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昭妃娘娘
    “小白,你在想什么呢”柳潇潇的手在白石的眼前挥了挥。

    白石摇摇头,心道,那怎么可能,肯定不会是她。“没什么,就是累了。”

    “小白,有个小妹妹来找你,”柳潇潇笑道,“说是来找你成亲的。”柳潇潇说完,白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吧。

    柳潇潇退到门的一旁,“子衿,和你的白石哥哥打个招呼吧。”

    “白石哥哥,子衿好想你啊,我终于找到你了。白石哥哥,我们成亲吧。”陆子衿激动的扑进白石的怀中,那冲击力,都让白石不得不后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shen)形。

    白石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白石迷茫的眼神看向柳潇潇,只见柳潇潇在一旁欢快的笑着。

    白石拉开陆子衿,“你是谁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见到男人随便就扑。”

    “白石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陆子衿委屈的表(情qing)。“我是子衿啊,我来找你了。我找的很辛苦的。”

    陆子衿想着连(日ri)来的辛苦,结果她的白石压根就不记得她,她开始难过委屈的掉眼泪。

    “你别哭啊,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了。”白石看见陆子衿的眼泪开始手足无措。“我没有不记得你,我知道你是陆子衿。你能不能不要哭了。”

    “白石哥哥,你真的记得我”陆子衿激动的拉着白石。破涕为笑,“那白石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成亲明天吗”

    “明天太快了吧”等等,他什么时候说要成亲。“那个子衿,终(身shen)大事非同儿戏,这个是马虎不得的。”

    “我没有马虎,我很认真的。”随即陆子衿变了脸色,“白石哥哥,你不想娶我了吗”那样子就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还小,不急的。”白石头疼着,而柳潇潇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柳潇潇装模作样的咳了两下,“那个小白,子衿小妹妹你叫好好照顾一下了啊。毕竟人家举目无亲,就冲着你来的,别伤了人家小姑娘的心。”

    柳潇潇说完,就潇洒的离去。

    “潇潇你”白石看着柳潇潇的背影,在看看默默抽泣的陆子衿,头疼着。

    陆子衿就这么在烨王府住下了。

    一天陆子衿气势满满的跑到听风院。“我想到了怎么样,才能让白石哥哥心甘(情qing)愿的和我成亲了。”

    正坐在院中悠闲喝茶的柳潇潇讶异的抬头,“你想生米煮成熟饭”

    “对。”陆子衿握起自己的小拳头,表(情qing)很壮烈。此时的她还没有明白柳潇潇的另一层意思,还很惊讶柳潇潇怎么猜到的。

    “真的,子衿你这么霸气吗这种事(情qing)不用说的那么大声。”柳潇潇也就随口一说的,没想到陆子衿肯定回复着。

    “娘亲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我要是抓住了他的胃,他还不得乖乖和我成亲。”陆子衿为自己的机智自豪着。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生米煮成熟饭啊。”柳潇潇暗道自己太不纯洁了,人家还是一个小姑娘呢。

    “还有什么吗”陆子衿疑惑问道。

    “没什么,你打算做什么抓住他的胃”柳潇潇笑着岔开话题,她才不想让别人觉得她那么不纯洁呢。还好小姑娘比较好糊弄。

    “你看着吧,我要大显(身shen)手了。做菜有什么难。”陆子衿挽起自己的袖子。

    柳潇潇一听,以为自己要大饱口福了,很兴奋的看着陆子衿,不过很快她就后悔了。

    烨王府厨房中,此刻传来的是这样的声音。

    “加盐,”陆子衿的声音。

    “那是糖那个才是盐不能放那么多,会咸死人的。”柳潇潇惊慌的声音。

    “那是醋,不是酱油。”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影响我发挥。”

    柳潇潇明显的质疑的表(情qing),“你以前做过饭了或者说你以前进过厨房吗”

    柳潇潇是第一次发现还有人做饭,比她还废材的。她顶多是不难吃,陆子衿的这个,能不能吃还是一个问题。

    柳潇潇看着陆子衿准备往锅中倒菜的,小心翼翼,忍不住开口,“可以放了,一会油就要烧干了。”

    “我知道,我不是在挑最好的时机。”陆子衿一脸的视死如归。

    砰地一声,水淋淋的青菜下锅,带起火光。

    “啊啊啊怎么办”

    陆子衿慌张的端起一盆水,柳潇潇慌忙的大喊,“不能用水”但是已经晚了,柳潇潇话音刚落,那盆水也入了锅,厨房一声巨响。火势更猛。

    动静太大,把府里的下人都吓坏了,有慌忙赶来灭火的,有慌忙去通知慕容烨的。

    柳潇潇当机立断拿起一旁的扫把,开始扑火。一阵手忙脚乱,烟熏雾缭中,火终于被扑灭了。

    柳潇潇拉着陆子衿跑出厨房。她们在厨房外面不停的喘着气,柳潇潇拍拍(胸xiong)口,“没想到你比我还要不靠谱。”

