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0章 这下顺眼多了
    “不错,现在看你们就顺眼多了,帅多了,不错的发型。”

    夏平拍了拍手,很是满意自己的理发技术。

    顺眼个屁!这究竟是什么狗屁审美?!

    还说这是不错的发型,都秃了,还有个蛋发型,会说话不。

    孔雀族等战士都是用杀人的眼光盯着夏平,他们内心的恨意就算是三江水也无法洗刷啊,他日必定要报复这剃发之仇。

    可是现在他们却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眼角放出泪水,好像被人强了一样,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

    “走吧。”

    做完了这些事情,夏平很是满意,顺便搜刮走这些精锐战士身上的全部宝物,雁过拔毛,就和兔玲珑、青鸾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毕竟他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否则九头鸟族,象族等种族必定会追杀上来,到时候想逃跑的话就没那么简单了。

    “为什么不干掉那群敌人?如果被他们逃走的话,恐怕会招惹来更多的敌人?”青鸾不解问道,看着夏平,她可不相信这个人类是那种烂好人,该动手的时候绝对被任何人都狠,但是这件事却处处透出诡异。

    “杀了他们有什么意义,活着才能有最大的好处。”

    夏平微微一笑,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仇恨值,如果干掉他们的话,谁还给他带来仇恨,这不是做无用功吗?

    “算了,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青鸾也不想继续追究这件事下去,道:“可是周围依然有不少探子,暗中盯梢,想摆脱他们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没关系,之前仅仅是为了引蛇出洞,才让他们轻易跟踪罢了,我身上有一件秘宝,可以隐匿我们身上的气息,没人能发现。”

    夏平淡淡道,他的无相面具可不仅对自己产生作用,甚至还可以分一部分能力出去,能够帮忙周围的人隐匿气息。

    相信一旦运转无相面具的力量,任凭那些探子感知力如何厉害,都是找不到他的行踪。

    嗖!

    下一秒,夏平立即出手,运转无相面具的力量,一股神秘玄奥的能量涌出,瞬间就包裹住了自己、兔玲珑和青鸾三个。

    接着他们就消失在原地,周围的探子都是震惊不已,不管他们如何寻找,都是找不到夏平等人的蛛丝马迹,如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般,匪夷所思。

    …………

    半个时辰之后,远处立即飞来一股股气息,成群结队,似乎都是一方势力,他们都是来自各大种族的长老。

    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这群长老接到了自己族内小辈遇险的消息,因此他们才会急匆匆的赶来,保驾护航。

    “是谁?究竟是哪个龟孙敢伤害我孙儿?”

    “立即出来受死,杀无赦。”

    “布置阵法,封锁天地,将这凶手封印起来,无人能逃。”

    一个个种族长老杀来,凶神恶煞,接到族内天骄遇险的消息,他们心急如焚,马不停蹄的赶来,终于赶到了。

    毕竟这些天骄可都是他们种族的未来,如果现在死掉的话,那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不知道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弥补回来。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夏平和众多种族天骄战斗的地方。

    “嗯?怎么回事?我孔雀族的天骄呢,究竟去了什么地方,难道被那凶僧武无敌杀死了不成?”孔雀族长老抵达原地,左顾右盼,但是怎么都找不到自己孔雀族的天骄。

    “啊啊啊,我可怜的孙儿,没想到你就这样被那凶僧杀死了,放心吧,爷爷一定会为你报仇,斩杀那妖僧。”

    另外一个孔雀族长老悲愤大喊,痛不欲生,流出眼泪,以为他孙儿全死了,被那武无敌斩杀,一个不留。

    “爷爷,我、我还没死呢。”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弱弱的传了过来。

    “走开,叫个屁爷爷,谁是你爷爷啊,别胡乱认亲戚。你这秃鹫,别以为声音和我孙子孔直很像,我就会对你有好脸色。”孔雀族长老冷笑一声,露出厌恶的样子,身为高贵的孔雀,他是很看不起秃鹫这种秃头生物的,肮脏卑劣。

    “不,爷爷,我就是孔直啊,你再仔细看看我,我就是孔直啊,你咋就认不出我了呢。”孔直都哭了,“不信的话,我可以施展出孔雀族神通。”

    他运转了体内的朱雀妖力。

    “什么?你还真的是孔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那熟悉的血脉气息,那孔雀族长老终于相信这个全身没毛的家伙就是自己的孙子,但是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连羽毛都没了,难道这就是现在年轻人的艺术,但是也未免太前卫了点吧。

    “爷爷,都是那天杀的,不要脸的武无敌干的,那混蛋害人害己,自己秃了就想报复社会,让我们全部人都秃,所以就将我们的毛全部扒光了。”

    孔直大哭:“爷爷,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这家伙不死,天下不宁,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到他的毒手,他的目标是天下皆秃,简直就是宇宙祸害啊。如果遇到那混蛋,说不定爷爷也会秃的,被他扒光羽毛。”

    什么?!

    听到这话,那孔雀族长老脸蛋都绿了半边。

    “对啊,长老,为我们报仇吧。”

    “我羚羊一族以身上的白色毛发为傲,这是我羚羊族象征,现在全部被他拔了,说回去做羊毛衣服,日后有需要还会来剪,此仇不共戴天。”

    “嗷嗷,长老,我火熊族身上的赤色毛发也没了,被那混蛋撕得一干二净,说看我们熊长毛就很不顺眼,很恶心。我的妈,我们熊族没有毛,还是熊吗?还能抵御寒冷吗?他是我们火熊族大敌啊,我势必要生撕此子,不死不休。”

    “长老,那武无敌是没人性的,他嫉妒我们有毛发,心理变态,祸患极大,他不死,西宇宙永不安宁啊。”

    “这是秃头的报复,积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怨念和仇恨啊。”

    一个个种族天骄终于恢复了点力气,从原地跳了起来,回归到各自种族长老的身边,顺便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希望长老们能为自己出手,报仇雪恨。

    他们都是痛诉那武无敌的恶劣事迹,内心的恨意就算是三江水都洗刷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