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继承老爸的位置
    杨伟和高丸两个人没办法,只好答应执行契约,不过夏平却是没兴趣看下去了,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他需要回家吃饭。

    一回到家,夏平立即就问道一股浓浓的肉香味,芳芳扑鼻,甚至全身的细胞都在渴望,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妈,今天到底炒了什么菜,怎么这么香?”

    一个穿着围裙,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探身出来,她便是夏平的母亲黄兰欣,微微一笑:“这是刚刚买的火熊兽肉,今天你有口福了。”

    “火熊兽肉?今天发财了吗?怎么会买这些?”夏平瞪大眼睛,这火熊兽可是炎黄星出名的强大怪兽,很难捕捉,刀枪不入,普通枪械都杀不死它。

    但是这肉质十分珍贵,蕴含大量的生命能量,熬汤服用下去,可以改善体质,甚至能增强体内真气,实力大增,不下于大补丹药,比地球上那些人参鹿茸不知道好多少倍。

    可价格也十分昂贵,六百联邦币一斤,算是奢侈品,普通人家根本吃不起,只能是逢年过节,才能偶尔吃上一顿。

    “不发财就不能买了,偶尔也要奢侈一顿嘛,赚了钱不花,难道带进棺材吗?”坐在客厅的爸爸夏川流咳嗽一声,露出一副很是大方的样子。

    夏平一脸无语,他记得自己爸爸夏川流是公务员,在城市管理局上班,负责管理城市的小商小贩,简单来说就是城管,是有编制的,每个月工资加上福利也有五六千联邦币。

    而妈妈则是在街道上摆摊的小商小贩,贩卖小吃,虽然每个月赚得不多,也有三千联邦币,看起来一个家庭收入也过万联邦币了。

    问题是这个房子也是贷款买的,三十年期限,每个月都要还三千联邦币,再加上每个月的生活消费,还有夏平的学费等等,也是有点抓襟见肘的。

    吃一次火熊兽肉,不是逢年过节还真的狠不下这个心。

    “好了好了,别说那么多,赶紧过来吃饭吧。”妈妈黄兰欣连忙将一盘盘菜端了上来,摆满了一桌,五菜一汤,琳琅满目,芬芳扑鼻,十分丰盛。

    见到这样丰盛的菜式,夏平心脏咯噔一跳,这完全就是鸿门宴啊,自己这个平常无比抠门,抽根烟都得只剩下烟蒂才善罢甘休的父亲,平常是绝对不会这样大方的。

    “老爸,老实说我们家是不是欠人家高利贷,吃完这顿最后晚餐,就打算收拾包裹跑路了。直接告诉我真相吧,我挺得住的。”夏平脸色很凝重,盯着自己老爸。

    他内心无比感慨,这一天终于来了,他爸爸的性格他也是知晓的,平常也有点好赌,他觉得这种性格迟早会出事,没想到果然来了。

    “儿子,你这是什么眼神,什么欠下高利贷,什么打算跑路,在你心目中你老爸我就是这种形象吗?”爸爸夏川流鼻子都气歪了。

    夏平眨巴一下眼睛:“没欠下高利贷?”

    “当然没。”

    爸爸夏川流趾高气扬:“好歹我也是公务员,有编制的,思想觉悟就比一般人高,怎么会嗜赌如命。当然偶尔小赌一下,也能陶冶情操。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小赌怡情,大赌致富,烂赌灰飞烟灭。”

    “好吧,你说说这饭菜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平还是有点怀疑。

    见到自己儿子依然怀疑自己,夏川流脸色有点尴尬,谁叫自己平常形象不咋地,他咳嗽一声:“也不是怎么回事,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我也和你直说吧,今天你们学校应该也开始进路相谈,打算填志愿了吧。你对未来是有什么打算啊?”

    他眼睛灼灼的看着夏平。

    “我打算考大学。”夏平随口回答道。

    妈妈黄兰欣惊叫起来:“你、你打算考大学?!”

    “儿子,真的假的,你居然还有这想法?”爸爸夏川流一脸惊恐的看着夏平。

    夏平嘴角抽了抽,这到底是咋回事,一般父母听到自己儿子想考大学,不是都非常高兴吗?这两货咋就好像见鬼了一样。

    “我是有这么一个想法。”

    夏平老实道。

    “儿子,这个想法是不对的,这是离经叛道啊。”

    夏川流一脸痛心疾首:“考大学有什么好啊,经过四年的学习,出来工作还不是也只有三四千联邦币一个月。要是倒霉点,遇到黑心老板,还没五险一金,而且还得交四年学费,还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老爸我都给你想妥当了,高中毕业就出来混,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也别去别的部门,就去你老爸的城市管理局。

    别看你老爸一脸低调的样子,工作了二十年,还是有点人脉的,平时就和部长打打麻将,平常还拍马屁,抱大腿,一来二去全部混熟了。

    到时候我就塞几条香烟过去,贿赂贿赂部长,走走后门,你进入城市管理局那就是妥妥的了,以后你和老爸我两人就去扫荡街道,为城市管理作出贡献,驱赶小摊小贩,成为城中一霸。一家两城管,说出去多威风啊,估计到时候说媒的人都会踏破我们家门槛。”

    说到这里,他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一脸憧憬。

    夏平嘴角抽了抽,一脸无语,道:“老爸,我还是想考大学。”

    “你!朽木不可雕也!”

    夏川流瞪大眼睛,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话,还是赶紧吃饭吧,距离高中毕业还有一段时间呢,这个东西可以慢慢想。”见到气氛有点僵硬了,妈妈黄兰欣连忙开口劝阻。

    “好吧。”

    听到这话,夏川流也不继续说话。

    半个小时之后,吃完晚饭,夏平就回去自己的卧室休息了,客厅当中就只剩下黄兰欣和夏川流两夫妇。

    “川流,儿子似乎不怎么赞同你这条路啊。”黄兰欣看着自己老公。

    夏川流摆摆手,完全不在乎:“这是年轻人的反抗期,我也年轻过,也懂得。但是现实是他的成绩一般般,等高考过后,他的成绩出来,就知道自己老爸多么英明神武了。到时候再说说,他肯定屁颠屁颠的答应。”

    黄兰欣也点点头,她也知道自己儿子成绩,也就是普通,考上三流大学也够呛。要是发挥差一点,恐怕就落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