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人多欺负人少
    模拟城市,某个偏僻小巷。

    “该死,怎么追得这么紧?!”

    一个板寸头学生慌张躲到这个地方,他得到了一枚令牌之后,欣喜若狂,以为这样就能顺利晋升十六强了,只要等待比赛结束就行了。

    但是他完全没想到,拿到令牌之后才是噩梦的开始。

    因为这令牌有着定位器系统,每隔一个小时,就会向其他地方发送信号,让其他参赛者知晓令牌在自己手里。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他只要隔一段时间,便转移自己的位置,就能够躲避其他学生的追击,毕竟令牌上的定位器也并不是时时都发送信号的。

    附近的人也只能知晓一个小时之前令牌所在的位置,这也让他有着一段时间可以逃跑,之前就是凭借着他快速转移的能力,小心谨慎的性格,精湛的表演能力,一直躲避了前来袭击的参赛者,安然无恙到现在。

    可谁能想到,他遇到了一个紧追不舍的人,不管他如何逃亡,都一直跟踪,好像猎犬似的,根本摆脱不了对方的追踪。

    嗖!

    就在这瞬间,一个人影出现在板寸头学生面前,就这样堵住了他的去路,这个人赫然就是夏平,他跟踪手表的定位器,再加上万里追踪术,捕捉到对方身上的气味,终于在小巷里面将这个人给堵住了。

    “小子,你别太过分了。”

    板寸头学生咬牙切齿,盯着夏平:“你追了我很长时间,别以为我不敢对付你。”

    “你之所以现在还能站着,只是我担心会惹来其他人而已。”

    “识趣的话,立即给我滚,别在这里碍事。”

    “虽然比赛的时候不能杀人,但是我出手将你打成三级残废,还是可以的,即使是裁判想救援都来不及,你知道吗?”

    他出声威胁夏平,脸色狰狞,捏着拳头,骨骼啪啪作响。

    事实上他也相当自信,本身拥有武徒八重天境界的修士,即使在诸多参赛者当中,也算是极为强大的。如果仅仅是对付一个人,根本不在话下。

    “谁说我只有一个人?”夏平鄙视的看着这板寸头学生,啪啪几下,他拍了拍手。

    嗖嗖嗖!!!

    瞬息之间,从小巷前后立即出现了一个个人影,有的从围墙跳了过来,有的从旁边的大厦窗口窜出,还有的从小巷入口走来,过来的方式五花八门。

    这些人一下子就将小巷包围,密密麻麻的,看起来起码上百人。

    而且这些人个个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好像饿狼似的盯着这板寸头学生。

    见到这惊人的一幕,板寸头学生脸蛋都绿了,哆嗦道:“你有点过分了啊,说好了我们单挑的,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过来?”

    “你、你这是犯规知道吗?有种的话,我们就来一对一单挑。”

    他吓得连连后退,双腿都在打颤,因为对方人数实在是太多了,那可是上百人啊,个个起码都是武徒七重天的强者。

    这些人一拥而上,几拳下来,就能将他打成屎了,哪里是对手?!

    不过这混蛋到底是怎么聚集这么多人,而且还听从他命令的,不是说学校之间充满竞争关系,根本不可能联手吗?

    “单挑?没错,的确是单挑。”

    夏平鄙视道:“是你一个单挑我们一群,选择吧,你是放弃令牌被我们毒打半小时,还是不放弃令牌,被我们毒打三十分钟。”

    他最喜欢的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单挑?真当他蠢啊。

    “无耻!”

    板寸头学生气疯了:“那岂不是放不放弃令牌都得被你毒打吗?有这样的选择吗?你太缺德了,都没有点人性。”

    “还有,别以为我没读过书,你偷偷换个说法我就听不出了吗?三十分钟和半小时都是一样的,别当我是白痴啊。”

    这哪里是选择,分明就是想仗着人多将他毒打,他十分气愤。

    “没错都是一样的,不管怎么样你得被毒打一顿,谁让你浪费我这么多时间,跑来跑去的,都不知道乖乖交出令牌,这是一次爱的教育。”

    夏平认为这种做法对他充满好处,是一种磨砺。

    教育个屁!

    大家都是学生,是同辈,居然还想教育自己,真的当自己是班主任啊,就算是狂妄也适可而止啊,板寸头学生气得肺部都快爆炸了。

    “去死!”

    话音刚落,板寸头学生一下子冲了过来,宛如虎豹一般,极为凶猛,展现出武徒八重天的强悍武道修为。

    一拳袭来,爆发出数千斤的巨力,带着呼啸狂风,极为惊人。

    他想得很明白,擒贼先擒王,眼前这夏平是这伙人的老大,如果能将这厮制服的话,说不定能当做筹码,迅速逃亡出去。

    “还敢反抗?老虎不发威在,还当我是病猫啊。”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徒然出手,后发先至,一掌拍去。

    轰~~~

    拳头和巴掌互相碰撞,当场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

    “啊!”

    板寸头学生惨叫一声,他感受到一股无法匹敌的力量传递过来,沿着自己的拳头一寸寸延伸到自己的手臂,甚至渗透内脏。

    整个人毫无反抗之力,就这样被轰飞出去,直接砸飞了十几米,后面的人也早就知道这种情况,纷纷让开。

    当即这板寸头学生砸得七荤八素,肋骨都断了几根。

    “怎么会这么强?”板寸头学生咳血不止,惊骇的看着夏平,他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但是动起来如此强大。

    单单是这一掌的威力,就好像洪水决堤一般,完全凌驾在他之上。

    “拖下去,毒打半小时。”

    夏平负手而立,根本没打算回答这学生的话,手下败将罢了,哪里有资格问自己话。

    “是!”

    一群狗腿如狼似虎,冲了上去,对着那板寸头学生毒打。

    “不不不,别打我,投降了,真的投降了。”板寸头学生发出凄厉的惨叫,就好像睡梦当中被人妖霸占了自己清白,顺便爆了菊花似的。

    “老大,这是令牌。”狗腿韩山立即从这板寸头学生夺得令牌,恭恭敬敬的拿到夏平手上,眼神当中没有丝毫贪婪的心理。

    因为之前也有几个试图想抢走令牌的人,但是还没走动几步,就被夏平抓住,那下场可想而知,惨叫声估计都响彻了整个城市。

    “很好,再得到两枚,附近的令牌就全部被我们得到了。”

    夏平很是随意的收下这令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