    “我哪知道不能用水,我只是太着急了。对不起。”陆子衿内疚着。

    “潇儿,你没事吧”慕容烨听说厨房着火了,她还在里面的时候,立马慌忙的赶来,他紧张的查看着柳潇潇的(情qing)况,还好只是脸上沾了点烟灰。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了。”柳潇潇说道。

    “我有事”陆子衿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石,将被油烫的起泡的手伸到白石眼前。白石就是想说她几句,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下去了。

    “修缮厨房的钱,从你月钱里扣。”慕容烨冷不丁的说道。

    “凭什么啊”白石激动的就差跳起来了。

    柳潇潇点点头,“我同意,她可是为你的。小白,她还给你做了好几道菜呢,一定不要辜负子衿对你的心意啊。”柳潇潇严肃而又认真的拍拍白石的肩膀。

    陆子衿一脸期待的看着白石,“白石哥哥,你等等。”说完跑进厨房端出一盘菜,满脸的失落,“只剩下这一个了。”

    白石看着那黑乎乎的红烧(肉rou),那个勉强能称之为红烧(肉rou)吧。陆子衿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就是不小心火大了那么一点点。”

    “这是火大的不止一点点”白石觉得陆子衿就是在浪费食材。

    “对不起,我太笨了。我以为很简单的。我是照着娘亲教的,没想到我这么笨。早知道有今天的话,当初娘亲教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很认真很努力,坚决不偷懒。可是现在我再也没有机会了。”陆子衿垂下脑袋,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白石看的莫名的心疼,他将手放到了陆子衿的头上,“我教你。”

    陆子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抬头用闪着泪光的眼睛,激动的看着白石,“白石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教我,我就知道白石哥哥对我最好了。”说着小姑娘就要激动的去抱白石。

    白石的耳朵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他推着陆子衿。“女孩子要矜持,不要随随便便的就扑到男孩子的怀里。”

    柳潇潇看看他们,再看看慕容烨,颇有一种老母亲的笑,“阿烨,我觉得要想追到小白,还是需要主动点的,就像子衿那样。”

    当初就是因为柳潇潇的胡闹,经常主动调戏着白石,让白石对她生了好感,而她又无法回应。最后让他远走漠北,不过现在看来这趟漠北没有白去。小白的经历就注定他不会再去主动追一个女孩子,幸好他遇到了陆子衿。

    齐国,昭阳宫。

    齐思鸿一(身shen)酒气的走进屋内。若柳带着宫女们慌忙行礼。

    “臣妾,给皇上请安。”

    “柳柳。”齐思鸿拉住若柳的手,深(情qing)抚上她的脸,眼神似透过她的脸,在看另外一个人。

    “皇上您喝醉了。”若柳羞红着脸,别过头吩咐着旁边的宫女。“迎夏,去给皇上准备一点醒酒汤。”

    “不用了,都退下,这里不用伺候了。”齐思鸿只是盯着若柳的脸。

    “皇上,您这样明天早上起来头会痛的。”若柳一脸的担忧。

    “无碍,朕还没醉,现在很清醒。”齐思鸿抬手示意宫女们退出(殿dian)外。

    “皇上,那臣妾扶您去(床chuang)上休息一会吧。”若柳搀扶着齐思鸿走向(床chuang)边。

    齐思鸿忽然紧紧的抱住若柳,“柳柳,我好想你,你想我吗”

    “皇上,我们白天不是才见过吗”若柳有点害羞。

    齐思鸿头猛地低了下来,慢慢地亲着她的脸,若柳紧张的抓住衣服。齐思鸿伸手将她拢入怀中,舌尖抵开她的唇游入其中,温(热re)地捕捉着,一只手趁机解开她的衣裳,裙袍滑落到地上。

    齐思鸿将她放到(床chuang)上,人跟着陷了下去,唇一路((舔tian)tian)舐她的右耳边,手指暧昧地慢慢解开她的内衫,一路勾火燎原,若柳的(身shen)体忍不住剧烈起伏起来。

    “皇上。”若柳的声音带着一丝(情qing)动,显得格外的魅惑。

    齐思鸿将食指放在她的唇上,目光灼灼,“叫我小齐子。”

    “臣妾不敢。”若柳满脸的红潮。

    “你真的不叫。”齐思鸿捧起她的手指轻轻咬了一口,满意地听到她口中细碎的呻吟声。

    “小,小齐子。”若柳壮着胆子小声的叫了一声,那声音轻的就像蚊子在哼。

    “乖,在大点声。”

