柳潇潇突然变成他的亲姐姐,他有些难以接受,也不肯开口叫她姐姐。独自闹着别扭。

    “要你管,对待姐姐,态度要好一点。”柳潇潇得意的说道。

    “切,我才没有那么笨的姐姐。”梁洛生别过头。

    “这样啊,那我以后再也不带小兮来玩了。”柳潇潇挑眉。

    “你,”梁洛生想要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

    “我什么啊”柳潇潇故意说道,继而她叹了口气,“我觉得吧,小兮和嘉儿培养培养感(情qing)也是可以的,年龄不是问题。”

    “那怎么可以”梁洛生急了。

    “怎么不可以,虽说小兮是比嘉儿大,那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他们是名义上的母子,违背了伦理纲常。”梁洛生想了半天,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确实,那找谁好呢这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怎么舍得将她配给外人呢。”柳潇潇故作思索。

    柳潇潇故意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啊,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还有思仲啊。我当年可是答应给他找媳妇的。”

    “他是谁”梁洛生疑惑着。

    也是因为今天的事(情qing),以至于以后梁洛生见到了何思仲本人,就带着莫名的敌意,让何思仲一头雾水。当然那是后话。

    “思仲是一个很不错的小男孩哦,我大师兄觉得他不错,收他为徒了。假以时(日ri)必成大器”

    柳潇潇对何思仲赞不绝口,梁洛生内心升起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我也可以的。”梁洛生的声音很小,小到最后几不可闻。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说大点声。”柳潇潇笑道。

    “你,”梁洛生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别扭的跑走了。

    惹着柳潇潇直笑。

    “阿潇,你就不要这样一直逗他,他还小。”梁洛明端了一盘点心放在柳潇潇(身shen)边。

    “嗯,他还小,你可不小了。要不要我找个媒人给你说门亲事。”

    “我还不急。”

    “不急,和你同龄的,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却连个媳妇都没有。”柳潇潇转头看着他。梁洛明心虚的笑着。

    “这种事(情qing)急不来的,找到了妹妹,知道你还活着,我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了。”

    “你这是在怪我了现在找到了,你就可以考虑娶妻了。”柳潇潇看着梁洛明的眼神看着小婴儿,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姐姐会找到她的幸福的。你这样她会自责的。”

    梁洛明笑笑,“不急。”

    柳潇潇越看小婴儿越觉得她熟悉,柳潇潇皱着眉头,看着一无所知只是咯咯直笑的小婴儿。

    “怎么了蜜儿她出什么事(情qing)了”梁洛明紧张看着柳潇潇表(情qing)开始紧张了起来。

    “她没事,我”

    “柳潇潇,”慕容澈大叫的走进院中。

    “你小声一点不行吗吓到小孩子怎么办。”柳潇潇抬头骂了一句。她看看慕容澈,再看看蜜儿,再看看慕容澈。看了一会索(性xing)拉过慕容澈,将他拉至蜜儿的(身shen)边。

    “你干嘛”慕容澈疑惑的看看怎么,没什么异常啊。

    “哥哥,你觉不觉得他们两的眉眼有几分相似”

    梁洛明也仔细看看,犹豫着,“这么小的孩子,还看不出什么吧”

    柳潇潇摸着下巴,“十一,老实说,你之前在外面混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遗落在外的沧海遗珠”

    柳潇潇此话一出,吓得慕容澈赶紧捂上柳潇潇的嘴,警惕的看看四周,“你想害死我吗这话要是让千千听到了,还不把我的皮给剥了。我跟你说,她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柳潇潇手指着慕容澈捂着她的手,慕容澈悻悻松手。

    “那么激动做什么,难不成你还真的有沧海遗珠。”柳潇潇八卦的问道。

    “胡说八道,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shen)。”

    “那你还紧张什么”

    “谁还没个年少轻狂,想当初围绕在我(身shen)边的女人也是不少的,这些要是让千千知道,还不得跟我翻脸。”慕容澈很是自来熟的坐下。

    “滥(情qing)就是滥(情qing),逛青楼就是逛青楼,说的那么高尚,我鄙视你。”柳潇潇毫不留(情qing)的做着一个鄙视的手势。

    “那都是认识千千之前的事(情qing)好不好,认识千千之后,我可是浪子回头了。那些女人我看都不看一眼。我连之前那些女人的样貌都不记得了好吧。”慕容澈不服气的说道。

