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玛丽医院
    此时,天水城玛丽医院,这是整个天水城最好的医院之一,里面设备齐全,医生技术高明,但是唯一的问题就是价格昂贵,穷鬼根本不敢进来。

    而医院当中一间独立病房,砰的一声,传出一声花瓶被杂碎的声音,其中还掺杂着愤怒到极点的怒火,仿佛受伤的野兽一般。

    “夏平!”

    躺在病床上的人赫然就是周泰安,他面容扭曲,捏紧拳头,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凭借玛丽医院这里高明的治疗设备,耗费百万联邦币,本来需要一个月痊愈的伤势,现在他一周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可正当他心情很好的时候,却是在网络上面看到了夏平的消息,顿时就将他气得半死,积蓄了一周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

    “这一周,我只能躺在病床上,好像木乃伊一样接受治疗,而你夏平倒是过得很惬意,甚至说得上是风生水起。”

    周泰安脸色阴沉:“挑战武馆,晋升到武徒七重天,甚至连八十八中学的校花,网络上著名的美女主播都泡到手了。”

    “再这样下去,那混蛋岂不是能骑在我头上拉屎拉尿,我周泰安还能报仇吗?!”

    他极为不甘心,十分嫉妒,想当初他为了晋升到武徒六重天,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工夫,消耗了多少资源。

    但是这小子呢,修炼起来似乎没什么瓶颈似的,连连突破,现在更是晋升到武徒七重天的境界,不仅是战斗力,就算是修为都凌驾在他之上。

    这让他怎么服气!

    “儿子!”

    啪的一下,病房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上散发枭雄的气度,身后还跟着四五个黑衣保镖。

    他便是周泰安的父亲周鼎,周氏饭店的老板,身家亿万,手下上千,据说还和黑道势力有着很深的关系。

    甚至修为也很强大,达到了武徒九重天的境界。

    见到地面上的花瓶碎片,周鼎皱了皱眉,盯着自己儿子:“你刚才发脾气了?医生不是告诉你,不要轻易动怒,否则会影响身上的伤势恢复。”

    “是的,爸,我发脾气了,但是我不服啊。”

    周泰安咬牙:“他夏平算什么东西,家世背景平庸,不过就是个穷鬼,之前还仅仅是个武徒三重天的废物,没人看得起他。”

    “而我周泰安每天刻苦修行,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来没丝毫懈怠,甚至还有大量资源辅助,凭什么我比不上他。”

    “但是我却输了。”

    “在擂台上,被他打得跟一条死狗一样,成为学校的笑柄,你说我怎么服!”

    他握紧拳头,浑身都在颤抖。

    周鼎看着自己儿子,不由叹息一声,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是顺顺利利,高高在上,自尊心极强,从来没受过什么挫折。

    忽然之间,受到这么大的挫折,自尊心受挫,接受不了也是正常。

    “闭嘴!”

    周鼎怒喝一声:“你可是我周鼎的儿子,这副窝囊的样子,你到底是想给谁看?!一个城管的儿子罢了,你不想见到他,我让他消失就是了。”

    他语气蕴含着无比的威严。

    “爸!”

    周泰安愣了愣,看着自己父亲。

    “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武道修为并不是一切,权势才是一切。”

    周鼎负手而立:“他夏平是天才又如何,我花点钱,找个人打断他的腿,废了他修为,他还能飞起来不成?”

    “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连个屁都不是。”

    “一旦失去他身上的修为,他夏平也就是个蝼蚁罢了,这辈子都得被你骑在头上,到时候他拿什么来和你比。”

    他语气无比狠辣。

    周泰安可是知道,自己父亲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有这样的能量,虽然他们家仅仅是个开饭店的,但是暗地里也干一些见不得光的走私活动,和黑道势力有牵扯。

    一旦动用他父亲手上的力量,碾死一个武徒七重天的人,轻而易举。

    “我周鼎的儿子可不是谁都能伤的。”

    周鼎冷笑道:“能教出夏平这样不知道尊卑的杂种,他的父母也不能饶恕,这是重罪,也必须狠狠惩罚。”

    “我也会派人,将他们两个的腿打断,这辈子只能跪在地上乞讨。”

    他语气很是淡然,就好像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似的,仿佛他对付的不是人,而是踩死两只地上的蚂蚁。

    “可是现在医疗科技发达,即使打断了他们的腿,只要有钱,便能恢复。”周泰安眼神也露出一丝凶残,他想将夏平一家都赶进去地狱。

    周鼎挥了挥手:“我调查过他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罢了,住的那套房子,顶多价值一百万联邦币,而且还是三十年贷款买的,银行存款不超过十万。”

    “一家三口的腿全断了,治疗费至少需要一百五十万。”

    “也就是说,他们想恢复原状,就必须卖掉房子,还得东借西借,倾家荡产。”

    “可是这样又如何,等他们治疗恢复了,我再派人过去,再打断他们的腿。”

    “到时候再看看,他们还能不能拿出钱来。”

    “拿不出钱,这辈子都只能跪着。”

    即使是周泰安听到这话,也不由升起一丝寒意,按照自己父亲这样的手段,这夏平一家肯定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啊,所谓破家灭户也不过如此。

    就算夏平是天才,没了双腿,也只是废物罢了,到时候他凭什么能比得上自己。

    想到这里,周泰安内心不由露出一丝畅快的情绪,让你小子在擂台上这么得瑟,如此羞辱于我,这次我非得将你整死不可。

    即使是你的家人,也难逃一劫。

    “陈东。”

    周鼎看着他身后一个黑衣壮汉,吩咐道:“这件事交给你去办,记得办好一点,别露出任何破绽,知道吗?”

    “是的,老板,这种事我们熟。”

    黑衣壮汉露出一口白牙,无比狰狞,就好像鲨鱼一般,对于他们这种黑道人物,做出这种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嗯。”

    周鼎点点头,对于上位者来说,对于一个小人物,吩咐一句就行了。

    自己亲自出手?

    太丢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