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血手组织
    “这年轻人究竟是谁?”

    见到这种情况,人群当中有人就感到无比好奇,问道:“为何这何军如此低声下气,即使被人殴打,当众羞辱,也不敢反抗?!”

    要知道何军好歹也是武者境二重天的强者,放在哪个武道组织,都算是精英一般的人物,待遇极高,年收入过千万,地位尊崇。

    可是现在却被人当做狗一般对待,这是何等惊人的事。

    “谁敢反抗,不要命了吗?!”

    旁边有人立即低声道:“这年轻人可不是普通人,他是黑月城血手组织首领的儿子刘烈,在黑月城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

    “同时也是个武道天才,才二十六岁就已经是武者境二重天!而且为人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他的残暴在黑月城是出了名的。”

    “敢得罪他的人,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血手组织?!

    听到这个词语,周围的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凡是在黑月城混了一段时间的人,谁不知晓血手组织的大名。

    这个组织乃是黑月城最为顶尖的黑道组织之一,组织老大刘刚更是武者境九重天强者,实力强横无匹,真气无比浑厚。

    当然,黑月城这边几乎没有武师境之上的强者,毕竟那种等级的强者也无需在这里当混混,随便加入哪个武道组织,都足以获得极高的地位。

    甚至出去猎杀怪兽,赚到的钱,也比在这里走私赚得多。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妨碍这个黑道组织无恶不作,杀人无数,凶狠残忍。

    每次杀人,他们都会在现场留下一只巨大的血手,血色森森,彰显血手组织的威名,也因为这样,这个组织声名远播,没人敢得罪!

    身为这个组织的未来继承人刘烈,谁又敢放肆。

    何军如此畏惧,也是能理解,毕竟黑月城可是个无法无天的城市,没有法律,也没有警察,死了也没人会给他报仇,他又岂能不畏惧?!

    “滚吧!”

    砰的一声,刘烈一脚踹了过去,踢中何军的胸膛,将他好像足球一般踢飞,无比残暴:“立即下去疗伤,还敢输第二次,还敢丢了我刘烈的脸,我就要了你的命。”

    “是的,刘少。”

    何军根本不敢说什么,擦了擦嘴角鲜血,神情惶恐,连滚带爬,迅速离开。

    这时候,刘烈转头,盯着夏平:“何军是我的狗,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你打了我的狗,你打算怎么赔?”

    他语气无比霸道,容不了任何质疑。

    “怎么赔?!”夏平顿时笑了,“我在正规的决斗比赛打赢了他,还得给你赔偿?”

    刘烈负手而立:“没错,就是赔偿,你以为打赢了我的人,折损我的面子,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真是可笑。”

    “这里可是黑月城,是黑道之城,无法无天的城市,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你在决斗上面赢了,那只是小事,得罪我刘烈才是大事。”

    “信不信,我一句话下来,让你走不出黑月城。”

    他语气蕴含着深深杀气。

    其他人都是一阵凛然,他们知道刘烈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血手组织也拥有这样的实力,一旦运转起来,那就是一个恐怖的战争机器。

    即使在黑月塔附近,血手组织不敢妄动,得估计黑月王的面子。

    但是一旦离开黑月塔的势力范围,黑月王就不会管这种事,血手组织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么大一座城市,死掉几个人,太过简单轻松。

    这便是黑道组织的霸道,无视规矩,弱肉强食,只要一个不顺眼,就干掉你!

    “现在滚过来,磕头道歉,否则惹恼我刘烈,你见不了明天的太阳。”刘烈眼神倨傲,高高在上,看着夏平的眼神就好像看着蝼蚁一般,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对于他这种黑道太子爷来说,随便踩死几只所谓的天才,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多,天才就很多,死几个又算什么。

    “白痴!”

    夏平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这刘烈:“你算个屁,也配和我说话?!想让我走不出黑月城,你还不够格,叫你老爸来还差不多。”

    血手组织在黑月城横行霸道,十分嚣张,但是和巨人公司相比,就是个渣,吹口气便能将这样的小组织灭掉。

    就凭这样的货色,也想让他磕头道歉?简直就是在做梦!

    这小子这么狂妄也就是仗着自己背后的势力,仗着自己父亲罢了,但是比后台,谁怕谁啊?!还有什么比巨人公司更大的后台吗?!

    “放肆,你就是这样和我说话的,不知死活?!”轰的一声,刘烈眼眸露出一丝怒火,他的身体忽然动了,瞬息而至。

    徒然他伸出右手,一巴掌扇来,带着强烈的真气罡风,隐隐约约空气当中散发出一阵血色的光芒,似乎传来冤魂惨叫,令人颤栗。

    他想一巴掌就抽翻眼前这小子,狠狠践踏。

    轰~~

    夏平后发先至,徒然出拳,一脚踏出,如同猛虎出山,震动山林,整个大厅似乎都在这个刹那震动了一下。

    砰!

    这一拳便狠狠击中刘烈的右手,如同洪水的力量当即爆发,刘烈惨叫一声,他觉得自己的右手被打折了,整个人飞了出去。

    砰砰几声,他接连砸飞身后两三个黑衣人,最后滑行了十几米,撞在墙壁上面,才停止下来,当即感到全身疼痛,气血翻腾。

    “刘少!”

    他身后的几个手下大吃一惊,连忙上去,将刘烈扶了起来,他们惊恐不安,这可是血手组织的太子爷,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们人头不保。

    “你!”

    刘烈气疯了,他挣扎起来,恼怒到极点,死死瞪着夏平,他没想到自己忽然出手的一招居然被对方抵挡下来。

    甚至对方的力量太过恐怖,让他根本无法抵挡,被打得溃不成军。

    而且这还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让他丢尽的颜面,可想而知他内心多么恼火。

    “就这点实力也敢出来,学人家嚣张跋扈,也不怕丢了你爸的脸?!”

    夏平居高临下,鄙视的看着刘烈:“回家好好练练武功,别动不动就出来厮混,欺男霸女,横行霸道这种事不适合你,知道吗?”

    “老实告诉你,没有血手组织撑腰,你就是个屁,谁都瞧不起你。”

    什么?!

    听到这话,刘烈鼻子都气歪了,他身为血手组织太子爷,什么时候听过这样讽刺的话,这根本就是朝着自己的脸蛋甩了几巴掌,彻底践踏他的尊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