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不会饶恕
    轰!

    肥胖男子的眼睛睁得极大,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杀了,他的手还保持着准备捅出去的姿势。

    当即,他三百多斤的庞大身躯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灰尘,大量鲜血从他身上流淌出来,染红了一片水泥地面。

    幸好周围没人在,否则这样一砸,发出重响,肯定会被邻居知晓。

    “逃!”

    见到自己同伴被这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年轻男子一巴掌拍死,秃头男子孔水吓尿了,感到全身都涌出了可怕的寒意,浑身都在哆嗦。

    出于长期在黑道社会厮混的本能,他觉得无比危险,朝着屋子外面就想逃窜,速度极快,就好像是赛车一般。

    “想逃?”夏平眼眸露出一丝冷意,从裤袋抓出一把石头。

    嗖嗖嗖!!!

    瞬息之间,两三颗石头就飞了出去,迅如闪电,撕裂空气,呼啸作响,一瞬间就洞穿了这秃头男子的双脚,出现两个血洞。

    “啊!”秃头男子孔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噗通一声,他当即就摔倒在地上,脸部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砸得鼻青脸肿。

    甚至,双腿被洞穿的痛楚,一下子就蔓延全身,痛得他全身都冒着冷汗,浑身都在颤抖,这是这辈子都没尝试过的剧痛。

    “你开车差点撞死我母亲,你以为我会让你逃?”夏平来到秃头男子面前,居高临下,就这样俯视着他,看着他。

    秃头男子孔水惊恐不已,哆嗦道:“饶了我吧,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想害死你母亲的并不是我,并不是我啊。”

    “虽然执行的人是我,但是指使我的是另有其人,另有其人啊。”

    他恐惧到了极点,见到肥胖男子被一瞬间杀死,他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心狠手辣,绝对是黑道枭雄的那种。

    一下子,他就被这个年轻人的手段,震住了,不敢说任何硬气的话。

    “我知道,你仅仅是傀儡,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掩饰你的过错,不是你,我母亲也不会重伤入院,差点就死了。”夏平眼眸露出森冷的寒芒。

    “敢动我的家人,不管是谁,都必须付出代价!”

    秃头男子孔水大声叫嚷道:“饶了我一命吧,难道你不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我吗?如果你饶了我一命,我全部都告诉你,绝对不会隐瞒。”

    “不用了,你全部东西都会说出来的。”夏平淡淡道,嗖的一声,他从身上拿出一颗诚实丹,立即塞入了秃头男子的嘴巴,强行让他吞下去。

    片刻功夫之后,秃头男子的身体就立即起了反应,双眼木然。

    “说吧,究竟是谁指使你的?”夏平问道。

    秃头男子孔水立即道:“是周氏饭店的老板周鼎吩咐我这样干的,他出三百万联邦币,让我撞断你母亲的双腿,如果不是你父亲还在政府上班,也会被一起撞成残疾。”

    什么?!

    夏平捏紧拳头,内心涌出无尽的怒火,那周氏饭店的老板周鼎不仅连自己母亲想害死,甚至连父亲也想一起废掉吗?

    “等等,周鼎?周氏饭店?”

    他眼神一闪,立即想起了什么:“怪不得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周鼎就是那周泰安的父亲,也就是说这件事是周泰安指使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我。”

    他立即就想明白这件事的由来,必然是周泰安的报复。

    “据说他们还有后续的计划。”

    秃头男子孔水沉声道:“即使你们治好了身上的伤势,他们也会发动第二次计划,最终的目的就是害得你们家破人亡,倾家荡产。”

    “不成为残疾人,流落街边乞讨,他们都不会罢休。”

    他说出了全部自己知道的事情。

    “该死!”

    夏平捏紧拳头,杀意沸腾,眼睛露出冰冷的寒芒,仿佛四周的温度都下降了十几度,他知道周泰安为人狠辣,睚眦必报。

    但是也没想到对方狠辣到这种程度,不将自己害得家破人亡,都不甘心!

    “周泰安,周鼎!”夏平咬牙,“你们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我绝对容不了你们。”

    接着他也询问了周鼎一家所在的位置,以及其他一些情报。

    啪的一下,秃头男子孔水的意识此时恢复了过来,似乎也瞬间意识到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些什么,脸色大变:“怎么可能?我居然将全部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没任何隐瞒,你刚才究竟喂我吃了些什么?”

    他一下子就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变得这么奇怪,肯定和刚才那奇怪的药丸有关系。

    可究竟是什么样的药丸,居然能这么简单的让他说出任何事,没法说谎,他一下子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无比神秘,不能招惹。

    但是现在才知道这种事,实在是太晚了。

    “吃了些什么,你不需要知道。”夏平冷冷的看着秃头男子,“道理很简单,因为死人是不需要知道任何东西的。”

    “不不不。”

    秃头男子孔水大叫道:“我已经将全部的东西都说出来了,你不能杀我,绝对不能杀我啊知道吗?这是犯法的,是犯法的。”

    他连忙挣扎,试图反抗。

    砰!

    还没等他将话说完,夏平反手就是一掌,万斤巨力爆发,拍打在秃头男子的脑袋上,啪嚓一声,天灵盖被当场震碎,四分五裂,七孔流血。

    啪的一下,他的身体倒在地上,眼睛睁得极大,临死之前似乎流露出了怨恨、惊恐、不甘、以及后悔的神色。

    兹兹

    夏平也同样从身上拿出化尸水,滴落在两个人的身体上面,一下子就将他们的尸体给融化得干干净净,甚至连衣服也消失了。

    一瞬间,他们的存在就被彻底抹除,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估计即使有人来到这个仓库,也只会认为这两人已经畏罪潜逃,前往别的城市了。

    毕竟这两人也是有前科的。

    “周鼎!”

    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我会来找你们的,你们父子我一个都不会饶恕,就等着给我下地狱吧。”

    嗖的一声,他的身形就离开了这个仓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