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义不容辞
    酒店房间。

    此时,南宫舞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白嫩的脸蛋通红,身上的温度升高,似乎发烧了一般。

    房间里面就只有夏平,江雅茹和楚蓉三人。

    “夏平。”

    江雅茹一脸狐疑的看着夏平,道:“为什么你不将南宫舞送去医院,反而带来这个房间?你究竟在打什么坏主意?”

    夏平眨巴一下眼睛:“因为那混蛋给南宫舞下的药,就算是送去医院也没办法解。”

    “送去医院也没办法解?”听到这,江雅茹脸色顿时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大怒,“难道那群混蛋给南宫舞下了那种不知廉耻的药?”

    她立即想起世界上有一种药物对女人起作用,导致女人身上的荷尔蒙急剧升高,即使送去医院也没办法解救。

    如果是那种不知廉耻的药物的话,的确送进去医院也没办法。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解药了吗?”楚蓉脸色一变,她握紧粉拳,很是愤怒,她对于那群华京城考生更加痛恨了。

    要不是她们及时上前阻止,恐怕今天晚上南宫舞的清白就被毁了,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情况也没多少好转。

    “解药?当然有,要不然我为什么将她送来酒店这里。”夏平拍了拍胸膛,自信满满,说自己有解药解救南宫舞。

    “真的假的?!”

    听到这,江雅茹顿时大喜:“那你还在这里等什么,还不赶紧将解药拿出来,将南宫舞救醒?哎哎,给我等等,你为什么开始脱衣服了?无耻流氓,你究竟在这里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有女孩,懂不懂什么叫廉耻?!”

    她怒瞪着夏平,简直恨不得将这个混蛋暴打一顿,哪有男人这个样子,说着说着居然开始脱衣服了,无耻到极点。

    而且在说话的时间,这混蛋脱得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这种情况看得她心惊肉跳,面红耳赤,简直恨不得朝着这混蛋一脚踹过去,虽然这混蛋身材不错,有六块腹肌,但是也不能这样随随便便脱衣服,太不要脸了。

    “流氓!”

    楚蓉也是脸色通红,呸了一口,看都不敢看。

    “你还想不明白吗?我就是那颗最大的解药,只要我和她睡一觉,这种药物分分钟解决,不算是什么大事。”

    夏平好整以暇,还顺便将自己的衣服整齐叠好,大喇喇的说道。

    “像这种事呢,我从来都是义不容辞,奋不顾身的。放心吧,如果你们以后也中了这种药物,完全可以打电话给我,到时候不管我身在何方,都会抛下任何事情,迅速赶来,绝对不会耽误半秒钟。”

    他拍了拍胸膛,表示楚蓉和江雅茹如果有这种需要,他义不容辞。

    “放屁!”

    楚蓉气得半死,怒瞪着这无耻流氓,她之前还在疑惑,这混蛋到底想使用什么方法解救南宫舞呢,没想到却是这样的馊主意。

    将自己当做大号解药,帮忙解毒,解个屁毒,这分明就是想和南宫舞生米煮成熟饭,这是想和南宫舞发生超友谊关系,这是想占便宜。

    这种行为,和那群无耻的华京城考生有什么区别,简直不要脸到极点。

    “不要脸!”

    江雅茹也是涨红俏脸,拿眼睛瞪他,什么叫做有这种需要就会义不容辞,疯狂赶来,这样厚颜无耻的话也说得出来。

    这厮脸皮厚到极点啊,简直都能和砧板相提并论了,连子弹都打不穿。

    我呸,这无耻流氓也想有这种好事,最好想都不要想,即使全天下只剩下这流氓一个男人,她也绝对不会让这流氓解毒的。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脱了,这混蛋打算连内裤也脱了。

    “住手流氓!”

    江雅茹立即出手,阻止夏平的动作:“如果你敢连内裤也脱了,我就和你拼命,立即报警抓你。”她瞪着夏平,龇牙咧嘴。

    楚蓉也是瞪着夏平,就好像看着什么变态似的。

    “你们有点过分了。”

    夏平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叫嚷道:“明明知道南宫舞危在旦夕,居然还打算阻止我,你以为我是乐意做这种事的吗?不,其实我也不是很乐意,完全是被逼无奈。”

    “但是现在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救南宫舞呢,没了,已经没谁了。”

    “所以,我这是为了救人而献身,这并不是蕴含着什么不良的味道,纯粹就是一种医学上的行为,可以说是手术,对,你们当做是一场外科手术就行了。”

    “你们出去外面等候两个小时,时间到了,我就叫你们进来。到时候南宫舞就能清醒过来,我也会说事情一切顺利,一切都很完美。”

    他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挥了挥手让楚蓉和江雅茹两人出去外面等候。

    “狗屁手术!”

    江雅茹和楚蓉瞪着夏平,相处这么长时间,她们哪里还不清楚这流氓的性格,分明就是想趁着女孩不清醒,占她便宜,想霸占南宫舞的清白。

    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舟,这样一来,南宫舞哪里还跑得掉,早就落入这无耻男人的手掌心里。

    要是这次不小心中标了,生了孩子,南宫舞恐怕一辈子都得为他做牛做马。

    对于夏平的邪恶心思,她们可是清楚得很,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得手。

    而且还想让她们出去房间外面等候,等候个蛋,她们难道能眼睁睁看着这无耻夏平在房间里面,对南宫舞做各种各样不可描述的事吗?!

    “怎、怎么了?什么手术,你、你们究竟在这里吵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南宫舞,你醒了?!”

    江雅茹和楚蓉两人就是一喜,她们看到本来昏迷的南宫舞清醒过来,她正躺在床上,揉了揉自己眼睛,似乎脑袋还很迷糊的样子。

    “你们待在我房间里面干什么?”

    南宫舞眨巴一下眼睛,但是很快脸色一变:“不,不对,我应该待在宴会上面,和华京城的考生交谈,还在吃吃喝喝才对?”

    她想起自己应该待在宴会上面,和一群人寒暄,可是下一秒自己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酒店房间,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南宫舞,你被人下药了,所以我们将你搬了回来。”见到南宫舞还是很迷糊的样子,江雅茹和楚蓉两人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什么?!

    听完这些话,南宫舞的脸色也阴沉下来,捏紧粉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