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江雅茹的警惕
    前往老师办公室的路上。

    江雅茹犹豫了一下,还是看着夏平,担心的问道:“听说阿姨出了车祸,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没什么大碍吧。”

    听到这话,夏平立即就明白了,为何江雅茹不找自己算账,原来是听说了自己母亲的事情,所以才会是这种表情。

    “她被人撞了,半身不遂。”夏平沉声道,“不过现在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浸泡在营养液里面,大概需要一周才能康复。”

    说到这里,他心情轻松了不少,因为自己母亲的情况逐渐好转了,还有一周的时间就会出院,恢复原本健康的身体。

    “半身不遂?营养液?!”

    江雅茹就是一惊:“据我所知,这营养液的价格极其昂贵,想浸泡一次,恐怕都需要几十万联邦币,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营养液是利用数十种名贵材料制造而成的一种特殊生命药剂,如果全身骨折的人浸泡在营养液里面,能加快骨头的愈合速度,即使是粉碎性骨折也能治疗成功。

    之前熊霸天,还有周泰安等人受伤入院,短短一周时间就康复了,就是因为浸泡了营养液,加快他们伤势愈合的速度。

    可毫无疑问,这种营养液价格极其昂贵,普通家庭的人根本承受不起。

    “没事。”

    夏平摆了摆手:“你也知道之前我写了一部小说,在上面赚了不少钱,医疗费虽然昂贵,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不算是太重的负担。”

    江雅茹也立即想起这个男人写了一部官能小说,似乎在网络上还十分火爆的样子,可是里面的内容十分无耻、不堪。

    她美眸看着夏平,有点怀疑道:“这部小说真的能赚那么多钱?”虽然她也知道顶尖的小说家,每年都能赚超过十亿的联邦币,但是那是最为顶尖的小说家。

    而夏平仅仅是个高中生,还是第一部小说,有那么厉害吗?

    “当然是真的,我没必要说谎,不过你问这些事干什么,难道你想考察我的赚钱能力?”夏平摸了摸下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接着,他笑眯眯的看着江雅茹:“这个你放心吧,我虽然没啥本事,但是以后养家活口我还是没问题的,绝对不会让老婆孩子挨饿。”

    他拍了拍胸膛,作出保证。

    “谁问你这些事情,不要脸。”

    江雅茹气得半死,俏脸通红,美眸怒瞪着这个无耻混蛋,又来占自己便宜。

    她也想起了之前那些可恶的谣言,说什么她怀了这个混蛋的孩子,还有三个月了,学校四周都传得沸沸扬扬,甚至让自己父母都知道了。

    如果不是她再三保证,估计都被自己父母抓去医院检查身体,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流氓的错。

    夏平一脸无辜:“可这不是你问的吗?”

    问你个蛋!

    江雅茹气得半死,她只是想问问能不能赚那么多钱而已,这混蛋倒好,居然都想到老婆孩子那边去了,再这样问下去,是不是都想好以后孩子生几个,打算上哪个幼稚园了。

    “你别以为阿姨出事了,我对你态度好一点,你就可以得寸进尺,之前你在擂台上散播谣言的事情,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

    江雅茹怒瞪着夏平:“总之,如果你还在学校散播这些奇奇怪怪的谣言,我一定会去你家告状,让阿姨来治你。”

    她气鼓鼓的威胁夏平。

    “好了,老师办公室到了,我们进去吧。”夏平摆了摆手,直接朝着办公室走去。

    江雅茹咬牙切齿,又被这个混蛋转移话题了,不过她迟早会找到机会收拾这流氓了,现在就暂时放过他一马。

    进入办公室,班主任秋雪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桌面前,穿着黑色的女式西装,勾勒出完美的弧线,散发出成熟妩媚的都市丽人一般的气质。

    夏平感慨,自己这个班主任绝对是个赏心悦目的尤物啊,怪不得在学校追求者众多,甚至还成为许许多多学生的梦中情人。

    嗖!

    江雅茹忽然上前,挡住了夏平的视线,一脸鄙视、警惕的看着夏平,似乎在看着什么超级无敌大变态似的。

    她可是知道这个无耻男人,对着漂亮成熟的老师有着非分之想,甚至还因为这样写出了一部无耻的官能小说。

    如果再这样下去,继续和老师独处的话,说不定这混蛋就会兽性大发,做出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是脱离道德底线的事。

    夏平一脸无语,他也知道为何江雅茹这样警惕自己,分明就是担心自己对老师下手,不过即使他再饥不择食,也不至于在办公室袭击老师。

    “咳咳,雅茹啊,我知道你和夏平的关系好,但是也没必要时时刻刻粘在一起,这里是学校,注意点形象啊。”

    这时候,班主任秋雪却是咳嗽了一声,似乎提醒一下这两个男女要在老师面前注意一点,不要太过分了,做出这种亲密动作。

    虽然江雅茹自以为是在保护老师,但是在秋雪看来,分明就是在自己面前秀恩爱,露出情侣之间的亲密举动。

    “老师,不是这样的。”唰的一下,江雅茹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连忙解释。

    秋雪摆摆手,一副自己也是过来人的样子,道:“算了,不用和我解释,反正你们都是十八岁,已经是成年人了,也知道自己做些什么。总之,你们注意点形象就行了,毕竟这里是学校,是神圣的学习重地。”

    “老师,我知道了,谢谢老师的教诲。”夏平很是老实的回答道。

    知道个屁!

    江雅茹鼻子都气歪了,什么叫做我知道了,这么一说的话,这不是坐实了两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她这样还怎么解释啊,不是越抹越黑吗?

    “嗯,知道就好。”

    秋雪满意的点点头:“接下来我就和你们解释一下,后天出发参加学校试炼的事情,你们就仔细听听,这很重要。”

    她直接进入正式的话题,不再理会那些小事。

    即使江雅茹再生气,也知道现在不是提起这种事的时候,只能是暂时隐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