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哪种人
    宴会大厅另外一个角落,则是有一群公子哥聚集在一起,他们都是天水城各大家族的子弟,个个出身都非同小可。

    可以说这些人便是天水城未来的主宰,前途无量说的就是这种人。

    “可恶,这个混蛋夏平,一来这里就这么得瑟,肆意妄为,什么妞都被他泡走了,现在哪里还有我们的份,太过嚣张了,都不懂得点规矩。”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公子哥忿忿不平,很是生气,他看到一群女生都包围在夏平身边,就觉得非常不爽,极其恼火。

    特别是连南宫舞、江雅茹和楚蓉这等绝世美女,现在都在这小子身边,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这就让他更加不满了,一个穷小子也敢在他们这些世家子弟面前得瑟?!

    “就是就是,也就是个平民罢了,即使有点天赋,得到格斗大赛冠军,这也有什么了不起的,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这样的格斗大赛冠军每年都会出现一个,也不见他们未来的成就多好,有的人甚至还混得很差,只能给我们当保镖。”

    “这家伙也就是个当保镖的命,垃圾一个,居然还敢在我们面前装得人五人六,实在是不知所谓,到底是谁邀请这小子过来的?!”

    “他是这次格斗大赛冠军,不请他来也不可能。”

    “放屁,这次宴会是市长亲自举办的,想请什么人还不是秦家说了算。”

    众多公子哥都是十分不满,眼色不善的看着远处的夏平,对于这个闯入他们地盘,到处泡妞的家伙,他们都感到很不痛快。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家,被外人闯入,甚至这混蛋还在调戏自己漂亮老婆,试问这种情况哪个男人还能够忍?!

    “秦哥,你说这句话,这件事怎么处理?”那白西装公子哥对着旁边的秦沐阳问道,众人都是看了过去,毕竟秦沐阳可是他们这群人的头。

    单单是论家世,秦沐阳也是他们当做最顶尖的,武道修为就更加不用说了。

    这时候,秦沐阳经过一天的紧急治疗,身上的伤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至少没有昨天看起来那么严重。

    可是身体伤势是好了,但是内心遭到的重创可没那么简单就痊愈。

    本来昨天,在擂台上面,万众瞩目,他秦沐阳打算将这夏平彻底击溃,羞辱一番,展现自己的威风。但是谁能想到,自己反而被羞辱,好像死狗一样的被夏平打,都成为了笑话,整个天水城都传得沸沸扬扬。

    走在路上,秦沐阳似乎都感受到自己被众人嘲笑,明明说出这样的大话,甚至还晋升到武者境,风光无限,可还是输了,输得极惨,无可争议。

    有的人甚至还怀疑自己这个武者境强者是不是个水货,是不是为了面子嗑药才晋升的,这让秦沐阳更加恼火,对夏平更加痛恨。

    “对啊,秦哥,这件事你得处理。”

    “就是就是,让这家伙继续在这里得瑟,我们这里的妞岂不是都落入他手?你不是没看到那混蛋的样子,分明就是想来这里播种的,是想来祸害我们各大天水城世家的女儿啊,你得管管,否则这小子都无法无天了。”

    几个公子哥痛心疾首,悲愤不已,特别是见到自己喜欢的几个女孩,平常对他们不屑一顾,现在居然去巴结夏平,一脸讨好,sao得要命。

    他们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脑袋都绿油油了,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他们各大世家子弟都得被他戴绿帽,这怎么能忍?!

    “秦哥,你可想清楚,继续这样下去,南宫舞恐怕就被他泡到手了,你什么时候见过南宫舞和一个男人这样有说有笑的?”白西装公子哥给了秦沐阳重重一击。

    秦沐阳捏紧拳头,他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连自己喜欢的女孩都被人抢走,忍屎忍尿都绝对忍不了这个。

    想到这里,他双眸露出一丝冷意:“我们过去。”话音刚落,他大踏步朝着夏平走去。

    其他人见状也是大喜,都知道有好戏看了,立即都跟着上前。

    “夏平,别来无恙啊。”

    秦沐阳立即走了上去,盯着眼前的夏平,眼神当中蕴含着阴狠之色,拳头握紧,显示出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南宫舞、楚蓉和江雅茹三个女人立即就看到这种情况,还有一大堆公子哥上前,她们立即知道秦沐阳来者不善,估计就是冲着夏平来的。

    “原来是秦沐阳。”

    夏平好奇的看着他,上下打量,啧啧赞叹道:“按照你昨天的伤势,估计得躺一个月,现在居然这么快就好了,到底是接受了什么样的治疗?”

    “不愧是市长儿子,有权有势就是好啊。”

    好个屁!

    听到这话,秦沐阳脸蛋都绿了,他哪里听不出这个混蛋是在讽刺自己,虽然他的确是市长儿子,还有权有势,但是也不能整天去医院。

    权力和金钱可不是专门用来治疗自己身上伤势上面的。

    其他公子哥个个都是嘴角抽搐,这夏平嘴巴实在是太贱了,根本不饶人,这分明就是把人往死里得罪,都不留情面。

    南宫舞等人也是一脸无语,不知道说些什么。

    “夏平,你别太嚣张。”

    秦沐阳捏紧拳头,双眸露出怒火:“别以为你在擂台上打赢我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仅仅是一时的失败,将来你在我面前,也仅仅是蝼蚁,不值一提。”

    他脸上露出无比自信的神色。

    “你倒是自信。”夏平淡淡的看着秦沐阳。

    秦沐阳冷笑一声:“这不是自信,而是事实。”

    “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平等的,有的人一出生便是高高在上,享受荣华富贵,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服用各种天材地宝,晋升武道宗师境界如喝茶饮水那般简单。

    但是有的人一出生便是地底泥,家世平凡,任人践踏,努力一辈子,费尽心机也只能给别人当随从,给别人当狗。”

    “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哪种人,你又是哪种人!”

    他眼神露出的蔑视之意展露无遗,高高在上,看着夏平的眼神就好像看着蝼蚁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