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奥义佛点千灯
    “怎么可能?”

    江雅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对自己的实力极其自信,即使面对真正的武徒境九重天强者,也有信心一战。

    之前十六强比赛的时候,她三招两式便击溃对方,这就是证明。

    但是自己这巅峰一击,打在这个男人身上的时候,对方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连后退几步都不能做到。

    虽然在猛兽岛的时候,她就见识过这个男人护体神功的厉害,当时那个猎豹团团长林豹的临死一击都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没有亲自经历过,她都无法想象那林豹临死之前那种绝望,这样的护体神功实在是太过变态,太过不合常理了。

    “怎么?不服气?我站在这里任凭你打,都无法让我后退半步?”夏平笑眯眯的看着江雅茹,露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他也承认江雅茹的确是天才,能够学会如来千佛手便足以证明这女人的强悍,之前那武徒境九重天的选手输掉比赛也不算是冤。

    可是想击破他北冥护体功的防御,还不知道差了多远,起码等她晋升到武者境,估计才有资格尝试一下。

    “可恶,我就不信,你的防御真的那么无敌。”江雅茹不甘心,皓齿咬着嘴唇,双眸露出熊熊的烈火战意。

    如来千佛手奥义——佛点千灯!

    她双手舞动,洁白的手掌似乎散发出一层白色的光芒,蕴含着恐怖的威能,无尽的真气汇聚到手掌当中,产生极其可怕的破坏力。

    这个瞬间,她的身体似乎布上了一层白色的光芒,显得无比神圣,隐隐约约仿佛有人听到一尊尊佛陀在梵唱。

    砰砰砰!!!

    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江雅茹的上千只手掌轰击在夏平身上,接连发出一阵阵爆炸般的声音,震裂耳膜,让擂台震动。

    四周都立即涌现大量灰尘,遮天蔽日,笼罩了整个擂台。

    周围的观众都是目瞪口呆,吓得半死,这妞难道真的是想干掉这夏平不成?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在谋杀亲夫?!

    被这样殴打,就算是武徒境九重天的强者都得被打成肉酱,之前那个输给江雅茹的比赛选手本来觉得还有点不服气,觉得是自己大意才会输掉比赛。

    但是见到这样的武技奥义,他顿时吓尿了,脸色煞白,要是刚才擂台上也被这女人使出这一招,恐怕他得进去医院躺一个月,即使有营养液也无法缩短治疗时间。

    “够了!”

    夏平一伸手,砰的一声,穿越无数掌影,抵挡住江雅茹一掌,将她整个人抓住,一下子就将她给搂在怀里。

    “混蛋,你、你想干什么?!”江雅茹羞恼交加,俏脸通红,简直和西红柿差不多,她想极力挣扎,但是夏平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将她搂得死死的,根本无法挣脱。

    最重要的是,她为了施展出如来千佛手的奥义,已经耗尽了自己身上的全部真气,整个身体都虚弱无力。

    毕竟这样的奥义,即使晋升到武徒境九重天都只能是勉强使用出来,现在她这样使用,那是消耗自己身体全部的力量,耗费气血。

    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夏平才会出手阻止,否则当这一招使用完毕之后,估计江雅茹会一周都不能动弹,躺在病床上面。

    “还问我想干什么?”夏平盯着江雅茹,“明明还没实力使出这一招,居然还勉强使出,你是想毁掉自己的武道生涯吗?”

    “即使好强,也得给我个自知之明,知道吗?”

    他语气十分严厉。

    “我、我!”江雅茹很是心虚,她也知道自己不应该使出这一招,但是想到自己居然连让夏平半步都无法倒退,她怎么甘心?

    一下子,她脑袋血气上涌,就使出了这一招,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时候烟雾散去,顿时就露出了擂台上的场景,诸多观众立即就看到江雅茹小鸟依人,俏脸通红,正被夏平搂在怀里。

    “我勒个去,这短短数秒,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观众目瞪口呆,“刚才还是在要死要活,那是往死里打,现在就小鸟依人,还搂住了?!”

    “太不科学了,刚才我还以为这是幻觉。”

    “的确,刚才这妞出手多凶猛啊,好像一头爆熊一般,现在倒是变得小鸟依人了。”

    “女人咋就变化这么大,很不科学。”

    “我只是想知道这夏平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是不是给人家下药了?”

    “能够控制一头失控的母暴龙的难度,不亚于控制住一颗即将爆炸的核弹。”

    “深有同感。”

    诸多观众议论纷纷,都是震惊的看着擂台上的场景,完全不理解这种状况。

    “牛啊,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调.教女人的手段都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一位大叔感慨道:“刚才很显然,这女人是吃醋了,要死要活,耍小性子呢,但是这小子依然不惧,早就看透了女人的本质。”

    “一出手就搂住女人,让她无法挣扎,再来个湿.吻,吻得她头昏脑涨,根本无法思考,怒火全消,就啥都搞定了。”

    “对于一些无理取闹的女人,一个吻就够了,实在不行就吻两次,再不行就只能是使出终极武器,直接滚床单。”

    他露出一副自己是过来人的样子,完全看透了事情的真相。

    “大叔,看你的样子很有经验啊。”旁边一群人十分佩服,这样的手段,像他们这种没女朋友的人都不怎么懂,只知道买礼物哄人。

    大叔摆摆手,一脸唏嘘:“好说好说,想当年我也是校草,脚踏十几条船的盖世猛人,可是后来一失足成千古恨,娶了个三百多斤的妻子。”

    他眼角泛红,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事。

    “大叔,我这里有酒,我想听听你是怎么失足的?”

    “说嘛,说出来让我们高兴一下。”

    “有什么苦闷,不吐出来是不痛快的,我愿意当这个倾听者。”

    一些观众十分八卦,看着眼前这位大叔。

    那大叔嘴角抽了抽,看着这群贱人,都是些想听别人痛苦回忆的混蛋,没一个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