    “我还是鄙视你。”柳潇潇哼了一声。

    “你,谁还没有个过去,你难道就没有。”慕容澈炸毛了,说起话来有些口无遮拦了。

    “那我也比你好,我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才不会像你那样。”柳潇潇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随即疼着直甩手。梁洛明紧张的去关心着柳潇潇。

    梁仙儿听见动静从屋内走了出来,“怎么了”梁洛明无奈的摇头。“他们因为过去的(情qing)史问题起了争执。”

    “啊”梁仙儿惊讶着。

    那边慕容澈还在和柳潇潇争执,以至于夏千山站在他的(身shen)后他都没有发现。柳潇潇看见了,眼珠子一转,慕容澈要倒霉了。“十一,你说怡红院的姑娘,飘香院的姑娘,云梦居的姑娘等等,那么多青楼的姑娘,哪家的姑娘最和你的心意”

    “嗯,”慕容澈真的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了。“怡红院的媚,飘香院的有活力,云梦居的柔(情qing)似水,各有千秋,其实我都(挺ting)满意的。”

    “看不出来你还(挺ting)博(爱ai)的。”一道女声传来,不是柳潇潇的,但是慕容澈却没有注意,他闭着眼睛似在回味以前的(春chun)风得意。柳潇潇默默的表示同(情qing)。

    “那是。”慕容澈得意没有几秒,“疼疼,谁啊不想活了。”慕容澈骂骂咧咧,捂着耳朵,扭头看见夏千山在对着他笑,只是那笑容有些瘆得慌。“嘿嘿,千千你怎么来了。”

    夏千山拧着慕容澈的耳朵,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怡红院的媚,飘香院的有活力,云梦居的柔(情qing)似水,你都满意,有多满意”

    “柳潇潇,你又(阴yin)我。你太不厚道了。”回应慕容澈的是柳潇潇无辜的眨着眼睛。

    “慕容澈,你不把话说清楚,我今天就废了你。”夏千山用力的拎着慕容澈的耳朵。

    “千千,我发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qing),自从认识了你之后,那些都是浮云。我只喜欢你。”慕容澈哄着夏千山。“千千,你别生气了,对胎儿不好。”

    “你关心的只有孩子,你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娶我只是为你给你生孩子,这个孩子我不生了。”夏千山松手,快步的走了。慕容澈瞪了柳潇潇一眼,心惊胆战的跟着夏千山,不停的说着好话。

    柳潇潇朝着他们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活该,谁让你欺负我。”

    梁洛明和梁仙儿对视一眼,皆是满眼的无奈。梁洛明坐了一会儿就回厨房了,只余梁仙儿和柳潇潇在院中聊天。

    今天的寻仙楼还真是(热re)闹,慕容澈他们刚走,慕容安就来了。

    柳潇潇看见慕容安出现在院中,调侃着,“安安,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了舍得从你的温柔乡你出来了。”

    “路过,就准备来蹭个饭。”慕容安走进他们,“刚刚我看见小皇叔和皇婶一起出去了,看小皇叔的样子,云儿你有做了什么”

    梁仙儿一件慕容安的到来,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而慕容安根本连个余光都没给她。

    “哎,你可别冤枉我,我可什么都没做,是他自己得意忘形了,这能怪我吗”柳潇潇反驳着。

    “你总有一堆歪理。”慕容安笑道。柳潇潇歪头浅笑,算是默认。

    柳潇潇盯着看慕容安看了一会,又去看看小婴儿,“安安,我觉得蜜儿和你也(挺ting)像的。”柳潇潇将婴儿抱到慕容安的(身shen)旁,近距离的比对着。

    “哪里像”慕容安看向婴儿时的眼中并无笑意。而梁仙儿却很惊慌。

    “说不上来,刚刚我觉得蜜儿和十一(挺ting)像的,现在看看,觉得她和你也(挺ting)像的。”柳潇潇自顾自的说着,慕容安没有回答。

    小婴儿看着慕容安咯咯的笑着,伸着自己的小手,好像要去抓慕容安,柳潇潇笑道,“安安,你看她笑了,她好像很喜欢你。”

    柳潇潇将孩子塞到慕容安的怀中,“来,你抱抱,感受一下父亲的感觉,说不定你就想成家了。到时候,我让阿烨给你说明好亲事。”

    慕容安沉默的,丝毫没有伸手意思。梁仙儿慌张的说道,“阿潇,蜜儿出来玩的够久了,该去休息了。”

    “好吧。”柳潇潇对于慕容安没有抱孩子还有一些失望。她其实是想看慕容安不会抱孩子的手足无措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