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横行霸道惯了
    “太好了,有了这么多火棘蜥肉,这个月的食物都不用愁了。”江雅茹等人也十分欣喜的看着一堆的火棘蜥尸首。

    前面这些堆积的火棘蜥,可是出现足足两千头,她们完全可以占据大半,就算是敞开肚子来吃,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毕竟单单是一头火棘蜥肉,就足够弥补她们一天消耗的能量了,甚至还绰绰有余。

    吴同等考生也是十分欣喜,他们大概可以占据一千头火棘蜥,即使每个人平分,也能得到相当于七八天的食物。

    再来猎杀几次的话,他们这个月也不用愁了,可以说这是巨大的收获。

    “洞窟里面可是火棘蜥的老巢,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宝物?”夏平眼神闪烁,现在都斩杀了两千头火棘蜥,即使洞窟里面还剩下火棘蜥,估计也没多少了。

    可以说,现在就是抄火棘蜥老巢的最好时机。

    “可能会有宝物,问题是这里的洞窟四通八达,简直就好像迷宫一样,想找到火棘蜥具体的老巢实在是太难了,稍不小心,恐怕就在里面迷路,这辈子都出不来。”

    楚蓉沉声道。

    “不需要担心,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绝对不会在里面迷路的。”

    夏平自信满满,他的万里追踪术可是厉害无比,只要跟随着火棘蜥身上散发的气味前进,这样就绝对不会有迷路的危险。

    “对了,你们在这里解剖火棘蜥肉,我就先进去看看。”

    他身形一闪,立即就钻进了洞窟。

    …………

    与此同时,距离这黑石山峰数公里一处山谷,上百个九大洲考生聚集在一起,前面正堆积了足足上千头火棘蜥尸首。

    为首的人赫然就是一个白衣青年男子,外表丰神如玉,腰间挂着一柄宝剑,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也没沾染一丝灰尘。

    这简直就是一名绝世剑客。

    “太厉害了,不愧是牧半城,修炼了青皇剑法,剑法通神,简直就是无人能敌。”

    “当然,这青皇剑法可是王者级武技,一剑出,万物伏,谁能抵挡。”

    “上千头火棘蜥,就被他一人斩杀无五百头,身上没留下任何痕迹,恐怖得一塌糊涂。”

    “火棘蜥的身躯何等坚硬啊,即使是子弹也难以射穿,可是被牧半城一剑斩下,立即就裂开两半,切口平滑,锋利无双。”

    “幸好跟着牧半城,否则单单靠着我们,想对付这群火棘蜥,估计都得死伤大半。”

    “可不是吗?这实在是太幸运了,估计这次炎黄大学考试的第一人,便是牧半城。”

    “不说剑法,就单单说本身的修为,武者境五重天,就没人是他对手了。”

    诸多考生议论纷纷,都是一脸崇拜的看着牧半城,无比敬仰。

    不过此时牧半城却是皱了皱眉,道:“奇怪,为什么罗迪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他不是说在另外一座山峰发现了火棘蜥的老巢,想去探索一番,很快就回来的吗?为何到现在还没回来,难道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或许是罗大哥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想在那里探索一段时间,按照罗大哥的实力,就算是那群火棘蜥倾巢而出,也留不下他。”一个考生自信满满。

    就在这时候,一个考生惊呼道:“牧大哥,罗迪他们回来了。”

    什么?!

    顿时,牧半城等人立即看了过去。

    只见罗迪等人的身影从远处出现,只是他们的样子十分凄惨,互相扶持,一瘸一拐,痛得龇牙咧嘴的走回来。

    “罗迪,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被火棘蜥伏击了吗?”牧半城目瞪口呆,他看着罗迪等人凄惨的样子,个个都是鼻青脸肿,似乎被一群牛用牛蹄践踏了一遍似的。

    如果不是他十分熟悉罗迪,就差点认不出他来了。

    “没有被火棘蜥伏击,我们是被人伏击了。”一见到牧半城,罗迪等人就立即哭诉起来,个个都是气愤不已,无比憋屈。

    “被人伏击了?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伏击你们?仔细说说。”

    牧半城立即问道。

    “牧大哥,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考生悲愤道:“我们之前占据了一个洞窟,想去猎杀火棘蜥,因为这个地方是我们先来的,就好声好气想让那些家伙离开,毕竟一个地方的火棘蜥是有限的,不可能这么多人分。可是那群混蛋十分嚣张,像螃蟹一样,横行霸道习惯了。”

    “二话不说,就上来暴打我们,一点都不讲理,说他们看上的东西就是属于他们的,即使我们先来也一样,可恶到极点。”

    他捏紧拳头,但是因为手都被打断了,痛得他龇牙咧嘴。

    “他们看上的东西就是他们的,凭什么,太霸道了,这不就是恶霸吗?还有王法吗?”牧半城等人个个怒道,十分生气。

    “牧大哥,那群恶徒懂个屁王法,甚至还叫嚣他们就是王法,都无法无天习惯了。”

    “出手那个狠啊,就好像我们欠了他们很多钱似的。”

    “打了我们也就罢了,这是实力不如人,但是他们不满足,还敲诈勒索,说要我们每个人给五亿才能走,说这是啥精神损失费和教育费。”

    “他们还说揍了我们一顿,是在教育我们,让我们懂点做人道理,必须付钱。”

    一个个考生悲愤道,控诉那群恶徒的暴行。

    什么?!

    牧半城等人都懵了,他们从来没见过有人嚣张到这种程度,揍了人还说这是教育,甚至还当面勒索,这是无法无天到极点啊。

    如果这样的行为不是恶行,那么世界上就没有犯罪者了。

    想到这里,牧半城立即问道:“他们老大是谁?”

    “我之前偷偷听到他们说话,那群混蛋的老大就是杨洲区夏平,他带领了一群恶党,仗着自己实力强大,就伏击了我们,将我们暴打一顿,手段极为残忍。”

    罗迪仰天长啸:“想我也是武者境四重天高手,算是诸多考生当中的佼佼者,但是寡不敌众,一时不慎就被那无耻夏平抓住,狠狠暴打,左勾拳,右勾拳。出手那个狠啊,专门就朝要害打得的,打得差点连我妈都认不出我了。”

    “这个仇不报,这口气我忍不下去!”

    他捏紧拳头,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这辈子他都没遭受这么大的耻辱,连他老爸都没有这样殴打过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