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有苦衷
    咔嚓咔嚓~~~

    本来被打在墙壁上面的冯和堂等人,被夏平一个个抓了下来,砸在地面上,他们一个痛得惨叫,额头都流出了汗水,痛苦不堪。

    很快,这几人就被夏平抓到了附近一栋大厦里面,随手丢在地上,这里并没有监控器,正好方便做各种坏事。

    “小子,你别乱来了。”

    冯和堂咬牙,瞪着夏平:“我父亲可是天水城议员,如果你敢对我做出些什么,你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知道吗?”

    “识趣的话,立即对我赔礼道歉,这样或许我还会原谅你。”

    他身体都在哆嗦,色厉内荏,打死他都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堂武徒九重天的强者居然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仅仅是一拳,他就被击溃了,身体几根肋骨都断裂,惨不忍睹。

    “赔礼道歉?”听到这话,夏平顿时笑了,啪嚓一声,他用力一拽,顿时韩山等人就听到一阵清脆的骨折的声音,极为悦耳。

    “啊!”冯和堂乃是议员儿子,家庭富裕,养尊处优早就习惯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痛苦,一下子就惨叫起来,极为凄厉。

    他觉得全身都在剧痛,好像有东西钻自己的心脏似的,几乎快抽搐。

    “没事,仅仅是脱臼而已。我对治疗这种疾病最拿手了,班上有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庸医。”夏平笑眯眯的看着冯和堂。

    庸医?!

    冯和堂等人脸蛋都绿了,妈蛋,都是庸医了,这还有个屁医术啊,还说自己治疗疾病最拿手,害死人最多的就是庸医,谁敢给你治病?!

    啪的一下,夏平立即动手,大手一抓,用了点劲道,当即冯和堂也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手似乎又被接上了。

    “你看,我的医术不错吧,掰断的手又接上了,再过三个月估计你就痊愈了。”夏平得意洋洋,对自己的医术很是自信。

    “该死,你想干什么?!”冯和堂大叫,脸色惨白,现在医术发达,即使是全身骨折,动用重金,泡营养液,一周也能康复了。

    但是手臂脱臼,要三个月才能痊愈,这.他.妈不是在害人吗?!

    “没啥,我就想来试试我的医术厉害不厉害。”啪的一下,夏平又扯了一下,冯和堂的手臂再次脱臼,剧烈疼痛传来,冯和堂差点就痛得晕了过去。

    韩山等人看得胆寒,恶魔啊,这混蛋简直就是恶魔,这种折磨人的手段到底是从哪里学到的,电视剧都没有。

    如果不是他们被这小子打得全身虚脱了,肯定都是拼了老命的逃跑。

    “小子,你别太过分了,我冯和堂好歹也是新博中学扛把子,父亲还是天水城议员,你就不怕我报复?!”冯和堂色厉内荏,依然很硬气。

    啪啪啪!!!

    夏平没理会,再次出手,接驳他的手臂,再掰断,连续来了两三次,痛得冯和堂大叫,额头冒出冷汗,口吐白沫,差点就晕了。

    “不错,够硬气,我就喜欢你这种人。”夏平啧啧赞叹,“我平常也是经常练习医术救人的,像这种接骨练习,再练个百来次就够了。”

    百来次?!

    韩山等人冷汗直流,仅仅是几次冯和堂就痛得跟杀猪似的,要是来个百来次,那还是人吗?恐怕都被折磨得跟疯子似的。

    “不,不要,大哥我错了,别接骨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听到这话,冯和堂再也硬气不起来,终于服软了,对着夏平哀求。

    “饶了你?我可不敢,毕竟要是惹得你冯和堂震怒,可是会让我夏平吃不了兜着走,谁叫你是冯议员儿子,谁敢得罪?!还是再让我练习几次吧。”

    啪啪几下,夏平又掰断了他的手,接上,再掰断,再接上……

    “啊!”冯和堂惨叫,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痛苦的折磨,他眼珠子一翻,口吐白沫,当场就晕了,不省人事。

    “真是个没用的家伙,就这么点痛楚就承受不住,以后还怎么当武道强者,还怎么进军十六强,还怎么考一流大学啊?出去外面,那是会被别人笑话我天水城的,说我们天水城的人咋就只有这点本事。”

    啪啪几声,夏平很不满意,伸手拍了拍冯和堂的脸蛋,又将他叫醒。

    “这、这!”

    冯和堂清醒过来,见到夏平的面孔,顿时脸蛋都绿了,一点硬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恶魔啊!

    韩山等人忍不住在内心大叫,浑身都在哆嗦,现在冯和堂都被折磨得这么惨了,要是轮到他们,岂不是会更惨?!

    顿时,他们脚底板都升起一股寒气,惊恐不已,再也生不起对夏平对敌的心理。

    “大哥,饶了我们一命吧。”

    “是我们错了,狗眼不识泰山。”

    “饶了我们这一次,我们以后都会感恩戴德,见到你也会退避三舍。”

    “想要钱的话,我们有多少给多少。我们啥都没,就钱多啊。”

    韩山等人哆嗦不已,对着夏平求饶,生怕受到如同冯和堂一样的折磨。

    “居然求饶?”

    夏平眼神闪烁:“宁愿向我这个敌人求饶,宁愿受到痛苦的折磨,都不愿意放弃比赛,不愿意离开,你们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只要冯和堂几人立即按下按钮,那么附近的大赛工作人员便会出现,将这几人救走,而夏平也不可能继续这样折磨他们。

    但是他们却死都不愿意按下求救按钮,怎么都不愿意退出比赛,这很奇怪。

    “这、这!”冯和堂等人眼神闪烁,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他们长辈在比赛之前强烈警告他们,绝对不许轻易退出比赛,因为这次比赛有大人物观看,必须展现出自己的武道修为,以及天资。

    如果能让那位大人物看上的话,恐怕他们立即就会飞黄腾达,鱼跃龙门。

    要是他们比赛才刚刚开始,连自己实力都没展现出来,就立即退出比赛,表现出如此窝囊,让家族长辈失望。

    那么恐怕他们出去之后,立即会被自己家族长辈剥皮抽筋,彻底被扫入废物行列,再也无法进入家族权力中心。

    有这样的后果,打死他们都不敢轻易退出比赛,但是这些话怎么可能说出来,那不是被这小子抓到把柄吗?!

    “不愿意回答?”

    夏平摸了摸下巴,露出恶魔般的笑容:“看来你们有不得已的苦衷啊,不过我最喜欢就是有苦衷的人了。”

    喜欢个屁!

    冯和堂等人气得半死,恨不得立即咬死这个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