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有种就出来
    夏平决定暂时住在黑月塔,自然也不是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

    毕竟黑月塔还是个试炼之塔,这里的训练设施十分多,还可以利用这里的武道模拟空间,和各个强大的武道强者战斗,和不同的可怕怪兽战斗,汲取武道经验。

    可以说,这是个极好的训练基地。

    因此,夏平就在黑月塔开始了刻苦的修行,不断磨砺自己的武道。

    不过这样一来,那些负责监视夏平的黑道人物却是郁闷了,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可恶啊,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离开黑月塔?”

    一个黑道人物很是郁闷,他们待在黑月塔四周一周时间了,时时刻刻都在盯着黑月塔,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个荒就溜走,片刻都不能大意,神经紧绷。

    可以说这一周的时间,他们每个人都多了一双熊猫眼,严重睡眠不足,不知道多辛苦,都快承受不住了。

    如果不是他们人数众多,还可以三班倒,说不定早就累趴下了。

    “的确,都过去一周的时间了,这小子为啥都没什么动静?居然待在黑月塔刻苦修行,他是疯子吗?”

    “他怎么敢出来?我们这么多黑道势力待在这个地方,吓都吓死那混蛋。”

    “不对啊,如果他一辈子都不出来的话,那么我们岂不是需要在这个地方白白等待,浪费时间?”

    “放心,想在黑月塔待一辈子时间,那是不可能的事,一个晚上的住宿费就得三万联邦币呢,哪个能待一辈子啊?”

    一群黑道人物骂骂咧咧,气得半死,他们简直恨不得立即干掉夏平,抢走他身上的宝物,好彻底结束这次任务。

    可对方不出来,他们也没任何办法。

    “问题是,之前他赚了四个亿联邦币,再加上自己的钱,这小子起码都能在黑月塔住十几年,毫不费力。”有人郁闷道,说出这个残酷的真相。

    而且更加让他们憋屈的是,仅仅是表露出的财富就有八个亿,再加上其他没有展现出的财富,恐怕就更加惊人了。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估计那小子愿意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在黑月塔住一辈子。

    “妈蛋,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能这样肆意挥霍,太不讲理了。”

    “可恶啊,有这种钱为啥不给我,为啥不资助资助我们这些穷鬼?!”

    “说实话,老子最讨厌的就是有钱人,整天花天酒地,酒.池.肉.林。”

    “下辈子有机会,老子也要当有钱人。”

    诸多黑道人物咬牙切齿,虽然很不甘心,可是夏平身上的宝物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放弃,还得继续监控。

    又过去一周时间,夏平依然在黑月塔刻苦修行,进行三点一线的生活。

    有时候,他为了寻找点刺激,故意靠近黑月塔边缘,挑动这些黑道人物的神经,可偏偏就不出去,让他们无可奈何。

    毕竟这些人也不敢在黑月塔范围动手,个个都是只敢龇牙,之前血手组织几个狙击手的死,可是历历在目呢。

    “无耻的荒,出来啊,有种就出来,有种就和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别待在黑月塔里面当缩头乌龟,整天在这里调戏人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一个黑道人物仰天长叹,气得鼻子都歪了,整天被这混蛋家伙这样调戏,搞得他们都无法好好休息了。

    毕竟一个大意,说不定这小子就溜走了,他们根本不敢闭上眼睛。

    “这个荒根本就是无胆匪类,是胆小鬼,是孬种。”

    “就知道缩在黑月塔不敢出来,他根本没胆量和我们打斗。”

    “天杀的荒,他无耻到极点啊,有时候这混蛋半夜三更不睡觉,居然跑出来叫我们撒尿,我撒他一脸,老子撒尿还需要他叫,当我们是什么东西了。”

    “最可耻的还是这个混蛋,还喜欢趁着我们休息的时候,敲锣打鼓,甚至还引吭高歌。我的天啊,这辈子我都没听过这么难听的歌声,简直就是在锯床。”

    “想利用这种小手段让我们神经衰弱,这小子的本事也就这样了,越是焦急,就越是暴露他急着想离开的本质。”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混蛋绝对有急事想离开,要不然根本不会这么焦急,动用这么多小手段。”

    “这是肯定的,即使他有足够的钱待在黑月塔一辈子,也不代表他真的愿意待在里面一辈子,总有他求饶的时候。”

    诸多黑道人物都是恶狠狠的说道,都是打算一旦这小子求饶,他们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不这样,怎么能报答这混蛋这些天赐予的恩情!

    又是一周过去了,夏平依然在黑月塔这边修行,偶尔出来调戏一下这些黑道人物,但是经过两三周的时间,这些人也早就习惯了。

    “哼,果然如此,也就懂得这些小手段罢了,不值一提。”

    “这是瓮中抓鳖啊,我等着这家伙求饶的时候。”

    “据说这个混蛋服用了九转培元丹了,该死,这么一颗上等的丹药居然被他服用了,我们损失惨重啊,看来只能得到那本王者境秘籍了。”

    “怕个屁,我懂得一门血液提炼的科学禁术,只要抓住这小子,将他身上的血肉全部抽干,依然能将上面的药力提炼出来,药效仅仅是减少几分罢了。”

    “啧啧,没想到这种禁术你也懂,果然厉害啊。”

    “哼,如果不是因为懂得这门禁术,被联邦政府通缉了,抓住就是死刑,我也不会鬼鬼祟祟的躲在黑月城这个鬼地方。”

    一群黑道人物在闲聊。

    他们已经相当适应了这个监视活动,有时候这个混蛋夜晚出来叫他们起床撒尿,偶尔引吭高歌,也完全不理会,个个都是塞住自己耳朵,当做是什么都没听到。

    而时间转瞬即逝,又过去了两周时间,到目前为止夏平已经待在了黑月塔四五周的时间,距离高考也就只有一周多一点的时间。

    “差不多了,也是时候离开黑月城了。”

    在黑月塔某个封闭的训练室,夏平盘坐在地上,猛地睁开眼睛,露出一丝寒芒,身上徒然涌出一股恐怖的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