    “小齐子。”若柳加大了音量。

    “继续。”齐思鸿吻的轻柔得腻人,慢慢转为轻啃她的此刻颇为红润的唇,一直滑到她颈根。

    “小齐子。”若柳喘着粗气。

    齐思鸿想着柳潇潇是不是此刻也和慕容烨做着这样的事(情qing),她是不是也是如此的承欢在慕容烨(身shen)下,想着想着他手的力度不自觉的重了起来。

    “疼。”若柳疼的叫出了声,但也没有换来男子的怜惜,迎接她的只是一阵又一阵的“狂风暴雨”。

    第二(日ri),到了却凤仪宫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辰。若柳被齐思鸿折腾的狠了些,第二天没有起的来。

    凤仪宫中眼红嫉妒若柳的不在少数。

    淑妃娘娘率先说道,“皇后姐姐,这昭妃妹妹入宫才多少时(日ri),仗着皇上的宠(爱ai),就这样越发的不把您放在眼中了。以前是迟到,现在倒好直接不来。不管怎么说,都该小惩大诫,让她涨涨规矩。”

    江蓠慢悠悠的喝着茶,并没有因为她的话有什么表示。她知道淑妃只是想借她的手教训那个若柳罢了。她不傻,只是她经历了那么多,有些事(情qing)早就看开了。她现在只想照顾好斯流。

    江蓠知道就算若柳再像柳潇潇,她也不是柳潇潇。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罢了。

    “都是伺候皇上的,昭妃妹妹也是比较辛苦的,累了就让她好好休息吧。”江蓠大度的说道,“之桃,将本宫那里的金丝血燕窝赏赐给昭妃。”

    那些妃子都是恨皇后的不争,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没有一个表示的。

    若柳因为齐思鸿的宠(爱ai),可谓是恃宠而骄。宫中的妃子没有几个是她放在眼中的。

    一(日ri),齐思源入宫,无意中撞见了若柳与别的妃子争执。他看着若柳的样子,都不由的愣住了,她的样子越来越像柳柳了。只是有些东西她永远也学不来。

    “见过豫王。”

    “都免礼吧。”齐思源走进若柳的(身shen)边,忍不住提醒道,“昭妃娘娘,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收敛一点。”

    宫中没人敢提柳潇潇的存在,更无人敢去若柳面前提起柳潇潇的过去。曾经有一个妃子因为看不惯若柳的傲慢无礼,气不过提起了柳潇潇。后来那个妃子就哑了。原因如何,知(情qing)人自然是不言而喻。

    “豫王(殿dian)下这是何意”若柳不解。

    齐思源笑了一声,“没什么,就当本王说错了吧。”

    有时候不知(情qing)或许会更好一点吧,没有人会愿意做一个替代品的。穿衣风格、吃的食物都是之前柳潇潇的风格,齐思鸿完将她当成柳潇潇的替代品。就连名字都是若柳。这对她来说并不公平。

    江蓠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她对于若柳更多的都是同(情qing)。那么相似的一张脸,而她们的命运却是天差地别。或许那就是命吧。

    晋国,烨王府书房。

    “王爷,昭妃娘娘与柳姑娘长得有七八分相似,齐思鸿说是关心,也是关心,说不关心,也并不关心。”

    “曾经妃子罚她在御花园中跪了几个时辰,他都不闻不问。却因为一个妃子打了她一把掌,指甲划了她的脸而勃然大怒。”这更像是只关心她的脸。后面的那句话,白幕没敢说出来。

    “看来他还是在肖想着不属于他的人。”慕容烨散发着杀气。

    “你们家王爷在不在里面”门外传来柳潇潇的声音。

    门外的侍卫还未来得及开口,慕容烨听见了柳潇潇的声音,收敛了杀气,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气息。“进来吧。”

    柳潇潇推开门,笑嘻嘻的走进来,看见白幕,“小白都找媳妇了,你什么时候找媳妇。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

    “多谢柳姑娘好意,属下暂时还不考虑。属下告退。”白幕尴尬的低头。

    “别不好意思啊,快和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我一定给你找个满意的媳妇。”柳潇潇在他的(身shen)后喊道。

    “潇儿,过来。”慕容烨将手中的书放到桌上,朝柳潇潇招手,柳潇潇狗腿的笑着走进慕容烨。慕容烨伸手就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找我什么事”

    “我(挺ting)喜欢那个小姑娘的,她也(挺ting)可怜的,现在都是孤(身shen)一人。我想带子衿去布庄给她做几(身shen)合(身shen)的衣服,好不好”柳潇潇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